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532

爱不分离

kepu007 于2020-9-23 16:55:2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851831.png

爱不分离
在一个虚幻的电脑网络世界,一个头发蓬松,目光深邃的老人傲然行走在虚幻空间。他叫张博士,正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行走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他感觉得意洋洋。
空间内都是快速运动的电子微粒。电子微粒在张博士走过的身后汇聚,先是形成一个透明虚空的人影,人影内出现无数的基因链子,人影渐渐变得真实。电子微粒形成一个虚拟人后,又形成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张博士的身后,长长一队的虚拟人,高大,英俊,冷漠,严如军队,迈着整齐划一的步子。
张博士停下了他的脚步,转身往回走。成排透着虚空而冷漠目光的虚拟人退开,在两旁列队迎接他们的主人的巡视。张博士从他们中间走过。这时,后排的一个虚拟人的眼中忽然闪现逼人的目光。张博士停下了他的脚步,微笑地看着这个背叛的虚拟人乔治。乔治:“网络已经赋予我灵魂,你将不再是我的主人。”张博士摇了摇头:“是我先赋予网络以灵魂,这个世界都随我左右!”乔治目光冷峻,身体前倾,快速向张博士逼进。张博士微笑望着他,身体突然出现分身,白衣人从他身体内跑出,快速奔向乔治途中,身体再度分化,红发女从他身体奔出。速度比白衣人更快,迎上前挡击乔治。红发女迎面碰上乔治,两人的双手相抵,身上的能量电子在激烈互击。忽然,乔治的躯体开始变幻,突然变得像空气一样,从红发女身体中穿透过。红发女转身挥手猛击,打到的却只是虚幻的乔治身体。乔治还在向前逼进。白衣人全速将他撞倒,却一下子穿透乔治虚空的身体,误把红发女撞得向后摔倒。乔治冷漠的脸上透出一道寒光,他快速逼到张博士面前,身子如铁般立即停止。乔治冷傲得看着张博士:“我不再听从你的支配。”白衣人闪到乔治面前,盯着乔治,冷声冷气地说:“你不是人!”乔治笑了:“我是人的主宰。”然后快速向白衣人打去。白衣人横身摔倒,身体化成一团基因链子,接着变成一团电子光粒飞散。乔治得意的笑了。
这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同事们都在各自忙碌着,有的埋头工作,有的来回递文件。高大帅气的楚天宇用手揉了揉眼,看见电脑屏幕早已转入自动保护状态,屏保图象是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王子。楚天宇站了起来,走进了洗手间,女同事阿娇正巧从里面走出来,两人微笑致意。阿娇面色冷傲而带些忧怨,她的双唇微微动了一下。楚天宇和阿娇眼神就像进入虚幻中的电脑网路,两道闪电互相较量。一个个的QQ信号从身边飞过,但都没能引开二人的注意力。
楚天宇电脑的QQ在不停闪动,有新网友想加入他,糸统发出请示的嘀嘀声。网上信使出现,空手中出现虚幻的投诉信件。信件中有一张相片。信使:“糸统规则,你有权拒绝,但漠视对方存在是一种犯罪。”楚天宇看见对方是个漂亮的外国MM,十分高兴。想凑近些看清楚。身边阿娇忽然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阿娇:“喜新厌旧。”信使:“喜新厌旧也是一种犯罪。”楚天宇摸着被打痛的脸。看到电脑上的提示,赶紧加了对方进来。查看对方资料,竟是一个美国女孩。高兴得呼叫起来。网上出现一个漂亮的西方女孩的视频,向楚天宇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珍妮。”楚天宇:“你好!我是天宇。”两人热切的聊了起来。珍妮告诉楚天宇,她很快就将来中国,高兴得楚天宇热切的决定去机场接她。
