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01

森林故事

kepu007 于2020-9-18 16:23:2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417725(1).png



森林故事

金丝雀家族的考验
                                         
         1
小金丝雀今天已经出生三十天了,已经学了好几天的飞翔了。它现在要接受太阳神的考验,这是金丝雀一族必备的,也是当时的金丝雀必须要经过的考验。
据说,它们要一直飞到自己力所能及的最高处,看看太阳究竟能不能让它过关。
小金丝雀挺着一身的白毛,问它的妈妈:“妈妈,我们要在什么时候才去考核啊。”也是它们这一批金丝雀,最大的已经有三十一天了,却还没有进行考核。
在没有进行考核之前,它们都是白色的,不知道是为什么,经历过了考核,它们就会慢慢变成金色,而且还有深有浅。它们的寿命,最长十五年,撑死也就能活到二十岁。而颜色越鲜艳的金丝雀就获得越久,那些没有经过考核的,浑身羽毛依旧是白色,小金丝雀也很疑惑。
每一次考核过后,总有很多金丝雀家长喜笑颜开,又去安慰那些哭的正伤心的金丝雀家长。而考核胜利的金丝雀对考核的内容也闭口不谈,理由是要守护太阳神的秘密,反正等你们再过一段时间就知道了。
小金丝雀叫金子,它们这一批金丝雀足足有一千多只小金丝雀,这一次考核估计也会更严厉。小金丝雀在金丝雀族群中,有两个特别铁的好哥们,一个叫做阳光,一个叫做闪电。
“金子,你在里面吗?”闪电和阳光的声音从外边传来。“在啊,找我干嘛?”说着,金子用翅膀扒拉开遮住外边视野的树叶,站到外边的枝头上。“去柳叶湖连飞行啊,据说柳叶湖又多长了四十多棵柳树。”闪电飞过来,落在枝头上侃侃而谈。
“哦,走吧,这一次那些柳树长在湖的哪个地方啊?”金子问阳光。阳关拍了拍翅膀,也落在了树枝上,并且带着一脸惊喜对金子说:“先不管那些,据说那边有‘平头哥’和‘金刚狼’要打架,那可都是世界级的动物搏击冠军。”
“哦,不就蜜獾和狼獾嘛,至于那么兴奋吗?”金子话音刚落,闪电就接上来了:“对啊,每次结果都一样,不看都知道是体型较小的平头哥赢。”金子它们也听长辈们说过,狼獾比蜜獾大,但每次打架狼獾都被打得鼻青脸肿。
在族群之外,金子还有很多朋友,其中就包括一只小蜜獾。那只小蜜獾也是它最好的朋友之一,金子遇到了什么烦心事都会去找小蜜獾讲。
“你们知道考核是什么样了吗,据说明天就要开始了。”阳光话锋一转,扭头对闪电和金子道。“反正就是往天上飞,看看自己能飞多高。”金子说。
“不管那些了,我们现在去柳叶湖吧,顺便还能看到‘金刚狼’和‘平头哥’打架。”闪电一拍翅膀,就朝着柳叶湖的方向飞去,现在飞去估计还来得及。而金子阳光也对视一眼,一下子就飞了起来,化作两道白光追了上去。
“听金丝雀的长辈们说,每一次都是狼獾强势攻击,但蜜罐则是灵活躲避,见机而动。估计到时候也是蜜獾赢,我本来就是支持哪一边的。”金子分析战况。“不一定,之前狼獾根本就没有咬到过蜜獾,只一次它们要一决雌雄,必须要打到对方认输。”阳光一脸兴奋。
…………
       2
“你有种别躲啊!”狼獾爪子一抓,撕下一块树皮,连忙后跳,躲开蜜獾的顶撞。蜜獾又从另外一个方向拨开柳条,一爪子就拍了上去,一声厉喝:“我就是要躲,你打我啊。”狼獾见状,连忙身体倾斜,没有被利爪抓破皮肉,只是被拍倒在地。
它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双爪齐出。蜜獾没有反应过来,被抓掉了两小块皮肉,连忙侧身向外翻滚。因为多长了四十多棵柳树的缘故,柳条茂密的不要不要的,而且它们租借场地的条件也是有条件的——不可以过多的抓掉柳叶。
