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77

冬日

kepu007 于2020-9-23 16:39:5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850682(1).png

1
“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了。”
“但仍应保持希望,对吧?”偌大冰冷的房间之中,只有几块屏幕散发着黯淡的光,李叶的发问仿佛石沉大海,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看着眼前的几块屏幕,他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低效运行,你们就都不会说话了?”
等他的声音坠落地面,摔得粉碎之后,房间内,依旧是无比的寂静。
“储备电量过低,现正处于低效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使用。”屏幕上出现的冰冷字眼,使李叶看起来相当的失落。
“呵,开始例行检录。”
“冬日战争第7823天,沙河基地,天气为强尘暴,气温零下2度,今日探测器接收到的辐射浓度约为5000mSv/h,仍在致命范围之内,较上年平均数值无明显下降。
“基地运行状态良好,有12%的核电机组能够正常工作,可继续保持基地低效运行,凝滞壳重度损坏,上午风沙减缓时仍会进行三个小时的修复工作以延缓损坏速度,但以目前的进度预计3890天后凝滞壳就会完全失效。”
“生命探测装置……全球无任何反应。”
“滤水器和空气过滤器依旧完好,不然我早就完蛋了。”
“食物储备,还够我撑个二十七八年,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撑那个时候。”
李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到了另外一块屏幕上,继续做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专用信道一片寂静,真是丝毫不意外。”
“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信号,一个都没有……”
“无线电信号?现在还有人用那玩意吗?”
“那得是上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吧。”
“我昨天从仓库里翻出来一把很好看的消防斧,于是就把它挂在了墙上…”
“就没有人想跟我聊聊这个话题吗?”
“……好吧。”李叶对着屏幕又发了一会呆,才关闭了眼前的屏幕。
“今天的检录就到这里吧。”
当屏幕完全熄灭之时,李叶那瘦削而又苍白的面庞便映在了屏幕上,也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他的眼中。
看着屏幕中的自己,他的身形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就连他自言自语的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我应该是还活着,对吗?”
只可惜,除了房间内不时传来的机器运转声之外,并没有任何声音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李叶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出了房间,现在,他要去储物室接受半个小时的日光灯照射,顺便解决一下自己的早餐。
一走进储物室,一束强烈的日光灯便打在了一张离李叶不远的桌子上,也照亮了摆在桌子周围的货架,他随手从货架上取出了一包军粮,然后坐在了那张桌子上。
他用刀划开了这包军粮之后,又用刀在桌子上划出了一道杠,“还剩余8617份口粮。”
然后,他又将包装袋中的所有东西都倒在了桌子上,用手随意的将它们分成了三份。
“早餐吃菠菜干,午餐吃菠菜干配豆子,晚餐吃菠菜干…就和以往的二十年一样,实在是太棒了。”他喃喃道。
李叶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吃完早餐的,也许那个时候就算有人把菠菜干换成石头,他也一样会将它整个吞下去,是的,如果真要让他看到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人类的话,他也许真的能够吞下一整颗石头。
吃完了早餐,李叶便死气沉沉的来到了武器研发室,从满是弹壳的地上捡起了一把手枪,重新装弹,然后指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老规矩,下定决心的话,就奖励自己一块牛排。”李叶自言自语道。
“砰!砰!砰!”
基地内响起了几声突兀的枪响。
“胆小鬼!”他看着眼前墙面上的无数枪眼,狠狠的骂了一声,然后将手枪扔到了一边。
“滴滴滴,滴滴滴。”手表传来的提醒,使李叶知道,外面的风沙已经暂时平息了。
只是,即使风沙渐平,基地外也看不到太阳,或是什么湛蓝的天空,外面的世界,早已经被厚重的辐射沙尘团团包围,天空与地面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全都只是一片苍凉的暗黄。
他回到控制室穿上了厚重的防护服,然后走出基地开始对凝滞壳进行维修。
三个小时之后,在风沙重新笼罩基地之前,他又回到储物室吞下了一份菠菜干粉丝,然后在控制室内翻着一本他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小说,直到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他吞下了今天的最后一块菠菜干,然后闭上了眼睛,缓缓的睡着了。
第二天,完成检录的李叶又回到了储物室。
只是这次,他取出了一块自己珍藏了许多年的牛排,面带微笑的烹饪了起来。
伴随着煎肉的滋滋声,基地内也充满了肉类的香气,这是多年未曾有过的时刻。
储物区通往武器库的通道很黑,那里的灯已经坏了有一阵子了,但是李叶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灯柱来替换,所以每次走到这里,他都必须要走过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路。
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摸着墙壁的李叶还是能够走的十分快速。
他走到了武器库,捡起了地上的手枪,并熟练的装满了子弹。
直到一声尖锐的警报与刺眼的红光,让他猛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2
虽然基地已经进入低效运行的模式,但是基地一切与战争有关的功能都还在线。
“是……入侵警报?”周围闪烁着的红光与警报使李叶黯淡无光的眼神马上变得机警了起来,但同时,一阵疑惑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现在,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入侵基地吗?”