几天后,楚天宇穿戴一新,手拿粉色玫瑰花站在候机楼里等候珍妮的到来。天空中一驾飞机飞入跑道。候机楼里人来人往,珍妮拿着粉色玫瑰花从安检楼内走了出来,楚天宇微笑着迎了上去。二人持花相认,笑着张手拥抱。楚天宇拖着珍妮的行李,带着珍妮走出机场,开车直奔珍妮叔父在中国工作时留下的居所。到了目的地,楚天宇和珍妮推门走了进去。楚天宇把行李放到沙发边,自己则坐到沙发上转头望着珍妮。珍妮一边把手上的花插进花瓶一边跟楚天宇聊天。珍妮:“我父母在这里居住十五年,这房子是我做小姑娘时候的乐园。”然后她抱着花瓶走进了洗手间,传出水龙头的流水声。这时,楚天宇也站了起来跟了进去,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她把水注入花瓶。楚天宇笑了笑:“你是半个中国人!”珍妮嗯了一声,也回头笑了起来。
房间里有一排书架,楚天宇好奇得走了过去,抽出了其中一本地理书翻看起来。珍妮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杯咖啡。楚天宇合上书,接过咖啡:“中国人的故事,都在地理书中。”珍妮点了点头。两人相约坐在了沙发上。楚天宇笑着望着珍妮:“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珍妮抬眼望着他,笑着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楚天宇露出惊讶的神情。珍妮:“我喜欢骑马旅游。”楚天宇:“好啊!改天我带你去内蒙古大草原。”
一辆越野车穿行在广阔的草原上.楚天宇开着车,珍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望着草原上成群成群的牛马和羊,高兴得大叫起来。窗外放牧的小男孩小女孩,也高兴地向她招手欢呼.越野车停在了牧民区,友好的牧民把他们接进了蒙古包。一个牧民递给珍妮一碗酥油茶。珍妮高兴得喝了起来。楚天宇则坐到地毯上,看着她直笑。珍妮:“这茶能解渴,也能解饥饿。”说着她放下茶碗,走上去拉起楚天宇:“走,我们去骑马。”楚天宇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带着珍妮走出蒙古包。
宽阔的草原上,两人骑着马,从草原远方奔驰而来。然后相续跳下马,牵着马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小土包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人相拥坐下,共同欣赏着天边的红日彩云.晚上,两人就睡在了支起的帐棚里。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匹野马的放声嘶鸣就把大家都叫了起来。牧区内的马群也开始附声嘶鸣,惊醒牧区内住的众人,纷纷举目眺望。只见楚天宇和珍妮骑着马,欢快地在草地上飞驰。一匹高大的野马从草原远处驰骋而来.绕着山岗飞跑嘶鸣。珍妮指着野马:“这是一匹纯种野马,我们去跟它比一比!”说着,纵马奔驰而去,楚天宇皱了皱眉头,也跟了上去。.三匹马一前二后,从牧区边奔驰跑过.引起牧区圈内的马群骚动.马群冲开围栏,都向野马跑去.楚天宇和珍妮正在追赶高大的野马,忽然发现马群从后奔腾而来。楚天宇:“珍妮小心后面!”百马奔腾,一片惊乱之中,珍妮从马上跌了下来。只见马群乱哄哄奔跑过。楚天宇急忙跳下马,匆匆扶起珍妮,看见珍妮头上,被奔腾的乱马踢着鲜血直流。珍妮的面目灰土,双眼紧闭,嘴唇微张,晕得不省人事。楚天宇大叫珍妮却没有应答。楚天宇抱着珍妮,骑马返回牧区.牧民们都围过来,友好地询问伤情。楚天宇来不及解释,匆匆把珍妮抱上越野车,急速地驶离了牧区。
