快捷导航
0 115

秘境之恋

kepu007 于2020-9-18 15:51:4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415763(1).png

故事简介:
        舒飞和他的队友们是一群业余探险爱好者,这一次他们去雪山探险,却意外进入外星球。他们发现了阿雅人遗弃的四方石城,找见了古老的飞行器,因而进入阿雅人的星球。在这里他们遇见了美丽迷人的碧卡雅,解开了古石城的秘密。并从碧卡雅的一块翡翠玉偑,知道了她先祖母碧原来是中国古代宫女。舒飞和碧卡雅一见倾心,互生情愫,最后舒飞带着碧卡雅和队友们返回地球。
秘境之恋
        不知过了多久,舒飞醒了过来,却发现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向四周打量,看到很多悬浮在空中的植物,这些植物在快速地生长,开花,结果,如此不停循环。而植物的根是裸露在空气中的,并且不住地到处飘移。舒飞吃了一惊,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一棵植物的叶子,身体却漂了起来。天啊,原来他也是悬浮在空中的!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队友们呢?”舒飞努力回忆着发生的事情……
  舒飞是个探险爱好者,这两天正准备和队友们去雪山探险,想顺便拍一些雪豹的照片给一家摄影网站。
        舒飞三十出头,一米八的身高,为人热情豪爽,身体健壮结实,俊朗帅气。短发,国字脸,皮肤因为经常风吹日晒略显麦粒色,剑眉星目,目光炯炯有神,充满活力。挺直的鼻梁,唇角微翘带着笑意,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很有魅力。
  舒飞准备好探险必备的装备,在七月下旬的一天和四位队友们愉快地出发了。四位队友分别是中年人老唐,研究生左树,出租车司机牛哥,职场白领杰伦。
        他在手机微信圈里发布信息:“今天和队友们一起去雪山探险,这将是一次神奇之旅!”
  傍晚的时候到了雪山脚下的宿营地。虽然是盛夏,可这里已经像是冬季,大家都穿上了棉衣。晚上围着火炉,大家兴奋地交谈着,商讨明天上山的路线以及要带的装备,还有各种注意事项。不觉已是午夜了,舒飞催促大家赶紧休息,养足精力。大家说笑着上床睡了。
  午夜满天星斗,夜空美丽迷人。空气冰凉而清新,不时有风吹过,不远处的雪山在月光下显出一片朦胧的白光。舒飞望着窗外,内心激动不已,这是他和队友们第一次爬雪山,虽然在网上学了很多攀登雪山的知识,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紧张不安。
  夜深沉,舒飞很快进入了梦乡。梦境中,他不知何时来到了一片古战场,身处一片战火中,周围都是溃败的兵士。
  战马在狂嘶,数不清的人在哀嚎呐喊。兵刃的撞击声,盔甲的响声,空中呼啸的火箭,一团团燃烧的烈火。
  舒飞一路奔逃,他的战马被敌人一箭射穿脖颈,倒地而亡。他从地上翻身爬起,逃向不远处的一片竹林。
  他在竹林里逃窜了很久,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天色越来越暗,他累倒在一条小溪边。他趴在小溪边捧起清澈的溪水大口大口地喝着。
  舒飞太累了,身上的甲衣好重。他趴在小溪边睡着了,周围十分安静。
  他醒来的时候已在王宫,他做了将军,身穿闪亮的盔甲,腰悬宝剑。他陪伴在君王身边,惹来许多羡慕嫉妒的眼光。
  而在这宫中,有一个女子却吸引了他,那就是宫女碧。碧有十六七岁的年纪,单纯的性格,娇羞的神情。
  初识碧,是在一片桃花林里。他打马而过时,听见桃花林里传来优美的歌声。
  “关关睢鸠,在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舒飞勒马而立,听着桃林里的歌声。
  舒飞看见一大片桃林,桃花宛如云霞,清风过处,落英缤纷。而桃花林里的歌声,如此美妙,那唱歌的女子,又该是怎样美丽迷人啊!
  舒飞下马,在桃花林外左右徘徊,三月的阳光温和地陪伴着他。不知过了多久,桃花林里走出几个少女。
  她们嘻笑着,簇拥着中间一个豆寇女子。女子明眸皓齿,青春动人,粉色的裙裾包裹着婀娜的身姿,广袖下露出一双玉腕,纤纤素手捧着几枝娇蕊初开的桃花。
  舒飞的心瞬间动了起来,他觉得仿佛自己这些年一直在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舒飞深情地望着粉衣少女。那些嘻笑的女子看到一个陌生而英俊的男子,牵着一匹白马,腰悬长剑站在路边,立刻安静了下来。
  碧偷偷打量了几眼舒飞,娇羞地低下了头,脸上飞出红霞,和手中的桃花相映成趣。
  俩人四目相对之时,如电石火光相遇,内心燃起一堆爱的火焰。
  “原来爱上一个人,只要一眼,就足以刻骨铭心。”舒飞不由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上前拱手说:“适才闻桃林中歌声,其音甚妙。我碰巧路过,被歌声吸引,所以停了下来。”
  几个女子闻言都将目光投向了中间的粉衣少女。她的脸更红了,只是低头,轻嗅着手中的桃花。
  “是碧唱的歌啊!”身旁一个胖胖的女子笑着说。她的圆脸上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舒飞。
  舒飞只是深情地看着碧,觉得倆人在前世是见过的。
  女子们轻笑着簇拥着碧离去。舒飞目送着碧远去,在路口的转弯处,碧悄悄回眸,望着舒飞笑了笑。
  再遇已是深宫。他做了将军,碧成了宫女。俩人没有机会说一句话,偶尔相遇,只是深情地对视一眼。仿佛心底的千言万语,都已通过眼神传递了。
  他看见碧的腰间悬挂着一块翡翠玉佩,绿得像三月俩人初识的春天。
  战争从不停止。城池失陷,血光不断。
  君王一路逃窜,后面追兵蜂涌而来。死去的,逃散的,君王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舒飞断后,不断和追兵厮杀,血染盔甲。
  在山脚下,碧已体力不支。舒飞难过地看着碧,内心的忧伤如山谷的风声。
  深夜,舒飞悄悄地找到碧。倆人相拥而泣。“碧,你快逃走吧,翻过这座山,一直向东走,就能回到你的家乡。”
  “可是将军,你怎么办?还要这样陪着君王逃下去吗?如风中的落叶,不知道飘向哪里?”