虽然他有许多不解,但是身体已经条件反射般的朝着控制室的方向狂奔了。
“储物室,侦测到高浓度辐射!”“储物室,侦测到未知生物入侵!”警告讯息几乎布满了屏幕,而在地图上,储物室内也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红点,让李叶有些奇怪的是,红点从出现在那个位置之后就一直没有移动。
“辐射…未知生物?”眼前的报告,使他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正在抚摸着自己的脊骨,他思考了一会,当即作出了反应。
李叶先穿戴好了防护服,又最后检查了一遍手中的枪。
他看着手中那把已经装满了子弹的枪,脸上竟出现了一丝期待。
“没想到今天你竟然有了竞争对手,不如猜猜我会死在谁的手里吧?”
“不猜?我可是一直都赌你赢呢。”望着自己紧握着枪的双手,李叶的眼神突然锐利了起来。
除了早上半个小时日光灯柱运转的时间之外,基地的储物室内只有一盏极暗的壁灯会发出些昏暗的光,所以现在屋内的光线很差,很有些恐怖片的氛围,除此之外,储物室中还不断的传出一种相当奇怪甚至有些恶心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李叶突然心中一凛,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死在一只恶心的怪物手中。
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了无数种既恐怖又恶心的妖魔鬼怪,使他前进的脚步都放慢了一些。
“可,除了我和极少量的植物之外,现在地球上应该存活不下其他生物了吧。”李叶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以现在的辐射浓度,结构越复杂的动物就越不可能存活下来。”
“或许是别的基地的实验怪物?”想到这里,李叶立在原地愣了一下。“这倒是,很有可能……”
他仔细的观察着走廊内的情况,双手紧握着枪,悄悄的向声音的来源靠近,李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的枪中共有十二颗子弹,如果十一发子弹都没有打死那头怪物,那么最后一颗子弹就留给他自己。
“滋溜~滋溜~吧嗒~”那阵恶心的声音在李叶的靠近中逐渐清晰了起来。
李叶皱着眉头蹲伏了下去,愈发注意起自己的脚步声来,再走过面前的拐角,就是储物室的大门了。
他悄悄的走过了拐角,仔细的观察着室内的情况,声音是从李叶平常吃饭用的桌子那边传来的,虽然那边被货柜挡住,看不太清楚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是从墙壁上出现的巨大影子来看,那里应该是有什么生物存在。
李叶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绝不是人类的影子。
这间储物室大门上的显示器已经出现了一个倒计时,因为现在储物室的辐射程度已经远超正常值了,所以在辐射传导到其他地方之前,基地系统会自动对这间舱室进行封闭处理。
李叶缓步走上前去,轻点了几下,暂停了倒计时。
又走了两步,李叶就看到了一个半人多高,毛茸茸并且脏兮兮的背影,正立在桌子上,好像正在舔舐着什么,虽然平常毛茸茸的东西应该都带些可爱的属性,但是这次,在一阵阵滋溜哗啦声音的加持下,李叶只想现在就给它来上几十枪。
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绝佳的射击位置,那里正好有一个躺倒的货柜,可以当作掩体。
可让李叶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来的及找到掩体,那个巨大的毛绒怪物就回过了头。
四目相对的瞬间,甚至让李叶忘记了自己的手中还有一把枪。
那是一条好大的狗,毛发极其旺盛并且很脏,上面还附着着不少绿色的东西,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脏兮兮的棉花,甚至看不出它是什么犬种,短暂思考了一下,李叶觉得它更像是金毛,虽然它的毛色很明显是绿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对于一个二十多年没见过活物的人来说,现在就算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头熊他也想冲上去抱一抱。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前进的冲动,毕竟,他仍然能够感受到危险的气息,这足以遏制住他激动的内心。
李叶盯着大狗,大狗盯着李叶,一时间竟然谁都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时间凝滞了一般。
而大狗显然没有先发制人的想法,从它闪烁的眼神中,李叶感觉它好像远比自己还要害怕,它的嘴中还叼着一只被舔舐的发亮的空盘子,那是李叶刚才用来盛放牛排的盘子。
李叶收起了枪,想要慢慢的靠近它,但是他进一步,它便退一步,丝毫不给李叶接近它的机会,而随着一人一狗间的距离不断缩小,防护服上显示的辐射数值也在不断的提升。
也许是李叶那终于看到活物的狂热眼神让大狗也感到害怕了,也许是穿着防护服的李叶反倒是它眼中的怪物。
“执行扫描程序。”李叶停了下来,按了一下防护服上的一个按钮。