“啊,看,蜜獾在那里,它们已经打起来了!”阳光大叫一声,迅速地朝着场地中间的一棵柳树飞去。它们动物界的江湖,水可深了,而这一次打架的两位大侠,正是武林名人。蜜獾——霹雳;狼獾——雷霆。鸟类有鸟类学习的武功,兽类有兽类学习的武功,而不同种族的武功如果相近,也可以互相学习。所以,每一次比武才会有那么多人来观看。
“嘎嘎,你说他们谁会赢啊。”一只叫呱呱的青蛙对白鹅嘎嘎说。嘎嘎沉思了一下,说:“之前霹雳和雷霆在那边的山岗比武的时候,霹雳很少受伤,这一次才开始不久就受伤了,情况不容乐观啊。”“也是,只有之前来比武的蜜獾和狼才会采用抗伤对敌的方式。”呱呱说。
金子也飞到了一棵较高的柳树上,可以从上方看下去,看得清清楚楚。雷霆和霹雳都看不到互相,提防着自己的敌人会不会从某一个方向窜出。最近金子学习了一门舒展羽毛的方法,现在得要看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忽然,狼獾改变攻击策略,一下子抱住一棵柳树,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而蜜獾也改变策略,它居然跳到了那一带的深水坑里,只露出脖子和头。深水坑不宽,随时可以跳上去,只是在没雨的时候,动物的幼崽经常去那里练功,地上的土都被刨上去了,足足有一米多深。
旁边棕黑色的土地形成了完美的隐蔽色,就连金子也看不出它来了。“啧,霹雳这个胆小鬼,还是我雷霆厉害,它打不过就逃走了。”雷霆这是要引蛇出洞,但它没有想到负面情况,它的位置已经成功地暴露了。
“哼,胆小之……!”狼獾还没有说完,它就被一股力量推下了树。“嘭——”狼獾深深地扎进了大地。
然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了土地里。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干什么啊——!”当狼獾把头从土地里拔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暴怒了。结果,一种不明液体从树上淋下,它变得格外憋屈,这就是士可杀、不可辱吧。
它一下子就蹦起来,也不看方向,闷着头奋力跑。“哇————!”它只听到一声赞叹,自己的左侧就迎来了一股更大的力量。“啪——!”它就落到水下去了。而且它还听到了一句“善意”的提醒:“帮你洗个澡!”
3
金子心里默默地记下了这一次战斗,尤其是刚刚霹雳居然把皮给拉长,一路滑翔过去的那招,它正好可以舒展羽毛。可是,它也深深地意识到了一点——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比赛结束,它没有跟自己的小伙伴说,就飞到了自己能飞到的最高处,一路飞向太阳。它又面对自己的家,调节羽毛,向前扇了大概二十多下,就收起翅膀,尾羽向上,一下子就开始了俯冲。
风从一旁呼啸而过,它感觉四处景物飞快变化,比自己飞的还要快。很快,因为有羽毛调整,就算是不用拍翅膀,也能掌控高低。它感觉这种情况太奇妙了,很快就看见了家。可它这时就慌了,它不知道怎么停下啊。
它现在翅膀完全张不开,眼瞧着就要撞上去了。它一时间羽毛乱动,翅膀居然本能性的张开了,它一下子就被反弹的力量顶了上去,翅膀传来一阵剧痛……
“嘶,早知道我就不这样了。”金子扇了扇翅膀,降落在枝头上。“得要去找那只戴胜鸟了,或许是骨折了,第一次这样肯定会不顺利。”它喃喃自语。
它虽然体型很小,可以一扇翅膀就飞起来,可体型大的鸟会更适应冲刺和滑翔。就比如说老鹰,它可以在俯冲的时候收起翅膀,并且在离地面大概半米的时候,张开翅膀,伸出爪子,抓住猎物。这时,它就会凭借着升力上升,可以一下子飞到天空上去。
不过那样也很难,就算是老鹰金雕那一类的飞禽也要学习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也很难做到。可是它们的翅膀可以抵消掉阻力,并且化为己用。