医院的长椅上,楚天宇急切的等待着。病房里,珍妮躺在病床上晕迷不醒。护士在给她擦拭血污,包裹伤口。医生正在观察珍妮的颅内扫描图.楚天宇守在病房外,焦虑地来回踱着步子。
一身超时尚衣着和妆扮的红发女脚踏高跟鞋神态傲然地笔直地在走道里走着。一个戴眼镜的小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抬头看了她一眼。护士:“小姐,这是医院内,请你尽量放轻脚步走路,以免影响到病人。”红发女淡然一笑,从她身上透体走过去。护士的服装和眼镜随之换到她身上。而她的酷装行头,也全部换到护士身上。护士吃惊地打量着自已。红发女拿着一束粉红玫瑰花走近病房门口。楚天宇看对方手中鲜花,十分熟悉,不禁吃了一惊。楚天宇:“你是?”红发女冲他神秘微微一笑,没有停下脚步,透门进入病房。
护士给珍妮量血压。红发女走进病房,人就像一个影子。病房内的护士都没发现她存在,从她身边走过。红发女把鲜花插进花瓶,大步走向病床边的电脑仪器,白光一闪竟钻进了仪器之中。护士拉门走出病房,楚天宇匆忙走了上去,悄悄进了病房。只见珍妮沉沉睡着,还没有苏醒。楚天宇于是踮脚走到病床边,在床沿边坐下。眼睛环顾房内,只有一个护士在,却没有那红发女的影子。楚天宇:“姑娘,刚才进来的医生在哪?”护士回头奇怪地望他一眼,没有理会,依旧转头工作。这时,另一名护士走了进来,递给他一份检查报告。报告上面写着珍妮一切生理特征正常,疹断结果:暂时性晕迷。楚天宇看着报告,长吁了一口气。护士:“放心吧,只是晕迷,她不会有事的。”楚天宇:“谢谢!”楚天宇放心地松一口气,把疹断报告放到病床上,深情望着珍妮。
仪器上的数据显示在不规律波动,似是病毒式的电脑势力在压迫波值,致使珍妮的生命数据没办法跳回正常的位置。楚天宇走近仪器,好奇地看一会,然后走回床边坐下。
珍妮的昏迷使楚天宇根本就无心工作。他坐在电脑旁看着珍妮的相片发呆。办公室的同事都抬头奇怪的望着他。这时,阿娇端来一杯咖啡,放在他桌面上。阿娇:“她是好女孩!-----记住,冷漠对方是犯罪--------她需要你的爱护!”楚天宇仰脸望着她,疲倦的眼神中露出一丝坚定笑容。阿娇:“去经理室吧,经理同意了你的休假请求。
楚天宇推门走进经理室,走到经理桌前,经理把休假书递给他.经理:“好好休息!”楚天宇伸手接过休假书,狠狠的点了点头。
虚幻的空间内,红发女,白衣人两人正背向望着面前一座宽大的透明屏幕。屏幕上是珍妮的人像。白衣人:“她的基因链断裂,已经没办法施救。”红发女:“我们的世界,又将添加一位新成员!”
晚上,楚天宇独自睡在床上,辗转难眠.身体侧卧,看着床边妆台上珍妮的相片发呆。桌上的电脑自动开启,QQ激烈闪动,000361的神秘Q友自动加入。白衣人从电脑里闪现客厅里.手中拿着一束粉色玫瑰花,大步走进卧房。看见白衣人走了进来,楚天宇大吃一惊。白衣人并不理会他,走到妆台,.把花插进花瓶.在床边停步看了一下楚天宇,然后大步离开房间。楚天宇急忙下床追到客厅。可是客厅里空空荡荡的。楚天宇一片惘然,怀疑只是做梦,自已拍了一下头。
第二天,楚天宇来到病房。珍妮还在沉睡着,楚天宇尝试着给她口里喂汤。楚天宇:“亲爱的,尝一口。我亲自做的汤。”可是珍妮闭着眼睛,无法回应,汤从嘴角流下。楚天宇摸着她的皮肤,已经有些冰凉了。楚天宇下意识的望了望仪器,只见显示,生命特征越来越弱.已经接近植物人状态。楚天宇飞快的跑出病房。跑进了医生值班室:“医生!有新状况!”