“生物类别:植物生命体,种属:人造,预测为已经失败的<战争武器—辐射猎犬计划>的产物。”扫描程序紧接着播放出的影像使李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必播放实验过程了。”
“战争武器么…”看着那只叼着盘子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大狗,李叶的脸色沉了下来,转身便走出了储物室。
他在门口处的显示器上轻点了几下,然后整个储物室就开始响动了起来。
大门在轰鸣中开始闭合,只有一阵大狗惊恐的叫声勉强穿过了门缝传入了李叶的耳中。
“已完成封锁处理,请执行后续命令。”显示器上马上出现了四个选项。“当前可用的选项:清洗,消毒,封闭,销毁。”
李叶考量了一会,然后食指重重的落在了其中一个选项上。
储物室内,当即又开始轰鸣了起来,李叶似乎又听到了几声大狗的凄惨嚎叫。
3
一小时后,储物室的门便重新打开了,依旧身穿防护服的李叶提着一个炮筒模样的东西走进了储物室内。
储物室内显得相当潮湿,就好像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水冲刷了一遍,即使李叶身穿的防护服带有空气过滤器,他也能很明显的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
大狗此时正蜷缩在一个墙角似乎是吓晕了过去,通过防护服上的数值,他能看出它身上所散发的辐射浓度已经大幅降低了,但仍在危险的范围之内。
此时的大狗也已经浑身湿透,似乎还在微微的颤抖,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李叶举起了手中提着的巨大炮筒,将它对准了大狗。
“嘶~”李叶按下了一个按钮,炮筒处马上传来了阵阵蜂鸣声,被吓晕过去的大狗被这巨大的噪音当即惊醒了过来。
紧接着,就有一股巨力朝着大狗席卷而去,使大狗的脸变得相当扭曲。
“呼~~~!!!”储物室马上就被呼呼的风声与机器的运作声填满。
李叶本来还想多用手中的风筒吹吹大狗的脸,因为它那副被风吹到凌乱的样子几乎让他笑出了声,但是仔细想了想,大狗的身上还是湿的,所以他还是赶快将风筒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直到大狗的毛再度蓬松起来之后,李叶才关上了风筒。
经过清洗之后,它的身上还是有些发绿,而且辐射浓度依然很高,但至少那些曾经依附于它身上的泥沙辐射尘之类的东西总算是被洗掉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叶手中的测量仪显示大狗的体温只有8度左右,这个温度会使生命探测器自动将它列为植物。
饱受摧残的大狗此时仍然蹲伏在墙角,用相当无力的眼神望着面前的李叶。
四目相对了一会,李叶转身从货架上取出了一包军粮,然后撕开来将它摆到了大狗的面前。
虽然这是李叶吃到想吐的菠菜干,但大狗仍然吃的相当开心,甚至连包装袋都吃的一干二净。
望着眼前的这条大狗,李叶有许多问题想问,但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那条大狗好像比李叶更加坦然,它吃饱之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传来了阵阵鼾声。
李叶哑然一笑,紧接着就离开了这里。
回到控制室之后,他脱下了厚重的防护服,又开始翻看起了那本书,读过千遍的故事依旧乏味,但不知为何,李叶的脸上却总有一丝笑意。
“啪嗒、啪嗒。”伴随着一阵轻快脚步的临近,李叶猛的合上了手中早已没有翻动过的书本,赶忙看向了门口的位置。
不久,一个有些愚钝的毛绒脑袋就出现在了李叶的面前。
看到李叶没有穿上防护服的样子,它显然也有些惊讶,但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躲闪,也并不像之前那样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反倒是相当不客气的朝着李叶这边靠近。
只是,当李叶急忙将防护头盔扣到头上的时候,它便惊惧的跑开了。
控制室中,再度安静了下来,李叶有些懊恼的将手中的书本扔到了地上。
不过,尽管它再次和李叶拉开了距离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但是,晚饭还是要吃的,穿着防护服的李叶正在储物室对着一包菠菜干发呆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储物室的门那边,又探出了一个毛绒脑袋。
“呵…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李叶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食物扔给了它,并且趁机成功了接近了大狗,还顺便用带着厚重手套的手揉了揉它的脑袋。
虽说手边传来的触感和一个会动的拖把没有什么区别,但李叶还是相当的激动。
“别用这个眼神看着我,我就这点吃的东西了……如果想要活的久一点的话…以后咱们得精打细算一些了。”李叶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狗竟然也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舔起了之前的那个空盘子。
“你…你能听懂我说的话?”李叶的眼神突然变得惊异了起来。
大狗又回过了头来:“汪!”