  碧望着舒飞,含泪的双眼,充满依恋,不忍。
  “碧,逃走吧!现在就走,回去你的故乡,我会去找你,在那片桃花林里,我们再会。”舒飞拉着碧的手,带她离开。
  在一条路口,他含泪推开碧:“快走,向前走,翻过这座山,回去你的故乡。”
  碧一步三回头,泣声而去。舒飞已听见山脚下,敌人的追兵呼喊而来。
  他的剑在鞘内嗡嗡作响,他最后向碧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跨上他的白色战马,舒飞拔剑,向敌人冲去。
  他的剑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突然间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
  好大的雪啊!很快山就白了,天地浑为一体,一切都被大雪淹没。而大雪还在下,一直在下,仿佛下了几千年!
       ……
  “舒飞,该起床了!”队友们在门外叫着舒飞,说笑着。
  舒飞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一直在流泪。他好奇怪做了一个这个漫长而悲伤的梦。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舒飞和队友们准时出发了,顺着一条山路,大家向雪山深处进发。走了一个多小时后,天地一片白茫茫,很难找到路了。拐了几个弯以后,大家开始紧张了,没有路了,到处是白茫茫的雪。
  这时出现了一只雪豹,在不远处向舒飞和队友们张望。舒飞兴奋地拿起相机拍照,队友们也喊叫着给雪豹拍照。雪豹受惊,转身向山脊奔去,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大家说笑着,疲惫和紧张也消失了。于是继续向山顶前行。
  走了没多久,大家看到一块非常平坦的雪地,有整个篮球场那么大。大家觉得有些奇怪,便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舒飞一时有些不明白,这块地方的平整和周围比起来,像是有人特意做出来的一样。
  大家站在这块平整的雪地上,议论起来。这时一道亮光出现,瞬间将众人笼罩,大家惊叫着,想挣脱出来,却感觉身体在急速下坠,强烈的白光让人无法睁眼。
  舒飞瞬间晕了过去。
       ……
  思维渐渐清晰,舒飞终于明白发生了不可思异的事情。他稍一用力,人就漂移起来,简直像宇航员在月球上一样啊!怎么会这样,这可是失重状态啊?他低下头一看,整个人都在飘移着,可四周除了植物什么也没有。
  舒飞急了,这可怎么办?难道已经不在地球上了吗?他不由自主地飘移着,没有了方向感。渐渐他感到自己身体有了变化,他看到手上的皮肤在快速老化,有了皱纹,出现斑点,像极了八九十岁的老人。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却能感到脸上皮肤有了变化。
  舒飞在快速老去,他的生命也像一棵植物。很快他就是一个老态龙钟的白发老人,直到生命奄奄一息。舒飞以为自己要死了,他逐渐意识模糊,陷入黑暗之中。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他睁开双眼,仿佛在海洋中飘浮。
  他吮吸着自己的大拇指,完全是个初生的婴儿。他随意翻滚,爬行,双眼充满好奇。渐渐地他在长高,坐了起来,他顺手抓住从身边飘过的一棵植物,跟着飘移。他不停地长高,从幼儿到青年,身体越来越健壮,一直到他登上雪山时的状态。
  舒飞简直难以置信,可是这一切真实的发生了。原来生命可以如此循环,死亡即是重生。舒飞伸开双臂,奋力向上挣扎,他像个落水的人寻找着岸。他不知道挣扎了多久,看到了无数白光,一股强大的引力将他吸入一个巨大的透明物体。
  舒飞看到了他的队友们一个不少的聚在一起。“舒飞!舒飞!太好了,你终于来了!……”大家欣喜地叫着围了过来。
        舒飞激动地和队友们拥抱在一起,不禁热泪盈眶。老唐握住舒飞的手,关切地询间他的情况。舒飞讲了此前的那些情形,大伙惊呆了。原来他们四个人陷入白光后直接进了这个透明的物体,并没有经过舒飞的遭遇。
  牛哥这时笑说:“舒飞,你是裸的。”研究生左树从背包里拿出短袖衬衫和大短裤给舒飞,“飞哥,将就一下,快穿上。”白领杰伦忙说:“别急,我看看你身上有没伤口。”他说着绕着舒飞转了一圈,舒飞全身皮肤光滑白净,一点伤痕也没有。
        舒飞也很惊讶,原来他胳博上有一条被岩石划破而留下的食指长短的明显伤口,可是现在却没了。白领杰伦也惊讶地说:“飞哥,你皮肤好白嫩啊!”大家都笑了。
  这个透明的物体像个巨大的贝壳,不知在朝哪里移动,只是看见外面不时有一闪而过的亮光,像看到过的流星一样。“也许我们正在飞行器上,急速向某个地方飞行,飞行速度至少是宇宙飞船的几十倍。”研究生左树扶了扶黑框眼镜,望着外面说道。
  “可是我们会去哪里?会不会有危险?我女朋友还在等我国庆节结婚呢,这可怎么办啊?”白领杰伦一时忧心忡忡。
  “难道我们被外星人绑架了吗?”出租车司机牛哥说着到处打量,“但是这里怎么没有一个外星人啊?想谈判都没法谈。”
  中年人老唐挥了挥手说:“大家稍安勿躁,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静下心来,以不变应万变。”
  舒飞皱着眉头,陷入沉思之中。经历的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奇怪的梦。现在是不知道时间,不知道地点,所有的手机手表都已经严重变形破裂,无法使用。而且大家带着的所有金属物品都已经变形,失去硬度,拿在手里像面团一样可以随意摆弄。
  还有一点很奇怪,大家都没有觉得饥渴疲惫,这么长时间了,一个个精神抖擞,状态很好。
  舒飞看着大家,都是各怀心事,沉默不语了。不知多久以后,他们终于降落了。
  等大家睁开眼晴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是一片古老的原始森林。“啊,终于站在地上了!”舒飞兴奋地喊道。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舒飞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古木参天”,周围这些叫不出名字的大树,高得根本看不到树冠,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过来。阳光从高处散落下来,光影斑驳。
        “这下挺好,咱们从雪山直接穿越到森林,来场森林探险也不错啊,你们说会不会碰到原始部落?会不会有食人族?”白领杰伦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自顾自的说着。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大家沉默着向前行进,希望能早点走出去。