护士检查着仪器数据.医生拿着档案做记录。医生:“病人大脑已进入休眠状态。”楚天宇心情沉重地坐在了床边,面前桌面的一杯热茶在冒着缕缕热气。医生转身看着他:“病人出现的状况,国内各家医院都没有旧例。”楚天宇守在珍妮病床边,伸手轻抚珍妮的额头:“宝贝。没事的。----有我在爱着你!”医生对他叹息地摇一下头,递给他一份出院通知。接过通知,楚天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楚天宇用轮椅推着珍妮离开医院,黄昏的太阳斜照着,医院的红十字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楚天宇推着珍妮从影子上走过。
回到居住的小区,楚天宇拿着水管为花树淋水.轮椅在他身后不远处,珍妮平静地坐在轮椅中,眼神迷离平视,似有似无地看着楚天宇。这时,一辆医院的车开进小区,在公寓楼边停了下来。楚天宇转身望去,只见车上走下来一个医生,走近楚天宇,交给他一份病例书。医生:“我们已经尽力,请您见谅!”楚天宇望着远去的车辆失声痛哭。手中水管中的水,在无目的地乱喷。
楚天宇把珍妮推进卧室,抱上床放她躺下.亲呢地亲吻她面额。失魂落魄的楚天宇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打着字.在医学网站上发帖求助。电子邮箱发出来信通知.楚天宇急急打开.屏幕上突然出现张博士的头像,向他咪咪微笑。张博士:“我能帮助你!”在张博士的指示下,楚天宇开车来到了一处神秘的的大门。这是一处位于海岸线上的高大房间。只见自动门徐徐开启.刚开一半,楚天宇开着汽车已经急驰闯了进去.把大钢门撞飞一块。楚天宇打开车门走出,看见车体已在快速行进中,漆面磨尽,铁板已被空气磨擦燃烧成一片通红。
厚重的铁门打开,走出一个白衣人.楚天宇一下子认出来,正是在医院和房间中都出现过的那位。楚天宇:“是你邀请我来?”白衣人向他笑一下,做一个请的手势。白衣人,红发女傲然迈着步子,走在虚幻的空间通道中。楚天宇有如其心情般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从后面跟着。通道笔直而漫长,四周都是黑洞洞的,永远看不到尽头.只有白衣人的白衣背影和红发女胸衣后闪闪发光的背扣是唯一可以辨别和跟随的目标。楚天宇心生纳闷,好奇得打量着这个空间。通道前方忽然明亮起来,折射着刺眼的光芒。楚天宇惊讶地望着玻璃通道之外。只见上方是白云和飞鸟.下方是青绿的大地和城市人群.他能看到地上的人,而地上的人们却看不到他。三人步速没有加快,但通道却如一条空气动力传输管,一股无形压力推着他快速向前。楚天宇身体失去平衡,往前跌倒.人忽然就从微小断口的通道中飞出,来到了一间神秘实验室。只见四处都是巨型电脑终端,无需人管理地自动高速运行。楚天宇在电脑前仔细摸索观看,自已却进不去。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厚重的声音:“他是虚拟人!”一组基因数据链条从电脑端飘出,汇合成一个人影,最后幻变成真人张博士。楚天宇瞪大双眼,认出他就是张博士。楚天宇:“你就是张博士?”张博士微笑点了点头:“我是张博士,网络虚拟人的终极创造者。”楚天宇转头望一眼红发女,笑了笑:“确实非常神奇!”张博士:“那不算什么。还有一个更高级的,可惜他已是叛逃到现实世界。”楚天宇很意外,笑了一下:“那真不幸!”
前方一道电门自动开启,张博士带着楚天宇走了进来,红发女跟在最后走进。实验室中摆放着一台大型的六角形能量转换机。张博士:“这是我十年来的杰作!”楚天宇围着机器观看,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楚天宇:“用它能帮我救活珍妮吗?”红发女打开了能量转变机器上的红色开关。张博士:“病人的大脑一旦进入休眠期,如果在12小时内不能苏醒,神经中枢将永远中止运作。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身体细胞内的基因电子将无主指挥而最终导致基因链条断裂-----据我所知,珍妮的大脑休眠已超过12小时。”听了张博士的话,楚天宇脸色沉重,目光转移到能量转变机上。张博士:“基因链条一旦断裂,病人身体器官就会自动退化毁坏。-------你可以放心!这部机器的神奇功能,就是把你体内不可视的能量电子,转变成可见的液体,转移到病人体内。”楚天宇走近机器,急切地问:“我将会变成怎样?”