“我的天哪。”虽然隔着厚重的护服,但是仍然能够听到李叶话语之中的惊喜。
他当即想要和它好好聊聊,但是一张口,却自嘲的笑了起来。
“我在想什么呢…竟然要跟一条狗倾吐心声吗?”
没有吃饱的大狗见李叶神情低落,相当懂事的趴到了他的脚边,蜷缩成了一团,相当安心的睡了起来。
虽然隔着厚重的防护鞋,但李叶还是感觉到了来自脚边的柔软触感,他轻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脸上的自嘲,并伸出手揉了揉它的脑袋。
“我就跟你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吧。”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能讲出这个故事了…也只有你,能够听我讲述这个故事。”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缓缓的开口道:“有那么一个孩子,它诞生在一个原始而又残忍的世界,虽然同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但是它与其他物种有很大的不同……”
李叶静静的向大狗叙述着关于人类的历史,也包括有关于人类的一切辉煌,丑恶。
但大狗显然对这些事情提不起兴趣。
“汪!”
“这个故事恐怕在你看来也很无聊吧?”被大狗打断的李叶也发觉自己的讲述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时间会一点点的清除掉人类存在的痕迹,而他口中的故事,也会一并化为虚无。
“汪!”大狗点了点头。
“在我看来,更多的是惋惜…”
可就在他想要继续跟它多聊几句的时候,一阵急促而又尖锐的警报声与红色的灯光再次席卷了整个基地。
“是一级防空警报!”李叶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认出了这个警报的含义,转身朝着控制室狂奔而去。
大狗则被突然的变化吓到了桌子底下,并没有跟上李叶的脚步。
虽然基地已经进入低效运行的模式,但是一切与战争有关的功能都还在线,
控制室内同样是闪烁着刺眼的红光,许多平日不常见到的设备也随之运转了起来。
李叶显然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东西,只是紧盯着屏幕上的影像。
4
“是一枚来自其他地区的反物质弹,应该有是什么东西触发了连锁系统。”眼前的情况,让李叶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世界上就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人类了,战争却还在继续吗?”