  舒飞在前面带路,凭感觉向前走着,奇怪的是森林里没有野兽出没的痕迹,也没有听到一声鸟鸣,整个森林里一片沉寂。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幢白色的半圆形建筑物,闪烁着彩色的柔光。舒飞做个手势,让大家噤声。众人猫着腰躲在大树后面,一时紧张不安。
  舒飞仔细观察着,这白色建筑物像是汉白玉做成的,可是却没有缝隙,而且是个完整的半圆形,目测直径在二百米左右。在它表面不断闪烁的彩光,充满迷幻,可是光源在哪里?难道是石头内部发出的彩光吗?舒飞惊讶极了。
  白色建筑物突然动了起来,发出一种低沉的噪音,舒飞和队友们的头发都在瞬间竖了起来,大家忍不住惊叫,却喊不出声音。
  只见白色建筑物在一点点拔高,终于稳稳地离开地面,原来是一个巨大的球体。白色的球体开始旋转,由慢到快,发出的彩光让人头晕目炫。转瞬间,白色球体闪电般旋上高空,一眨眼已不知所踪。
  众人目瞪口呆,待回过神来,跑向前面,只见一个巨大的坑洞,深不可测,边缘光滑平整,如同用圆规画了一个大圆形。
  舒飞站在坑洞边,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这些画面重叠交错,一闪而过,有天体爆炸,幽暗的星际,陨落的石头,还有很多模糊的脸……
  他抬头望向天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立体方位图。标注了方向,经纬度,在右上角有一颗红点不停闪烁,有雪山的影像。舒飞吃了一惊,忙问队友们都看到坐标方位图了吗?可大家都摇头说没有。
  停留了一会,舒飞又带着大家上路了。他们一直向前走着,找不到方向的时候,舒飞眼前就会出现坐标方位图,让他很容易就能调整好方向。
  这漫无边际的森林,高到难以形容的大树,幽暗中无边得寂静,让人渐渐觉得恐惧。司机牛哥哼着一首流行歌曲,企图掩饰内心的不安,可谁都听出他的声音在颤抖。
  舒飞安慰大家说:“都别紧张,我们一定能顺利走出去的,大家振作精神啊!”老唐也打气说:“没事的,都别怕,车到山前必有路,事在人为,都打起精神。”他拍拍研究生左树的肩膀,笑了笑。
  研究生左树说话了,“这真是够奇怪的啊,咱们在雪山营地吃过早饭以后,大家一直滴水未进吧?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有饥饿感?有谁想吃饭吗?”
  左树一番话,让大家打开了话匣子,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结果是谁也不渴不饿,浑身充满力量。“难道我们变成了机器人?”白领杰伦惊讶地说,他掏出口袋中的一块巧克力,一下塞进嘴里嚼着,“嗯,好吃,好吃……”大家笑了起来,气氛开始轻松起来。
  左树扶着他的黑框眼镜,想了想说:“如果真有外星人,他们为什么不露面,不和我们正面接触?他们为什么用这种方式,把我们带到这里,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舒飞笑着说:“这一切都是个迷团,等着我们去解开啊。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是没有太多恶意的。也许外星人也想和我们人类接触,只是没有找到正确的表达方式。”
  白领杰伦激动地说:“如果外星球真得有生命体存在,那一定是高级智能生命体,如果我们人类能和他们建立良好的联系,那么以后我们的医学领域就会有重大突破,各种疑难绝症肯定能够治疗。”
  “那样我外婆的病就会好了。”研究生左树小声地说。他外婆的病已经好多年了,难以治愈。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条大裂谷,众人停住了脚步。“呀,好宽!”白领杰伦探头看了看急忙又缩了回来。
  舒飞看了看,略一思索,说:“咱们顺着裂谷朝前走一段,寻找一处窄一点的地方过去。”大家说着就顺着裂谷向右走,很多石头遍布脚下,有不同的颜色。
  舒飞看到几块黑色的大石头,光滑如镜,质地坚硬,有不规则的美丽纹路。这些石头像是在瞬间由高温熔化又急速冷却后的样子。一路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圆形石坑,有很多石头都有美丽的光泽。
  “这些会不会是宝石啊?”司机牛哥兴奋地叫道,顺手捡了一小块石头,却突然说“好重啊”。他手里拿着一块鸽子蛋大小的彩色石头,表情看起来非常吃力,像是手里托着好几块砖头。
  “这是什么石头,怎么这么重?”牛哥转头问研究生左树。左树接过牛哥手里的石头,身子一下前倾,他稳住重心站好,惊讶地说“好奇怪,普通石头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密度质量和重量,难道是外星球掉落下来的?”他抬头向天空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如果在很多年以前,有一颗行星爆炸,产生巨大的能量和冲击波,星体的碎片在剧烈的高温中飞速下坠,由液态逐渐凝聚成固体,坠落在地球表面。强烈的冲击波引发地球内部裂变,出现挤压断层,这样就能解释这条裂谷和这些石头,以及大小石坑的由来。”左树解释着石头的由来。
  老唐忍不住称赞,“到底是研究生,懂得就是多,了不起啊!”左树不好意思的笑着,心里还是挺得意的。
  走了一段路,脚下逐渐平坦。裂谷弯了一下,出现了比较窄的一块地方,大概有七八十米远。从这里过去,是比较理想的。可是没有桥,怎么过?大家将目光投向了舒飞。
  舒飞四周看了看,唯一的办法就是搭桥。他想到那些古树。如果放倒一棵树,就是一座天然木桥。可是怎样放倒一棵这么粗的树,这可是大问题。
  舒飞看着眼前的一棵大树,聚精会神。他突然喊了一声“倒!”那棵大树慢慢倾斜下来,一点点倒了下去,一座木桥立刻搭好了。大家惊叫起来,舒飞也觉得难以置信。
  他无意间拥有了强大的超能力,这神奇的力量来自哪里?他还不知道。
  大家看着舒飞,像看外星人一样。舒飞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好像一下子有了巨大的力量,有点像神话。”他看大家还愣着,就说“赶紧过桥吧。”
  大家跟着舒飞走上这座天然木桥,内心佩服不已。不可思异的事情不断发生,真是太惊险刺激了。
  从木桥上下来,大家都松了口气。过桥时几个人都是小腿发软,从桥上往下着,深不见底,如果掉下去?可是大家的平衡能力相当好,稳稳地走了过来。
  过了大裂谷,舒飞带着大家继续前行,这森林就像个巨大的迷宫,他们寻找着出口。
  大家就这样不知疲倦地走着,不知道时间,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直到遇见一座废弃的古城遗址。
  这该是一座多么庞大的古建筑群啊!舒飞被震撼了!老唐在捂住心口惊叫!司机牛哥激动地张着嘴,却说不出话。研究生左树扶着眼镜双眼睁得好大,脸上有些扭曲。白领杰伦兴奋地一连说了八个“奇迹”,手舞足蹈起来。舒飞等大家平静一些,四处眺望着,说了句:“这是神的遗址吗?”