而金子以前也只是学了一点基础的,这一次,还好它练的是简单的。如果再去收获一种难一些的功法,恐怕此刻就不是轻微的拉伤了,应该就是骨折。之前就有一只老鹰,训练一种高难度的功法,结果根本展不开翅膀了,光荣牺牲。
金子回到家,爸妈都已经出去了,它们那边还有小宝宝呢,也就是金子的弟弟妹妹。它已经有一个月大了,本来就应该这样。这边的木头都被搬走了,金子要自己筑巢,它们现在就必须要自己生存了。
金子走到它家原本的后院,也就是没有筑巢的地方,但这一块它可以用来练功。它把树上的一种紫色梅子摘下来,顺着枝条跳到树顶上面,把果子给压扁,把汁水挤出来。这是要医生来的信号,医生,也就是一只戴胜鸟,住在洼地旁边。
4
“诶,你怎么了,老远就闻到莓果的味道。”阳光拨开树叶,走进来问。“别说了,还记得刚刚霹雳那招吗,我正好学了调整羽毛的功法,结果,现在我就半残废了。”金子耸耸肩,一脸不以为然地道。
“额,那你家里还有存粮吗?”阳光一脸无奈,要不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它都想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有一些……”金子看了看一片叶子后面的小粮仓,转过头来说。
“哦,那就好,记得明天的考核,估计是在上午。”阳光临走前,留下一句话。“蛤!明天上午,这不要命吗,现在都中午了啊!”金子大声嚷嚷着。
可它现在叫也没办法,莓果的味道传递的可没有那么快,得想个办法才行啊。它脑袋灵光一闪,对了,借力。就比如说悬崖上,一个人站的那块石头塌了,他才在石头上掉了下去。上千米高的悬崖,掉下去肯定必死无疑。
如果它可以保持平衡,就能在快落地的时候踩到石头上面,往前一跳,脚落地,绝对是毫发无损。而鸟类在下落的时候的平衡感更是不用说了,平稳下落简直就是so easy。
它这一次出生也是非常奇怪的,它是那一批的独子。而阳光和闪电是表兄弟,都有亲的兄弟姐妹。而金子除了一个在外的表哥之外,就没有什么同一胎的兄弟姐妹了。所以,它就有得天独厚的资质,也许这就是淡淡的无敌是多么寂寞吧。
很快,它就完成了任务,把一个包裹给放在自己的背上,就跳到了枝头。它伸展了一下羽毛,翅膀还是可以飞的,不至于残废。
金子对准了方向,“唰——”地一下子就朝着天空飞了出去,翅膀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它还是飞快地向上。到达最高空的时候,向前一扇,背上的包裹打开,它的身形就变大了一倍。只见左右都有三片跟它一样大的叶子,而它翅膀一伸,就套了上去。
这样一下子,降落的力量就减少了很多,并且还可以飞的更远。它用它自己的羽毛,去拨动那些叶脉,这样能更精确地掌控,并且更少的用力。
一路滑翔,风景就像光一样消失,可那六片叶子却有些不稳固了。但以它现在这个速度,坚持到沼泽还是可以的。
很快,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座小小的茅草城堡,这可是足足造了半个月才完工的。而金子前段时间还来帮忙了。因为戴胜采摘了很多很多的浆果,并且还抓了许多虫子,辛辛苦苦攒了好久才开始招人的。
所以,这里也就变成了一大景点。在平时,很多人都会来参观,毕竟这可不是人类做的,这是它们的同族做的啊。都是动物,谁不能体会到这种惊讶呢。
忽然,翅膀崩溃了,此时不作为,更待何时。金子抽回翅膀,跟着树叶翅膀下落了一段时间,金子一直都在等待时机。
忽然,翅膀挨近了,而速度也快超过它的承受范围了,天时地利人和。“嚓——”金子一下子就踩在了上面,两个字,完美。
5
这一次挺顺利的,至少没有痛感,平稳落地。“有人吗?”金子站在门外问。门“吱嘎”一下就打开了,戴胜看着自己前下方的小白毛,说:“怎么了,小家伙。”
因为它之前也是来这里帮过忙的,戴胜对它也有一些印象。“我翅膀好像拉伤了,你有办法治吗?”说着,金子还展开了拉伤的那边翅膀。“好说,进来吧,我帮你治疗。”戴胜招招手,就走了进去。