连锁系统是战争文明的极致产物,是用来控制毁灭级武器的特殊反击系统,主要会被安置在重要的基地、建筑,或是具体的物体上面,它们一般只会在检测到毁灭级武器袭击时才会发出信息流,而只要信息流出现,就会直接调用当地的反击系统向着提前设定好的地区发射毁灭级武器,就算是所有人全部阵亡,也能够顺利的完成复仇打击。
有趣的是,这种连锁系统的研发理念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它带来的威慑,从而避免全面战争的发生,这听起来似乎是个悖论,但事实确是如此,当所有国家都相继使用连锁系统之后,冬日战争马上就停息了下来,谁都不敢轻易的继续进行大规模战争,全球便重新形成了一种岌岌可危的平衡。虽然它的存在给整个星球都带来了风险,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存在确实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战争。
只是,如你所见,这个平衡还是被打破了。
虽然李叶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平衡究竟是如何被打破的。
他只知道,有一天早上,他没有赶上那架撤离的飞机,然后整个世界都轰鸣了起来,天上闪烁着的光让人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地面上的山峦建筑全都在瞬间分崩离析,这样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一周,然后一切又重新归于了寂静。
李叶是幸运的,因为他所在的基地不是战略打击的重要目标,但李叶也是不幸的,因为除此之外的所有地方,全都是战略打击的重点。
再然后,覆盖全球的生命探测器上面,就只剩下了一个跃动的光点。
李叶迅速的执行了拦截操作,一枚拦截导弹当即从地底深处被发射进了漫天的尘暴之中,接下来,他又毫不迟疑的打开了所在舱室的防爆封闭系统,万一导弹没有拦截成功,他也能够在最安全的控制室内苟延残喘几天。
“糟了……我把它给忘了……”看着缓慢降下的厚重舱门,李叶完全来得及走出去,但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危险场景让他犹豫了,他没有向前迈出任何一步,直到舱门完全的将整个控制室封闭起来。
身着厚重防护服的李叶,重重的坐回了控制室的椅子上,控制室已经被无数次坚固的钢铁所包围,但却仍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安全的感觉。
墙壁外每一阵轻微的响动都在他的耳中变成了大狗的惨叫,使他心慌意乱。
“该死……我究竟在做什么?”李叶看着自己腰间的手枪,突然愤怒的大吼了起来:“胆小鬼!胆小鬼!!”
但他的无能怒吼终究无法改变什么,等到声音消散,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依然是一片寂静。
屏幕上,一个数字正在不断的减少,那是拦截导弹与拦截目标的距离,但李叶并没有任何心情去看,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爆炸声的到来,不管那爆炸声距离自己是远还是近。
“早该结束了……早该结束了。”李叶虽然还想听到一些别的声音,但等他自己的声音消失之后,控制室里,只剩下了远比之前还要恐怖的寂静。
“我根本就不算是活着……对吧?”
“轰~”
5
基地远处的天空上,此时已经爆开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虽然外面还是强尘天气,但是由爆炸产生的耀眼光芒依旧轻松的照亮了笼罩在尘埃中的大地,紧跟在在恐怖的咆哮声之后,由爆炸中心产生的冲击波,正朝着周围的一切席卷而去,自然,也包括李叶所在的基地。
当耳边的轰鸣声逐渐远去,李叶松开了安全带,又抖了抖防护服上的灰尘,他又一次存活了下来,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悲伤,没等他稍微定下心神,眼前的屏幕马上就弹出了无数条红色的信息。
“凝滞壳即将崩溃、核电机组异常、A1区通道侵入辐射尘埃,A2区域遭受异物封堵…”如果是在往常,这些报警信息肯定会让李叶感到头皮发麻,但是现在,这些信息只是让他轻轻一笑。
他解除了防爆程序,没等防爆门完全升起,他就冲了出去。
紧急灯闪烁着半死不活的光芒,将基地内的惨状呈现在李叶的面前,他虽然心头一沉,但仍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
因为重要程度不同,基地内的舱室也拥有不同级别的防护措施,如果之前大狗没有乱跑的话,储物室还是相当安全的地方。
等到周围连半死不活的灯光都没有的时候,李叶就只能循着自己的记忆在通道之中奔跑了,如果情况一切正常,他完全可以在五分钟之内来到储物室的门口,只是,现在显然不是正常情况。
“嘭~”