  站在斜坡上向下望去,古城座落在一块广阔的平原上,根本看不到边际。而这座古城最令人震惊的是,全部是由巨大的石块砌成,每块石头都有十几吨重。左树激动地说:“在人类历史上,大量使用巨大石块的这种建筑只有埃及的金字塔,古罗马和巴比伦的一些遗址,虽然世界各地有不少石块建筑遗迹,比如意大利,以色列等国家,特别是以色列的哭墙,基本上使用石快砌成,但像这样整齐划一的巨大石块建筑根本没有。”
  舒飞也忍不住兴奋地说:“大家看这座古城的布局,每一条街道都是笔直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道路交错,主街的宽度是其它街道的两倍以上,目测至少有一百米的宽度啊。太神奇了,古代城市的布局如此完整统一,我猜测这座城市是一个标准的四方形,没有弯度,没有斜坡,就如同汉字中的‘田’字形。古人是怎么做到的啊?”
  大家兴奋地讨论着,老唐大声说:“我们快进城去仔细看看吧!”
  大家说笑着向古城冲去,不一会就到了城门前。高大的石头城门有一百多米高,雕刻着简单的线条。进入城门以后,是一条宽阔的白色石块铺成的大街,路面非常平整。司机牛哥赞道“这和咱们现在的十车道宽度差不多啊,古代有那么多车吗?”走了一会又说“这路面太好了,比高速路面好,不伤轮胎。”
  舒飞看着路边的建筑物,全是统一的样式,像我们现代的小别墅,一幢连着一幢,有三层楼高,全在一条线上,整齐地向前延伸而去。左树对大家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大家涌进身前的一幢建筑内,进门后是一间很大的客厅,竟然有个好大的落地窗,非常明亮。石头砌成的洗手池,浴缸,就连马桶也是石头的,形状和现代马桶很像。“天呐,这简直是现代建筑啊!”白领杰伦大叫起来,“我要是有这么一套房子,我宁愿去市政府广场裸奔!”
  “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呢?一片沉寂。这样一座城市,至少应该有几十万人口,他们去了哪里呢?”舒飞在低头沉思,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许多画面,繁华的城市,很多高级智能生命,一些高大的白种人,强烈的白光,巨大的流星雨。这些画面在他脑海快速交错闪现,让他一阵炫晕。
  “太可惜了,我们的相机和手机都坏了,否则将这座古城拍下来,一定会引起轰动的,绝对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啊!”白领杰伦兴奋地直跺脚。
  这一跺脚不得了,脚下一片沉闷地回声。大家惊呆了,难道这房子底下是空的?牛哥忍不住也跺了跺脚,房间下面的回声很空旷。
  “下面一定有秘密。”舒飞想着,四处仔细打量着,寻找起来。左树突然盯着墙壁上的一盏石灯出神,石灯和石墙是一体的,像一只石碗。如果里面倒满油,就是古人的油灯吧?左树想了想,又看了看落地窗,窗外是一条相对主街窄一些的街道,街道对面是和这里一模一样的房子。左树的目光落在了窗角的一个石球上,白色的石球,光滑半透明,上面有一层薄薄的尘埃。
  左树看看石球,又看看石灯。他走过去拿起石球,轻轻放进石灯里,大小正合适。“轰隆”一声,石墙向一边滑去,露出一条石头台阶。大家惊叫起来,犹疑片刻。
  舒飞说:“走,下去看看!”大家跟着舒飞顺着石阶慢慢走下去。原来房间下面是条巨大的长方形通道,有几百米宽,一百多米高,一眼望不到头。通道的石墙上有许多石灯,白色的石球发出一片片亮光,将通道内照得通明。
  牛哥说:“这会是古人的防空洞吗?”“是啊,好像防空洞,古代人经常发生战争,避难用的吧?”老唐接着说。
  “向前走吧,再看看。”舒飞招招手说。大家向前走去,一路上都是空旷的回声。牛哥忽然发现了石墙上的一些神秘符号,急忙叫住大家。
  舒飞近前一看,石墙上刻着一些线条,和一些奇怪的字符,但是全部都不认识。这些字符不是数字,也不是字母,更不是汉字了,全是由一些线条构成,拳头大小。
  舒飞数了一下,总共九十九个字符,呈正方形,在字符的正中间位置是一块凸起的圆形,上面有个“十”字符号。
  白领杰伦忍不住好奇,用大拇指在“十”字符号上用力按了一下。石墙移动了!一个很大的房间出现了。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两层楼那么高的圆形物体,像个巨大的白色的石球,和大家在森林里见到的白色飞行物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发光。
  “哇,外星人的飞行器啊!”牛哥叫喊着。舒飞看了看这圆形物,如果是飞行器,应该有门可以出入的。可看起来严丝合缝,怎么进去呢?