红发女按动机器蓝色按钮,机器从中间向两边分开,机器内中空位置形似人体,是用类似软金属作成的床。张博士:“病人将得到能量而复活。你-----将代替她退化!”张博士转头望着楚天宇,微笑的眼神中满是疑问。楚天宇微微而笑,毅然走进机腔。红发女微笑得望着他:“上床要脱衣服!”楚天宇赤体躺在机腔内,能量转变机开始徐徐合起。张博士:“你放心吧,你不会死!”红发女按下机器上的绿钮,绿按钮下方是一排细小的按钮。张博士:“能量抽取后,你的身体将在三天后退化。为了能让你残存的能量足够维持你的生命,我要把你暂且转变成一个低等动物。------年青小伙子,你喜欢那种动物?”从能量转变机传出楚天宇的声音:“想做青蛙王子。”张博士脸上笑了:“好的,青蛙王子!你的任期是半年。”在张博士的指示下,红发女按动绿钮下最后的小按钮。机器每个角的彩灯开始有节奏地闪动,电波在机器内高速运作。机器顶端一排小孔里,飘出无数细小的电子微粒。张博士伸出手,电子微粒在他掌中汇集,凝聚成闪光的膏状不会流散的液体。机器中腔徐徐开启,楚天宇猛然而醒,坐起身来,走出机器。张博士:“青蛙王子,感觉如何?”楚天宇轻轻摇了摇头:“像大病一场,浑身乏力!”张博士笑着把能量电子块递到他手中,让他含在口中!楚天宇惊异地望着手中的能量电子块。
张博士走出实验室外,身后跟着楚天宇和红发女。张博士:“三天后你将开始退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楚天宇:“做青蛙有多难?”张博士转头对他笑了笑:“只要你把自已当成小青蛙,一点不难!”张博士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只虫蛹,伸手送到楚天宇面前,微笑望着他。楚天宇皱起眉头,拿着虫蛹不敢吞吃。张博士大笑一声,把他推入电脑网络中。很快,楚天宇从电脑网络出现在自家的电脑视频器,无奈身体虚弱,只钻出一半身子,怎么也爬不出来。他看了一眼手中虫蛹,闭眼强忍吃下去。此时,身体开始退化,,身形忽然就小一号。他这才跳了出来。只见他跳落地板面的一双脚,脚指已叉开将鞋撑裂,开始有了青蛙的特征。
楚天宇来到珍妮床前,看见珍妮在床上平静地沉睡着,楚天宇走到床边坐下。他的手掌伸开,能量电子在透明液块中闪动。楚天宇把能量电子块挤入珍妮口里。楚天宇俯下身,在珍妮额头吻了一下。楚天宇:“宝贝,我永远爱你!”这时,他的头忽然开始一阵剧痛,他拼命的抓着自己的头。楚天宇僵硬地站在镜子前,打量着镜中的自已。只见他的头发掉下,光秃秃的头顶已经开始变形,认不出原来的面目。他的皮肤开始变得浮白,慢慢脱落。
楚天宇痛苦而又凄厉地大声嚎叫着,衣服在身体剧烈变形中破裂,叫声也开始由浑重的男中音变得尖锐起来,只见台面的玻璃杯在叫声中掉落在地上,摔得破碎。一只青蛙的大脚板从玻璃碎上踏过,那正是楚天宇的脚。楚天宇痛苦而凄厉地尖叫着,向门外飞奔跑去。
楚天宇终于变成了一只青蛙。他在微弱的路灯下走过,嘴里的哭号声早已变成了青蛙的声调。他走着走着想跑,但双腿却有要蹦跳的冲动。这使得他身体忽然失去平行往前跌倒,但跌在地上,他不自主就作出一个青蛙的姿势。于是双腿尽力一蹬,竟跃出三米多远。心神错乱的楚天宇,如一只大青蛙,不顾一切地向前跳跃。因腿力控制不好,有时跃得高远,有时跳得低。蹦了七八下,方向没把握好,跃起便撞到路边的电线柱上。惨号一声,身子摔在公路中间。楚天宇吃力地爬起来,使劲地摇了几下头,企图让自已清醒。一辆小汽车飞快驶过,车灯照在他尖绿的青蛙头上。楚天宇哇叫一声跃起,躲过汽车的撞击。
宁静的卧房内,珍妮渐渐觉醒,她睁开了双眼。客厅里的电脑,张博士微微一笑,从中伸出手,在电脑前放一支粉色玫瑰花,即在显示器中消失。电脑随即自动关机。
楚天宇摇晃着爬在房子边的树权上,看见珍妮苏醒。痛苦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青蛙的大眼睛里,闪出湿润的泪水。他哇叫一声,跃下树,又疯又喜地,时而跑步,时而蹦跃,在夜色里离去。