一声闷响之后,李叶的身体直接嵌进了一堆扭曲的钢块之中,有许多带有锋利切口的钢块趁机刺入了他的防护服,好在,除了脑袋有些晕,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多出什么伤口。
“刚才的袭击,竟然让这条通道完全堵住了吗…”处于黑暗之中的李叶摸索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任何通路。
障碍后听不到任何令人振奋的声音,使得他有些怀疑自己站在这里的意义,
李叶懊恼的将自己的拳头砸在了眼前的黑暗上,只让他感到了手部传来的一阵刺痛,随之而来的愤怒刚要燃起,却又极为快速的熄灭了,只剩下如烟般笼罩在他心头的无力感。
“哈…我这是在做什么呢。”李叶攥着自己已经湿润的拳头自嘲道,“毁坏成这个样子,它也不太可能活下来吧……”
“哈哈哈哈,一堆破铜烂铁就能断绝我要走的路,真是有够好笑呢。”
他突然想到,控制室中还藏着自己很久之前准备的紧急储备,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这可以让他多活几天。
眼前的困难越大,放弃的念头,就越发具有诱惑力。
但他的前方是一片黑暗,只有来时的路还隐约有些光亮。
他实在是无比鄙夷自己升起这种想法,但现实并没有给他其他选择。
他转过身去,朝着控制室的方向走了几步,越走,就越发觉得自己的存在根本无足轻重。
虽然都是一样的路程,但走回控制室的时间明显要长的多,可直到李叶离开这片区域,都没有听到任何充满希望的响动。
李叶朝着身后的黑暗最后瞥了一眼,静静的走进了灯火通明的控制室。
然后,他一抬头,看到了挂在控制室墙上的消防斧。
再然后,端着巨斧的李叶就从控制室内猛地冲了出来。
被堵塞的通道依然黑的吓人,但此刻的李叶只是攥紧了手中的巨斧,向着眼前的黑暗劈砍而去。
斧头与钢铁的交接处不断的发出一阵又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撕裂声,虽然李叶知道自己的力量相当弱小,但还是感觉自己这几斧子似乎让整个基地都颤动了起来,
一番劈砍之下,他眼前的黑暗似乎逐渐的有了尽头,很快,一丝微弱的光便从障碍的薄弱处透了过来,正洒在李叶的笑容之上。
来自对面的光线变得越发耀眼,李叶也终于打开了一条能够让自己通过的道路。
储物室就在不远处,从紧闭的大门和周围的环境来看,这里受到的影响应该并不大。
李叶马上丢下斧子,相当迅速的解锁了储物室的大门。
他急躁的祈祷着大门能够快些打开,可等到门开了,他却又有些紧张了。
直到一阵均匀的呼吸声,再度使李叶的脚步急切了起来。
他循着声音去找,很快就发现了大狗的踪迹。
它正在墙角睡得香甜,旁边,还有一堆被舔舐的发亮的菠菜干袋子,等到李叶靠的很近之后,它才勉强的醒了过来,但只是抬头看了看李叶,就又低下了脑袋相当安心的睡了过去,像是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
“醒醒吧,大狗……哦,你还没有名字…算了,你知道我是在叫你就行,走,跟我出去看看吧,今天可是个好日子。”李叶似乎并没有等待它同意的意思,直接一把将它抱了起来,朝着基地外走了出去。
通过了十数道厚重的门之后,李叶终于走出了基地,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对这种情况,李叶虽然早有设想,但当他看到基地外的景象时还是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此刻,一切都与往日不同了,这片终日处在一片暗黄色的天地终于变得透彻了起来。
虽然远处升腾而起的蘑菇云还没有完全散去,但反物质弹带来的冲击波将游荡在这片区域的尘埃都驱逐到了一边,终日覆盖在天空上的灰黄色尘暴层也早就被冲到了李叶望不到的远方。
深蓝色的天空,毫无遮掩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万千星辰,也在此刻印入了他的眼帘。
“真的…好漂亮。”李叶不由得感叹道。
“汪!”
“哈,怎么,你也同意吗?”
一人一狗,就这么盯着眼前的星空看了很久,很久。
“啊,我想到了,就给你取名叫做希希吧。”
“汪!”李叶怀中的大狗竟然摇了摇尾巴,看来是相当满意这个名字。
盯着星空看了许久的李叶,终于将视线放到了希希的身上,它仍然沉浸在头顶的星空,周围的辐射和尘埃显然无法给它带来任何伤害。
李叶又注意到了基地与地面的交界处,竟然还长着几株并不好看的小草。
“仅凭人类,根本无法摧毁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仍然会继续存在,即便到那时,我们连存在的痕迹都已经消失。”
“真是讽刺呢,到头来,竟然是我们制造的武器存活到了最后……”李叶怔怔的说道。“我想,我知道以后应该要做什么了。”
“汪!”希希适时的一嗓子,让李叶感到相当有趣。
“怎么?你也觉得我说的对吗?”
“汪!”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李叶不禁笑出了声,“走吧,回基地,咱们可以搞一顿夜宵。”
“汪!!”