  舒飞盯着飞行器,不一会眼前一亮,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飞行器,看到了门,驾驶舱,控制台,各种仪表。他用目光扫描了一遍,飞行器内没有生命体。他盯着门看了一会,飞行器的门瞬间开了。
  舒飞一招手,带着大家走了进去。圆形的升降梯降了下来,像个圆形沙发,悬浮在身前。大家坐了上去,一股吸引力将这个圆形沙发吸了上去,落在驾驶舱。飞行器的门也在瞬间关闭了。
  这架飞行器看起来很多年没有使用过了,它静静地沉睡着。大家惊奇不已,四处张望,这摸摸,那按按,兴奋极了。
  白领杰伦说:“开着它,能带我们回到雪山营地吗?我想回家了,我未婚妻会想我的。”大家一时沉默了。是啊,这出来都不知道多少天了,会有多少人担心啊。
  舒飞看着控制台,所有的灯都灭着。他看着这些按钮,思索着。眼前逐渐浮现出驾驶舱的使用程序和操作系统动态演示图。他木然地走到控制台前坐下,将右手手掌按在一小块屏幕仪上。
  奇迹发生了!控制台上的灯亮了,接着整个飞行器的灯都在瞬间亮了。圆形的飞行器内出现环形的巨大屏幕,屏幕上显现出远古的海洋,奇异的物种,接着出现了恐龙,各种史前巨兽,火山,原始森林,冰川,然后一场剧烈的流星雨,各种火光。
  画面在火光中定格了,过了一会,屏幕上出现了黑色,停止不动了。
  舒飞开始操作各种仪器,非常娴熟,像个熟练度很高的驾驶员。在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曾经驾驶过这台飞行器。
  白色的飞行器开始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房顶瞬间打开,飞行器开始旋转着升空。大家的座椅上自动弹出保护装置,将大家固定在座位上。环形屏幕上出现了图像,显示出外部影像,原来这间屋顶就是在古老的石头城的主街。
  主街两边的石头房子还是整齐的排列着,随着飞行器逐渐升高,整个城市的轮廓显现出来。真得是一座四方形的空城。
  飞行器在迅速升高,不一会就已在云层之上,很快进入大气层,没多久就进入了外太空。环形屏幕上不断出现各种星体,以及人造卫星,还有一些废弃的空间站。
  飞行器明显在加速,屏幕上的影像变换越来越快,大家眼睛越来越不舒服,不停眨眼,老唐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只有舒飞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屏幕,这一幕幕影像深深烙进了他的脑海里。他感觉在外太空的某个地方,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召唤。仿佛有一种迅息不断传来,和他的脑电波形成共鸣。这种神秘的力量紧紧吸引着他,似乎那么遥远又熟悉。
  不知过了多久,飞行器降落了。环形屏幕上出现了一座城市,只是这座城市的建筑如此惊人。不同的几何形状,交互重叠,不知是用什么建筑材料建造成的,看起来很轻巧,像是可以随易搬走。城市里没有汽车,火车,自行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只是空中都是小巧的飞行器,分几层高度在空中穿梭,最上面一层是速度最快的,最下面一层速度最慢,形成一个立体交叉的空间通道。
  不知何时,舒飞他们的飞行器周围聚拢了一些绿色的统一的飞行器,将舒飞和他的伙伴们围了起来。
  大家有些不安了。不知道这个外星上是敌是友?舒飞按下一个按纽,圆形飞行器的门瞬间打开了。他们的身下的圆形升降梯也快速落下。舒飞一招手,大家都跟着他出了飞行器。
  沉默了一会。围在他们周围的绿色飞行器也降落下来。从这些飞行器里走出了一些外星人类,身材高大结实,皮肤不是很白,接近亚州人种的肤色。他们长相俊美,眼神和善,简直帅呆了。
  舒飞他们惊讶了,原来外星人类并非猜想的奇形怪状,不是什么大头矮身,三只眼之类。要在地球上,全都可以是男模,明星啊。
  舒飞正考虑要怎样交流才好,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屏幕。只见屏幕上滚动着各种各样的文字,当滚动到汉字时,舒飞他们惊呆了。繁体的中国汉字,整齐的楷书,如同书法杰作。
  看到他们的表情,屏幕上的汉字停了下来。突然出现了一行“别来无恙?”
  舒飞激动了,外星人怎么会古中国的汉语?他们和我们的祖先是否有过交流?他们去过地球吗?
  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汝等来自中土,驶吾祖之神器,钦佩之极。”
  舒飞说道,“这完全是个意外,我们也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古怪的字符,有很多线条。外星人类看完字符,笑着点了点头,有几个外星人进入先祖的飞行器去参观。
  舒飞他们被带入了一幢由长方形和棱形以及圆柱体组合构建的大楼。“这建筑怎么看起来有点别扭啊”,司机牛哥小声嘀咕着。老唐伸长脖子看了又看,没说什么。其他人都沉默着,满腹疑惑。
  进入大楼,并没有楼梯,四周也没有电梯。“这怎么上去呢?他们用飞的吗?”白领杰伦扫视一圈后小声说。
  “放心,肯定有办法上去的。”舒飞安抚着杰伦的焦躁情绪。外星人把他们带到大厅中间,在一块正方形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物体上站定。周围突然弹出一些柔软的带状物将大家身体固定住。
  然后这块正方形物体快速上升起来。“啊,原来是外星人的电梯啊。”司机牛哥喊了起来。正说话间,电梯稳稳地停住了,几乎没有缓冲减速。大家身上的带状物瞬间自动弹了回去,却不知藏在哪了。
  大家身前突然弹开一扇门,看起来很薄,估计也很结实。一个大房间出现在大家眼前,整面外墙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而在外边却是看不到房间里面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长发美女坐在一张大桌子前,微笑着注视他们。“美女啊”,牛哥又没忍住,叫了起来。
  确实是个美女,舒飞在心里赞叹着。她的五官简直精致到无与伦比,而且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可她的眼晴却是蓝色的,像海水,像蔚蓝色天空,不,更像蓝宝石。她笑起来是那么迷人,仿佛能勾走一个人的魂,她是天使吗?