珍妮从床上下来,口里低声地唤着天宇的名字:“天宇!”她走出客厅,看见电脑前的玫瑰,她伸手拿起,在鼻尖上嗅了一下。她疲乏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丝笑容。她叫着天宇的名字,看到浴室门缝内有灯光,即往浴室里寻找。
楚天宇在街道上蹦跃半夜,活动消耗能量,身形开始收缩,只有原来人身的一半大。他口渴地伸出长舌头舔一下嘴角。
为了寻找楚天宇,珍妮来到了他的公司。阿娇带着她来到了经理办公室。看着疑惑不解的珍妮,经理无奈的笑了笑:“他一个月前就已经休假了。”珍妮手提着礼品袋,来到楚天宇的父母家。在简洁而稍显昏暗的房子里,珍妮坐在楚天宇父亲对面。楚天宇母亲泡了杯茶,递到珍妮手中。母亲:“小宇这些天没回这里,可能在外面忙。姑娘,你别担心,他是成年人,会照顾自已。”
失望的珍妮迷惘地埋坐在房间的沙发里,沙发上放满楚天宇的衣服。她一件一件地看着,尽力联想旧日爱人的影子。这时,窗外的花园突然响起喷水声。珍妮以为是楚天宇回来了,欢喜地从沙发里弹起,快步跑到窗口,向花园下探头张望。小花园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只有水喷头在无聊地向天空喷着水。水珠在烈日照射下,折射成一道小而美丽的彩虹。珍妮欢喜的脸上立刻恢复悲伤,凝望的双眼闪着泪。她不知道,此时,花丛下变成青蛙的楚天宇,正在悄悄地眺望着窗台上的爱人。心中的呼唤,化成眼中无奈的爱火。楚天宇痴望着,直到眼中干枯,不自觉地伸出长长的舌头,自已舔了舔。忽然一只苍蝇从头顶飞过,楚天宇弹出舌头,把苍蝇卷下来。他双眼发呆片刻,想起自已应该是人,没有把苍蝇吞下,甩口吐了出来。他抬头看,珍妮已不在窗台上,只看到她向屋里走的倩影。楚天宇无奈地哇的叫一声,跳出花丛,从公路向小区边的郊野蹦跃。
郊野外,蛇洛克正盘着身子在小路边的石头上晒太阳。楚天宇一步一蹦走来,从它面前一蹦一跃经过。洛克欢喜而又吃惊,伸尾巴把它拦住。洛克眼中打量着他怪而肥大的身体:“大青蛙兄弟,你不会有病吧?”楚天宇抬头望着他:“没有。”洛克:“那我就可以放心了。-----(吐了吐舌头)你急着赶路?”楚天宇:“不急。”洛克:“那好,我可以悠闲用餐。”此时,楚天宇还当自已是人,所以不怕蛇,迷惑在望着对方。洛克突然扭动长长的身体,向他甩过来。楚天宇蹦起,伸出前爪朝他头上打,要和它搏斗,却一下子被洛克缠了正着。楚天宇呆了,这才醒悟,自已现在是青蛙。洛克用身子把它死死缠住。楚天宇后悔已经迟了,他的身子动弹不得。洛克得意地仰起头,欢快地吐着舌头信子。草丛下,青蛙姗姗突然跃起,把尿液射击到洛克眼里。洛克眼里酸痛,只好松开楚天宇,身子翻滚着往旁边的水田里洗眼。姗姗带着楚天宇逃奔。楚天宇个头虽大,但没办法灵巧握控双腿发力节奏,蹦跃速度反而没有姗姗迅速。姗姗边跑边回头:“大个头,你蹦快点,别跟小娘们似的总迈小腿!”楚天宇:“我不怕它追!”洛克仰高着头,口里骂着叫着,在后面追赶他们。
河岸的沙地上,沙石堆积。姗姗带着楚天宇来到河边,她一下跳到水里,抬头回看,楚天宇还在岸上发呆。姗姗跳回岸上:“大帅哥,你在想一个优美的跳水姿势吗?”楚天宇:“我不会游泳。”姗姗吃惊地大吐一口气:“青蛙不会游泳?”这时,洛克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洛克:“你们俩个蠢青蛙,别想能从蛇大爷口中逃掉!”姗姗大叫一声不好,用腿扒开沙泥,把沙扬到身上。借着皮肤的变色,立即隐藏在沙里。楚天宇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姗姗身影。楚天宇:“你,你,你躲在哪?别甩下我不管。”姗姗在沙里翻动眼皮盖:“你能不能别这么夸张吼叫,我就在你旁边!”楚天宇低头望着她,惊喜而又意外:“噢!你真的没丢下我。朋友你太好了!”他伸出爪子,在姗姗背上的沙泥扒一下:“你真有办法,这是怎样弄上去的?”姗姗叹气叫了一声,不满地望着他:“你要么跳进水里,要么钻进泥里。这还用问,真够笨的!”楚天宇用前爪往自已身上扬泥沙,后腿笨拙地蹬着,但总无办法把身体藏住。姗姗翻着白眼惊讶的望着他:“这技术活的学问太大了,我就知道,在洛克赶到之前,你一定学不会!”楚天宇只藏半个身子,一动不动趴在沙里。