再回到基地的李叶,和希希一同进行了消毒清洗,又享用了一顿夜宵。只是这次,和希希一起夜宵的李叶并没有穿着防护服。
等到希希吃完睡觉之后,李叶深吸了一口气,从熟睡的希希身上摘下了一根绿色的毛,相当小心的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紧接着,他就回到了控制室中。
这里依然是那么的安全,而且现在和储物室的道路也已经打开,如果李叶能够像之前一样好好维护它们的话,也许他能够在这里继续存活数十年之久,只是,他现在显然没有这个想法。
“凝滞壳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修复了,封闭多余的舱室,关闭一切战争功能,除了必要维生系统所需,所有剩余电量,全部供应到武器研发室!”完成这些操纵之后,李叶就带着希希的毛发来到了武器室。
李叶对这里显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武器室内仍然散发着浓浓的火药味,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枪械,地上满是弹壳还有用过的手枪,最显眼的是一面墙上密密麻麻的弹孔,这让他不由得自嘲的笑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基地外,被爆炸驱散的辐射尘如同散场时降下的帷幕,再度将整个世界染成灰黄色。
夜已经深了,但是对于这个基地来说,白天和黑夜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里似乎已经被时间所抛弃,只剩下无边的孤寂。
6
“这则讯息,是为了留作纪念。”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们,人类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人类是不同于任何生物的存在,人类是高等生物,只有人类才具有意识,这样的观点,就像是在自己指定的比赛中获得第一一样,也许因为我们总是喜欢高别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在看不起其他物种的时候,也会有人看不起自己的同类,喜欢用各种奇怪的准则和标准来彰显自己的高贵,肆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和生命,用最恶毒的想法,去揣测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我们常常鄙夷动物们的血腥和残忍,但那是因为它们本来就没有提出过什么道德准则,也不会为自己的残忍行为找寻什么借口,相比之下,那些熟知规则秩序却又不去遵守的人们,是比野兽更加恐怖的存在…反思,已经太晚了,只可惜,那些心怀希望的人们,那些不断与自己人性弱点作斗争的人们,那些期待着世界迈向更好未来的人们,也要一并为人类共同的错误接受惩罚。”
“人类的故事已经完结,但好在,这个世界的故事仍然会继续下去……”
“很荣幸,我可以……帮助这个世界拥有更多的希望。”
武器研发室内堆放着的菠菜干包装袋几乎已经能够将整个房间填满,而在这样一个包装袋的海洋之中,还有一个半坐着的李叶。
“终于…完成了。”放下手中的录音器之后,他几乎已经虚弱到无法站起身来了。
听着耳边啪嗒啪嗒的响声,以及包装袋间的摩擦声,李叶知道是希希跑过来了,不一会,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笑了笑,轻抚了一下它毛茸茸的脑袋。
在希希的帮助下,李叶挣扎着站起身来,朝着控制室缓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发射程序已启动。”
“基地大门已开启。”
安静了许久的基地突然在此刻发出了巨兽般的嘶吼,无数枚导弹带着长长的尾焰从基地内部腾空而起,在穿越过上空的云层之后同时引爆,亮如白昼。
“警告,凝滞壳已无法运作,基地将直面冲击。”
“警告,外界辐射浓度再度上升。”
“警告……”
控制室内的电脑不断的闪烁着各式的警报,但控制室内的椅子上,只有一件千疮百孔的防护服。
李叶早已顺着开启的基地大门走到了外面。
“嘶~”李叶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辐射的味道会很难闻呢。”他有些痛苦的说道。“原来…和…金属的味道很像。”
爆炸的余波将沙尘云层再度驱逐到了一边,万千星辰再度出现在他的眼前。
身边的沙土突然飞扬而起,叼着防护服的希希几乎是狂奔着来到了李叶的面前。
“汪!汪!”希希焦急的叫着,想要让李叶尽快穿上防护服。
但他只是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放在了希希的头上:“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了。”
然后,李叶平躺了下来,紧紧的望着眼前的星空。
虽然李叶很想跟希希道一声晚安,但他不愿就这么闭上双眼。
万千繁星,在此刻尽数映照在李叶愈发无神的眼睛里。远处的最后一声轰鸣逐渐散去,整个世界,只剩下安宁。
虽然李叶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但希希仍然躺在了他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主人,在明天的早晨醒来。
武器研发室内突然传出了一阵响动,一条形态体征和希希十分相似的生物突然从包装袋的海洋之中探出头来,相当好奇的观察起了周围的世界。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冬日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23 16:39: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