  舒飞的心跳快了起来,他感到有些呼吸困难了。他隐约觉得,他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难道是前世吗?他自嘲地笑了。
  那个美女在桌面上滑动几下,整张桌子迅速翻转折叠,一眨眼成了手表大小,薄薄的一张,稳稳地粘在了她的手背上。像是手背上粘了一张贴纸,只是颜色很接近肤色,不时闪着微光。
  美女朝大家走了过来,面带笑意。大家表情夸张,激动不已。舒飞却感到心痛,美女每向前一步,他的心就更痛一些。他忍不住用双手按住了心脏部位,脸色有些难看。
  美女站在舒飞面前,微笑着,久久地凝视着他。舒飞痛苦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会那么痛。美女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缓缓伸出了手。舒飞不由自主地也伸出手去,俩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舒飞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好多凌乱的画面,全是在古代。大规模的战争,攻城掠地,喊杀声,哭泣声,冲天的火光,逃难的人群,一个哭喊的小女孩,她身上的血,奔驰的战马,一柄锋利的铜剑,盔甲……
  舒飞的眼泪像止不住的泉水喷涌而出,而他面前的美女,和舒飞在同一时间泪如雨下。俩个人相视着无声地落泪。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如果时间还存在的话。
  看到这一幕,大家都傻眼了,不明白是怎么了。老唐轻轻喊了一声,“舒飞,你怎么了?”左树一阵难过,忍不住泪湿双眼。杰伦看看舒飞又看看美女,茫然失措。老唐表情严肃地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
  司机牛哥看来看去,一跺脚冲上前,将俩个人的手给分开了。舒飞长舒一口气,眼泪终于停了下来,心里顿时舒服多了。
  只见美女也止住了眼泪,只是表情有些忧伤。“原来外星人也会哭啊,和我们地球人是一样的。”白领杰伦不知怎么冒出了这么一句。
  “接下来怎么办?让她送我们回家吧?”司机牛哥看看舒飞,又看看研究生左树,然后看着老唐说。
  美女突然转身,向前走去,墙面弹开一扇门,她一进去,门又关闭了,看起来还是一面完整的墙。
  这下大家有点慌了,全都看着舒飞。舒飞这时已平缓了心情,只是双眼还有点红肿。他摆摆手,让大家安静下来。老唐说:“大家稍安勿躁,以不变应万变,趁这点时间,先欣赏一下这城市的风景吧。”
  他们转身看着透明的外墙,这座外星城市整洁而美丽。可以看到一些不知名的植物,有各种不同的颜色。有一些高大的树木,有几十层楼那么高,结着一些奇怪的果子。有些飞行器在果子附近停住,会从飞行器里弹出一些工具,迅速地摘走果子。而那些树又会很快结出一些果子,生长速度惊人。
  “这些树和我们在那片森林里见到的树很像啊,会不会是他们从那里带过来的呀?”研究生左树终于开口说话了。“难道这里的生活环境是和那片森林里一样的?”
  有一种藤蔓植物从外墙上迅速地攀爬了上去,并且开出几朵蓝色的美丽花朵。老唐高兴地说:“这是爬山虎吧?长得好快。”话还没说完,他嘴里所说的爬山虎很快枯萎,迅速掉了下去,仿佛被谁砍断了根。
  这座城市看起来很大,一眼望不到边。天空是蓝色的,云朵很白。“这和地球上差不多吧?”“怎么不见太阳?”“夜睌会是什么样的?”“他们外星人有核武器吗?”几个人疑问很多。
  门开了,那个美女走了进来,面带笑容。舒飞和大家向美女靠近,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大家面前显现出一小块屏幕,出现了一行汉字:“你们来自地球上的中国,那里还有战争吗?”
  舒飞愣了一下,说:“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和平年代,没有人愿意发生战争。”
  左树想了想说:“你怎么会知道中国?知道战争?”
  屏幕上显示出的汉字说“我知道中国有很多战争,人类被迫逃离。一千多年前,我们星球的人在中国雪山发现了我的先祖母,她被冰雪冻住了将近两千年。”
  “啊?这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吗?不可思异啊。”杰伦惊讶地张着说嘴。
  “我的先祖母被带回了我们的星球,通过身体解冻复苏,神经血管的记忆复制和重建激活,她又有了生命。”
  这下大家惊叫了起来,世界上人体解冻复活还停留在理论阶段。外星人却早已经试验成功了,这太神奇了!
  “你的先祖母真是中国人吗?她怎么会冻死在雪山上?”牛哥大声问道。
  “我的先祖母是汉朝的宫女,知书达礼。后来因为战乱,逃离途中遇祸冻死于雪山,一直未被人发现。”
  大家忍不住一片叹息。舒飞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先祖母被先祖父救活以后,一直在我们阿雅星球生活。她有时会回忆一些中国的往事,讲一些战争的事情。”
  “我的先祖母名叫碧,我叫碧卡雅,这是她留下来的东西。”
  碧卡雅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块碧绿的翡翠玉佩。
  “真漂亮!”司机牛哥赞叹道。老唐一瞧,无价之宝啊!他偶尔去古玩市场逛逛,虽然从不买什么物件,多少也了解点行情。
  舒飞看见这块翡翠玉佩一下惊呆了。在雪山营地的那个夜晚所做的梦,又浮现在脑海。
  宫女碧和她的翡翠玉佩,那片桃花林,王宫,战争,一路逃离,送碧离开的夜晚,漫天的大雪。这一幕幕,难道是真的?
  舒飞接过翡翠玉佩,仿佛感受到了碧的悲伤。他的泪水又流淌下来。
  大家都觉得好奇怪,舒飞怎么变得这么脆弱?这么爱哭?