“哇,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还不是这样的呢,现在都是药草的味道。”现在,金子简直就是大开眼界,没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装饰,到时候它回去,一定要把它的家也给装饰一下。那些让它引以为傲的设施,在这里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
“好啦,回去再休息两三个小时就可以了,要我送你回去吗?”戴胜看了看那被粘起来的羽毛,笑着说。“还是你送吧,现在我估计也飞不了。”金子尴尬地说。“我刚刚回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莓果味,也是从你们金丝雀那边传来的,我把你送回去,正好也去治病。”说着,戴胜就用嘴把金子给叼到了背上。
“诶,其实那个莓果就是我家的,因为我怕气味传递太慢了,所以我就先来了。”金子挠挠头,对戴胜解释道。而戴胜眉头皱起来:“下次不要这样了,不然的话伤口也会加重的,我可以保证我能及时赶到。”
到门外的时候,它发现戴胜的飞翔方式跟它们很相像。但戴胜也是比较大的鸟啊,最少也要扇两下才能飞起来吧。
而戴胜它居然一下子轻轻跳起来,扇第一下就扇到了脚下去,而它的脚也收了起来,它的翅膀好像还变长了一些。就这一下,它就飞了起来,金子问:“你这是哪一招啊,我也要学。”金子练了这个之后,飞起来的速度肯定也会更快,以后用得到的地方多了去了。
“我记得你也练了调节羽毛吧,只需要把羽毛扩张,并且翅膀不要弯着,轻轻地跳起来,一下子就扇到脚下就可以了。”“哦,我懂了,今天晚上我就去练。”金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脑海里还运转着刚刚戴胜飞起来的样子。
明天要是学会了这一招,那它飞起来岂不是要快得多了。它在戴胜的背上向着,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家里……
6
戴胜将它送回家了之后,立马拍拍翅膀就朝它的小木屋飞了回去。几个小时没有飞翔,现在金子真的有些怀念飞行的感觉。明天就是考核了,今天必须要做一些什么?虽然金子它今天无法飞行,但是它至少可以为自己的明天的考核做一些准备。
金子在四周摘下了一些树叶,折了几根树枝。它打算做一个增力器,毕竟它现在是特殊情况,据说,明天参赛的小金丝雀的父母都会去观看。
它们的弟弟妹妹也会去观摩学习,只是金子它们这一次生的比较晚,它没有看到上一代是怎么通过考核的。观摩学习时,在那些金丝雀飞上了云霄之后,小金丝雀就看不到了,毕竟它们也只能在巢穴中观察。
很快,金子就做成了一个像刚刚那样能帮助它飞行的翅膀,只不过这个翅膀消耗了它的更多的精力,它甚至把那些浆果的果浆抹在上面当做胶水,让叶子都给粘合在了一起。它试着在空中飞了飞,省力多了。
它现在要练习一下新学的那一招,也就是一飞冲天,这一招将会成为明天它在比赛上的绝技,让它能比别的鸟飞的更快。它自己也清楚的知道。金丝雀鸟飞得越高,它的颜色也就会越鲜艳。在族群中的地位也会更尊贵,更受人尊敬,就好比那只在树林最高最深处的那只鸟。
小金丝雀已经为明天的参赛准备好了。是一飞冲天,还有一些生疏,有可能一下子飞不起来。星星很快就出现在了天空中。金子打算去找阳光和闪电,跟它们讨论一下明天该怎么办?它相信阳光和闪电一定会感到非常轻松,毕竟它们可是捣蛋二人组啊。
平时不管面对什么考核,阳光和闪电总是一脸的轻松样。闪电和阳光的情况也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它们自身的属性也不同。闪电一般是如果它自己觉得轻松那就肯定是稳的,但阳光觉得是轻松,大多数都会狗肉。就比如上一次的飞快飞的那个考核,阳光它就掉链子了。
在半途中,忽然翅膀不小心扭到了就飞不动了。比较小的考核,它发挥的就是非常好,而面对那些正规的考核,它真的是极品的狗肉。狗肉,也就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意思。
7
到阳光和闪电家门口的时候,闪电早就早就知道它来了,因为它老早就能就闻到了那种莓果味。还没等金子稳稳地落在枝头上,它就已经打开了遮住四周的叶子,把金子给拉了进去。金子看见了,看了一下里面的宏伟景象惊呆了。
这简直就是军事基地啊,跟自己毫无准备的家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阳光显然也知道它已经来了,笑着对它说:“金子,你来得正好,我们现在还在商量,明天该怎么办呢?”金子也语塞了,看着跪拜在地的阳光,金子问:“在干啥呢?为什么要四只全都趴在地上啊,脑袋也贴在地上。”
闪电指了指前面的那个鸟二爷。鸟二爷提着一把大刀。浑身呈枣红色。刀上还盘着几只青龙。而鸟二爷的的下喙也都是胡须,金黄色胡须。“闪电你现在想干什么呢?”金子问。“我原本是想休息,可是我老远就闻到一股莓果味,所以我就知道是你了,毕竟今天你是唯一一只受伤的鸟。”
“对啊,金子你知道吗?”阳光补充:“今天,我们整个种族就你一个身上散发出美国的味道,我一闻都知道是你了。”它耸耸肩很无奈的说。毕竟它们明天可是一队的,都是三个人一队的制度,这样的话它们就能起到更好的互相帮扶的作用。
三个人一组所受的阻力不大,但升力可不小,能互相关照的飞行。忽然,金子转身,展示身上的翅膀,对它们说:“看,这是我的增力器。你们看一下,需不需要自己也造一个这个,这样的话,明天我们就能飞的更快更高。”它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而且我还先学了一门功法,叫做一飞冲天,就是只需要踏一下地就可以飞起来了。”
阳光好像想起了什么:“你们现在是在干什么呢?不是说阳光是在那拜鸟二爷,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计划吗?”“你到我们仓库过来看一下。”
8
金子再一次被震惊。没想到这狗带居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每一件物品都是三个,这显然也是为了它们三人一组的制度准备的。这里有它们研发的防止羽毛脱落器,是一种可以把羽毛给暂时全部吸收在翅膀上的一种药膏,也是一种工具。可以防止中途忽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了翅膀,不至于把羽毛全部都给弄掉了。
因为金丝雀的羽毛都是非常脆弱的。比如之前有一个叫铁蛋的白金丝雀。它只是不小心被天上掉下来的一根树枝扶了一下,结果身上的羽毛就掉了一小半。而另外一个防止到时候飞的时候胳膊酸的工具。这样的话它们就不用怕累了。一个是树叶做的呼吸器,它们这样就可以更好的飞行。
第二天早晨,白金丝雀倾巢而出。一块空旷的场地上,四周的树木已经站满了金色的金丝雀,那都是它们的父母,闪电阳光也都看见了它们的父母在对它们招手。
比赛没说不可以带工具,受伤的鸟甚至可以多带工具。只是金子它们不想那么早就暴露工具,那样的话别人会用一心一意的来赶超它们。主要是它们不仅背着工具还被打压在后方,那样的话那都来不及飞上去了。
所以,它们把工具全部都给藏在了羽毛中,那些工具也没多大。可不像金子的助力器。金子它之前就上报了自己的事儿,受伤者的情况,它现在可以带四件工具,所以它就把自己的助力器给穿在了外面。
“待会儿我们要怎么飞?”闪电问金子和阳光。看这个场地在它们的预料之外,这个场地居然就是它们平时用来练飞行的场地。这个场地阳光充足的照了下来,可平时它们也没有发生,这边有什么奇怪啊?