  舒飞平缓好心情,将翡翠玉佩递给碧卡雅。他觉得,碧卡雅应该了解中国更多一些,特别是近现代的中国。
  研究生左树看着这块玉佩,脑海里开始有了一个故事的轮廓,那个叫碧的女人,引起了他很大的好奇心。他想等以后,写一个碧的传奇故事。
  碧卡雅讲完碧的故事,眼睛湿润了。她美丽的蓝眼晴让舒飞看得发呆。碧卡雅看到舒飞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她说:“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我们美丽的阿雅城吧。”
  坐上碧卡雅的飞行器,大家又是一番惊叹。翡翠色的飞行器有六米多长,两米多高,很轻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的。舒飞一看外观明白了,碧卡雅的飞行器像是碧的玉佩的形状。
  飞行器里简洁舒适,更像一个干净的房间。柔软的座椅自动从墙壁上弹出,起初只是饼干大小,自动翻转几下后,成了大小合适的座椅,却没有椅腿。碧卡雅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大家小心地坐了上去,稳稳地。
  “这是靠什么支撑我们的重量啊?”老唐摸着座椅说。碧卡雅笑着在手背上点了几下,大家的身体立刻被座椅上弹出的保护装置固定住了。飞行器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整个飞行器变成了一个透明体,外面的环境尽收眼底,感觉像隔着透明玻璃一样。
  大家正惊讶着,碧卡雅又在手背上点了几下,飞行器开始升空了。“可是没有驾驶舱啊?”“也没有那些仪表按钮,显示屏也没有。”牛哥和杰伦小声说着,充满疑惑。
  碧卡雅笑着晃了晃她的左手,手背上一小块显示屏在闪着光。“我知道了,这是自动驾驶,和飞机上的自动驾驶是一样的。”老唐得意地说着,笑了起来。
  飞行器几秒升到半空,高度有几十层楼高,然后匀速向前。大家看着外面的景色,真美啊。各种形状的建筑,虽然看起来不符合力学原理,可却稳稳得存在。在大家头顶,空中有各种形状的大小飞行器来往穿梭,在各自的空间高度飞行,让人眼界大开。
  碧卡雅带着大家参观了整座城市,又将飞行器高度上升到最高空间。大家俯瞰着阿雅城的辽阔壮美,惊叹不已。过了一会碧卡雅说,“我带你们去看看阿雅新城,正在兴建之中。”大家看着眼前的小屏幕,激动地直点头。
  飞行器加速了,瞬间飞向远方,像道绿色的闪电。碧卡雅在手背上轻轻滑动,瞬间一张透明的桌子翻转着落在大家面前,原来是个大屏幕。碧卡雅手指一点,一幅立体城市建筑图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就是阿雅新城。”碧卡雅说着,将城市图放大。“这绝对是项浩大的工程。”舒飞震撼了。从图上来看,阿雅新城比现在的阿雅城规模更大,规划更整齐,高层建筑更多。
  “这要建多少年才能建好啊?”左树扶着眼镜惊讶地问。
  舒飞突然发现,在建筑图的正上方,总是有一个太阳图案。每幅图形滑动过去,那个太阳都在正上方,仿佛被固定在同一个位置。
  舒飞一想,自从来到阿雅星球,一直都是白天,没有夜晚啊。这一点好奇怪。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点漫长,终于到了兴建中的阿雅新城。大家明显感觉光线暗了很多,飞行器此时亮了起来,整个飞行器像个很大的灯盏,通体发光。“好神奇啊”,牛哥张大了嘴。
  “是不是天要黑了,到晚上了?”杰伦看着外边,努力睁大双眼。
  飞行器降落下来,在新城上空盘旋着。新城已初建了规模,大概轮廓已显现出来。只见数不清的身影在忙碌着,一切井然有序。
  “这里的五百万工人,全部是高级智能机器人,他们的智慧已接近高级生命体。相信以后,我们阿雅人会研制出更高级的机器人。”
  大家惊悚不已,五百万高级智能机器人从事城市建筑,要是这五百万机器人用来侵略地球,那可真是一场大灾难。
  碧卡雅将飞行器降落下去,贴着地面低速飞行。地面上的机器人在忙碌着,他们看起来和阿雅人很像,面对飞行器时会露出一脸笑容。只是他们的身体可以变形,还可以在墙面上直立行走,他们走路快而平稳,脚底有轮子,必要时可以很快地滑行。他们轻易搬运着比身体重好几十倍的材料,身体自动保持平衡。他们会主动合作,互相配合,他们的手很灵巧,很有力量。更重要的是他们永远不知疲倦,快乐地工作着。
  大家感慨着,机器人已到了这种智能程度。“咱们地球上的机器人比这可差远了,能搞到阿雅人的这项技术就好了,我申请专利,到时可就发了。”白领杰伦激动地握着拳头,两眼放光,仿佛他已经发大财了。
  舒飞和老唐笑了起来。牛哥拍着杰伦肩膀赞道:“好主意,给你点赞,发财了别忘了大家。”左树也笑了起来,给杰伦的智商点赞。只有司机牛哥表情平静,若有所思。
  飞行器在阿雅新城绕了几圈,碧卡雅说:“我们返回吧。”大家点着头。碧卡雅笑着在桌面点了点,飞行器瞬间垂直升空,一眨眼已在千米以上高空。
  大家尖叫起来。还好座椅上很稳,虚惊一场。飞行器闪电般向阿雅城飞去。大家渐渐沉默了。
  飞行器熄灭了灯光,外面又是蓝天白云,亮了起来。牛哥惊讶地说“一晚上这么快就过去了吗?”
  碧卡雅笑了,说:“在阿雅星球上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我们所享用的阳光,只是智能太阳。”
  “啊,智能太阳?”“这怎么可能?”“太阳有智能的了?”大家惊讶着,不敢相信。
  “是的,是智能太阳,永远固定在玛雅星的正前方,依靠宇宙间的辐射波和核能对撞产生光热。玛雅新城的上空以后也会有一颗智能太阳,那边也会亮起来的。”碧卡雅非常自信地说着。
  左树惊呆了,忍不住问:“可是太阳去哪里了?”