“Hey,你们看!”金子顺着阳光羽毛指着的的地方抬起头来,一轮血红色的太阳呈现在它的它的眼前。这不都上午了吗?怎么还会有这种太阳?“不要慌。”看到一些小白金丝雀中恐惧的神情,一个金丝雀长老说。
“只是一场历练,你们到时候只要朝着那个太阳的方向飞行就行了,记住在你面前的是太阳神。二爷爷是这样通过的,你们必须要习惯。现在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来适应,五分钟之后我们不会告诉你,你们只需要飞起来就行了。”
一些参赛者想要提前飞起来,飞到更高处去的。又有一种力量把它们给挡在这里,不让它们飞上去。这就是太阳神的力量。
金子现在可没有时间去管那些,它平时的非常成绩也不是拔尖的,而它现在翅膀更是受了伤,仅凭着一件助力器估计还不是其它鸟的对手。
9
“你们看了是那三个狗肉组合,它们今天居然只有一个人带了助力器。”“真是懒,要是我是它们那么闲的话,我一定要把三件都给做出来。”听着旁边那些带着工具的鸟嘲讽金子,它们却不为所动。
争辩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可是它们现在明明都带了工具,只是不想展示出来。展示出来了,估计那些鸟都会拼命的拼命的打压它们。看着眼睛上方那轮血红色的太阳,金子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它看了那轮太阳,心里却有了一种沧桑之感,好像是一个老人在孤独的回忆自己之前的故事。
“五分钟要到了,你快点回过身来准备飞。”阳光提醒金子说。它们三个都会的技能绝对是一个莫大的优势。太阳的颜色变成了血红色。简直是在眨眼间,所有的白金丝雀全部都飞了起来。
让金子它们一行人首当其冲身上不知道。不知道从哪里多出了三件工具。知道金子现在已经是残疾的了,带四件工具也无所谓,可是它们却不知道,原来金子它们居然还准备了工具。在它们上方,那些成绩很优异的金丝雀,自然不愿意落后,它们也飞快的飞了上去。很快金子从顶尖就变成了顶尖下流。
毕竟金子它现在发挥的都不到原来的五分之四。到时候金子原来的实力才不想现在这样呢。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耐力。可现在耐力有什么用呢?速度太慢了。
“金子你穿着。”阳光一把抓住了一个从上方掉下来的助力器,拿掉金子插在翅膀上的能让翅膀飞得更久的那个东西,把另外一副翅膀给套在了金子的身上。这时没了那个工具,可现在又多了一副助力器,金子,只感觉如虎添翼,没有丝毫的减弱的感觉。
这一对的速度也明显的提升了一大截,已经赶超了一些跟它们同样在中游的人了。它们又回到了顶峰之列。
闪电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能飞的快,平平常常的可金子确实有耐性,它能带着闪电用飞快的速度飞。阳光也是一大帮手,能提供更大的力量。
“我们现在必须要赶超它们,据说当年鸟二爷飞的,可是在队伍的顶尖呢。”加快速度吧!它们三个同时间加速直接飞上了,更上一层。顶尖的金丝雀处在了同一条水平线。这是金子和阳光,还有闪电,它们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体正在变痛,羽毛的颜色也在一点点的改变。它们承受着诺大的压力,向上飞了一段,炎热的感觉却不见了,迎来的是寒冷刺骨。它们眼前好像出现了无限风雪在阻挡它们前进。
10
而后方的很多鸟,也快过了那些炎热的地段,咦,看见金子它们忽然变得那么吃力,就心生疑惑。是在金子它们飞上去的同时,那些顶峰的鸟也上来了,它们同样也感觉到了严寒刺骨,完全好像没有办法挪动半步。那一种严寒好像是要立马把刚刚的炎热逼出去,就连最后的一点温暖也要在寒冷中消失。
忽然,金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它一下子把身上的道具全部都给脱了,并且快速的扔了出去。“已经不需要了。”金子眼中闪着光。
它感觉自己的翅膀那里传来阵阵剧痛,是还没有完全发挥,它昨天不应该再那样四处练习,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才能真正的领悟一句话,逆风方向适合飞翔。它们现在所需要的,正是一种毅力才能支撑着它们向上飞。
所有的队伍全都上了寒冷的地带了,这时一股巨大的力把它们所有的人都给打散了。三变成了一,现在已经没法变成三。虽然骨头上有阵阵剧痛,它还是忍受了下来,现在也只能忍受,这就是传说中的忍者吧。
而下风的鸟,只见它半黄的身躯化作一道流光向上冲去,另外几个泛黄的金丝雀,同样也化作一道光芒向上面冲着。闪电眼中多了一丝坚毅之色,它对阳光说:“你自己加油,不要在狗肉了。”
话音刚落,闪电就已经和金子同样化作一道光,就像它的名字闪电一样向上飞快的冲去。阳光却不知道,它们这些变成流光的人脑海里究竟经过了什么?
其实,金子是看见了自己的过去,它非常清楚自己之前的锻炼自然也是非常艰苦的。那一刻,它好像真正的懂得了鸟类的优胜劣汰,大自然的残酷。为什么当年鸟二爷能一飞冲天?很多人现在也心态已决。
它现在也蒙了,这不就是当年鸟二爷的情况吗?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鸟?平时飞得比自己还慢一点点的金子,现在也能化出一道流光。金子它化作了一道光,冲在了最顶上。它们就好像凤凰一样飞向太阳。
金子刚刚也才明白太阳是什么样,今日它所化作的流光,能清晰地看见它正在吸收太阳。光线已经在上方的云层消失不见,而那些有深度的白云也是太阳的奥妙。
阳光还在飞着,无论怎样都无法化作流光。总是被风雪一次次的抵挡,它完全不知道金子和闪电是怎样飞上去的。
阳光下定决心在心中叫了一声,拼了。它不顾风雪,任由风霜打在自己的身上,但依旧在向上飞。不知不觉中,天空中又出现了一轮闪耀着的光芒,几道流光飞快地闪耀着。仿佛是太阳的光线一般,看着它们的梦想。
在下方,已经有很多金丝雀回去了。有一些身上披着金黄色的斗篷,有一些依旧还像是白头翁。失败的人身体里感到阵阵虚弱,它们知道,今天晚上它们可能就要跟世界告别。
…………
11
夜色中,几只浑身火红的金丝雀围坐在一张桌旁,好像在商议着什么。一共有六只火红的金丝雀。两只的脸上表现了愤怒,另外两只表现的是同意,而最后两只表示的是请求。原来,今天晚上,那些白色的金丝雀可能就要告别这个世界了。
而金子和另外一只金丝雀打算从它们自己的身上,提取一部分颜色去渲染那些金丝雀。这样的话至少不会面对那么多人的死亡。两只金丝雀不愿意把身上的颜色给交付出去。而这个意见是金子和另外一只金丝雀提出的,阳光和闪电都表示赞同。
这不仅仅只是唇亡齿寒那么简单。这更是对它们自己的拷问。过了一会儿,两道红光就像早上的阳光一样飞快的离开了那那棵树。另外四只金丝雀还围坐在一起,商量着要提取多少阳光的能量?一共有两百多只失败的金丝雀。这个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尽管这一次的成功率也是史无前例,大多数的金丝雀都称得上是之前的精英。可它们四个也不知道要提取出多少颜色,才能真正的挽回那些参赛者。
只有四个参加的人,但却有两百多只金丝雀等着它们去挽救。也就是说,每个人将要肩负的六十多只金丝雀的生命。鸟二爷就是那样的。它用一己之力把自己身上全部颜色都给付出了,也只是挽救了一百多只金丝雀的生命,而自己的毛色也全部都变成了白色。
据说在当天晚上它就死了,被人们一直敬仰着。
死亡的名单里,本应该没有它。但让人奇怪的一件事就是,没有任何人去动它的尸体,但是它的尸体不见了。听那些当长辈说,鸟二爷当年它一飞冲天,结果在晚上的时候它的尸体自己神秘的消失了。以后就谁也没有发现它。它是像鸟二爷当年一样,开始提炼身体里羽毛的颜色。蕴含在阳光中的能量。
只有因为有这种能量才让它们考核成功。如果它们没有了这些能量,面临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它们自然不想向人们说的那样早死早超生。可它们必须要这样做!
当天晚上那两百多只白色的金丝雀,发现自己的毛色全部都变了,金黄金黄的,甚至还有一点深奥的红色。而四只金丝雀,呆在一棵树上。分摊后,让它们的颜色所剩无几。它们可没有鸟二爷当年那样红,能每个人分出六十多份,这救命的能量已经是勉强的了。
12
此后,它们也只是普通的大众。但唯一的幸运之处就是,至少没有死亡,可以继续活着。
正常的金丝雀对它们都有一种表面上的敬畏,但真正所尊重它们的,也只有那些被救助的就是金丝雀,它们就这样过了一年。
那天晚上,两只没有给出自己毛色的金丝雀,在炫耀自己的毛发。那是多么的鲜艳,多么的多姿多彩。
忽然,四道熊熊燃烧的红色光线,闪耀着整个夜空。那四道光线,正是从金子它们四个隐居的那个树上传出的。
它们能看到四只巨大的鸟类一样仰天长啸,浑身的毛发比太阳还要鲜红。可当金丝雀们飞过去的时候,却只留下了四根毛发。它们能清楚的看到,那四根毛发,每一根都比那两只鸟鲜艳的毛发还要鲜红。
那根羽毛上,有岩浆的炎热,也有血液的殷红,它们已经能推测出,那四只奉献自我的金丝雀改变了。
最后,那就是四只鸟的定义——凤凰。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森林故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8 16:23:2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