  碧卡雅看着大家,表情严肃地说:“那个太阳已经爆炸了。”
  大伙愣住了。碧卡雅缓缓说到:“很久以前,阿雅人居住在玛德星球,我的先祖们建造了美丽的四方形的石头城。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先祖们预算出太阳将会爆炸,于是寻找到幽暗的玛雅星,开始大批移民。听说移民完成不久以后,玛德星球被太阳爆炸的威力毁灭,从此我们与玛德星球彻底没了联系。”
  玛德星球,太阳爆炸,大家又一次震惊了。“原来我们是从玛德星球来的!”舒飞喊道。“原来那不是地球啊?”杰伦也叫了起来。
     “我们从雪山直接进了贝壳状的飞行器,然后到了玛德星球,当时我们还以为回到了地球上,然后从玛德星球的四方形石城,又坐飞行器到了阿雅星球,天啊,我们离地球越来越远,都找不着北了。”老唐沉不住气了,激动地大声说。
  “什么?你们来自玛德星球?四方形石城还在吗?玛德星球没有被太阳爆炸毁灭吗?”美丽的碧卡雅也激动了,她看着舒飞问道。迷人的蓝眼睛里满是热切与渴望。
  舒飞讲了一遍他们的经历,从雪山探险开始,一直讲到乘飞行器到阿雅星球。大家激动地议论着,最后讲到太阳爆炸为什么没有毁灭玛德星球。
  研究生左树表情严肃地分析道:“太阳在爆炸的时候,所产生的能量,应该足以毁灭玛德星球。我猜想是这样的,当太阳爆炸后向玛德星坠毁时,恰巧有一颗小的行星,正经过玛德星上空,巨烈的撞击使这颗不知名的小行星被完全摧毁,坠毁物也因此被撞击得改变了方向和轨道,更加分散,陨落到更远的星球,比如地球的某些地方。这样就起到了一个缓冲的作用,少量的冲击波和坠毁物砸在玛德星球上,造成玛德星挤压断层,出现大裂谷,砸出了一些天坑。太阳的坠毁物形成了高密度高质量的光滑石头,重量惊人。因为火灾和辐射,玛德星球的动物全部灭绝。这就是在玛德星球上没有见到一只动物的原因。”
  “这样啊,好像分析得很有道理。”老唐点点头,觉得是这么回事。牛哥冲左树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研究生,就是有学问。”
  杰伦一弯腰,冲左树一鞠躬,“牛人,哥服了你了。”
  舒飞内心很叹服,却没表现出激动,他给了左树一个信任和赞许的眼神。
  舒飞满意地笑着,有这样的队友,真是令人开心。他说:“左树分析得非常合理,我们要用强大的知识武装头脑。大家平时一定要多学习啊。”
  大家笑了。司机牛哥挠挠头,笑得有一点点尴尬。碧卡雅也开心地笑了,因为玛德星球并没有被毁灭,同时也为这些从地球上先祖母的故乡而来的客人高兴。碧卡雅觉得,她越来越喜欢这些地球人了,对舒飞,她有了更多的好感。
  回到阿雅城,碧卡雅和大家的感情亲近了不少。阿雅星球是一个和平的,充满友善的星球。这里的外星人类并不是猜想中的那样,并且和中国人有着某种缘份,只是这里离地球太远了,中国人的乡愁开始在心里弥漫着。
  舒飞看着碧卡雅,内心感到温暖和甜蜜。从看到碧卡雅的第一眼起,他的心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承认这是一见钟情。
  不知不觉中,碧卡雅跟着他们学会了很多中国话。她的智商太高了,简直是台电脑,学中国话非常快,现在她已经可以用中国话和舒飞他们交流了。
  大家聊了很多,一路的经历,地球上的许多事。对未来的渴望,每个人的家庭,工作,女朋友,平凡的生活。以及不甘平庸的心。
  碧卡雅非常用心地听着,努力记在脑海。她也讲了阿雅人的生活,对浩瀚宇宙的探索,对高科技技术的研究和享受。讲到阿雅人对基因的完美修复和改变,早已消灭了所有疾病。
  大家认真地听着碧卡雅的讲述,憧憬着地球人的未来,内心充满希望。
  碧卡雅又讲到了她的先祖母碧。碧被阿雅人从雪山深处带回阿雅星球,先祖父重新给了她生命。可她却无法再回到地球,她曾很多次流泪。先祖父给了她温暖的爱,让她冰冷的心柔软。她们后来相爱,生活在一起,并将翡翠玉佩代代相传。
  碧始终记得战争,记得那些杀戮和悲伤,她时常望着远方,牵挂着很多人事。她美丽的脸庞总有泪水滑落,她的双眼里有那么多不舍。
  舒飞一阵伤心,眼前出现了碧的身影,她始终念着地球,念着家国,却抱撼而终。
  “回家吧,我要回家,我要和女朋友结婚……”杰伦忽然忧伤起来,说着话,双手捂住脸哭了起来。
  牛哥也烦躁起来,拍了两下脑门,大声说:“回家,我老婆儿子不知急成什么样了,不能再呆下去了!”
  “可是我们怎么回去?”老唐不安地说。
  他看着舒飞,神情复杂。左树在思考着什么,有些出神。
  舒飞看着碧卡雅,眼里有些不舍,可他还是说:“碧卡雅,帮帮我们,让我们回家吧……”
  碧卡雅看着舒飞,美丽的眼睛里现出一些忧伤和失落。她默默地看着舒飞,像是有很多的话想说。
  舒飞眼里忽然流下眼泪,碧卡雅伸出手,摸着他的脸,帮舒飞拭去泪水。她说:“我会帮你们回到地球,你愿意带着我一起回去吗?”
  舒飞将碧卡雅的手放在他的心口,动情地说:“我愿意,碧卡雅,我们一起回地球,回到你先祖母的故乡。”
  “你们等一会,我去安排。”碧卡雅转身走出房间。听说能回家了,大家兴奋了,个个笑逐颜开。
  不知过了多久,碧卡雅回来了。她对大家说:“我们走吧,已经安排好了。”
  大家跟着碧卡雅来到球形的白色飞行器前,这是他们来时的飞行器。附近有很多阿雅人的飞行器聚集,他们前来为碧卡雅和地球人送行。
  就要走了,舒飞回头又一次看着阿雅城,心情起伏。碧卡雅握住舒飞的手,温柔地看着他。舒飞感觉掌心多了样东西,低头一看,是碧传给碧卡雅的翡翠玉佩。
  飞行器升空了,瞬间向太空深处飞去。阿雅人的飞行器紧跟着送行,终于越来越远了。
  舒飞在驾驶舱里和碧卡雅坐在一起。他右手驾驶着飞行器,左手紧握着碧卡雅的手,仿佛永远不会分开。
  幽暗的太空,没有边际,有太多的神秘,等着被发现。
  阿雅星上,碧卡雅的双胞胎妹妹碧卡茵站在她的指挥桌面前,看着舒飞驾驶的飞行器进入外太空,消失在浩渺的星群里。
  她的眼泪一滴滴掉在桌面上。
  碧卡雅看着舒飞驾驶着飞行器,快速向地球驶去。那个神秘的地球,有多少有关先祖母碧的故事?那里,就是她和妹妹碧卡茵真正的故乡。
       她终于明白,先祖母碧,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忧伤……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秘境之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8 15:51: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