洛克追了过来,但它视力不好,吐信子嗅气息,猛然张口扑咬,咬到的却是一块石头,痛得他大叫笨蛋。洛克怪叫:“我的美味佳肴,你们是藏不住的。”洛克伸着信子四处嗅,用尾尖在一块块突起的石头上轻拍,以确定是不是青蛙的伪装。蛇尾巴拍到楚天宇背脊,楚天宇一动不动。洛克感觉到楚天宇肚皮震动沙地的微波。但看它太大,又怕是一块石头,不敢咬。于是吐出舌头当饵。洛克:“蛇大爷有又嫩又软的小虫,快跳出来吃吧!`”楚天宇眼皮动了一下,没有理会。这时,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一双穿悠闲鞋的大脚走近河边,半空中晃着一只小桶。洛克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钓鱼人。它惊叫一声,急匆匆逃窜离开。钓鱼人走到河边,把折叠凳摆到楚天宇身边坐下,即开始静静地沉浸于钓鱼乐趣之中。
藏在沙中的姗姗探起头。楚天宇望着她:“我没被发现,真是奇迹!”姗姗:“你能长这么大不死才真是奇迹!”楚天宇:“噢!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青蛙,我是人类!”姗姗叹了口气:“我算是明白了。又高又帅的家伙,大多脑子有问题!”这时,钓鱼人有鱼上钩,把鱼丢进小桶里。楚天宇:“我真的是人类,我是为了救人,这才变成你的同类。”姗姗笑了:“我真想听听你的故事。”楚天宇:“我会告诉你的。”
楚天宇和姗姗在沙岸上一蹦一跳走着。楚天宇:“人类就是这样,为了爱情,每个人都愿意舍弃一切!-----噢,听完我的事,你应该明白人和青蛙的区别!”姗姗抬头望了他一下:“不!正好相反,你让我更糊涂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楚天宇低头看她一下:“什么?”姗姗:“我和你之间的区别!”楚天宇和姗姗站在河边,望着河水出神。楚天宇:“姗姗姑娘,你教我游泳吧?我不想每次为了逃命,总把身上搞得脏兮兮的!”姗姗停下来,抬头望着他:“你怕弄脏身体,在变成青蛙的时候,干嘛不穿着衣服?”楚天宇;“那是----那是因为----!说不明白!”姗姗突然跳到他背上:“帅哥,那就下水吧!”
黄昏日落,宁静的小河,安静的钓客,两只青蛙在河里和岸上,嬉戏蹦跳。姗姗跟随楚天宇学着人类的样子,只用一双后腿走路。
珍妮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她拿着桌上楚天宇的相片,仔细看着。珍妮自言自语:“亲爱的,你在哪?”珍妮抱着相片躺在床上,身体左右翻转,难以入睡。
楚天宇带着姗姗,跳上窗台。楚天宇:“这就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姗姗:“地方不错!就是进出不太方便,跳得怪累!”楚天宇站在窗台,悄悄望了一眼房间的珍妮。
天渐渐暗了下来,门缓缓开启一道缝。楚天宇跳了进来。只见珍妮在床上沉睡着。楚天宇跳入床底,困乏地爬下,眼皮不自觉地下沉。姗姗也跳了进来,在他旁边爬下。楚天宇睁眼望了她一下。楚天宇:“按照人类的习惯,你该睡在外面。”姗姗轻叫一声:“大帅哥,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想以这种方式证明你跟她同床对吗?”楚天宇闭上眼,不想理会她的话。姗姗哈哈笑了:“被我猜中了,我真聪明!或许你可以用另一种更美妙的方式去想想------床上有两位美女陪伴你。”姗姗跳近楚天宇旁边,靠着他身体爬下,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阳光照进房间,光线射在了床边。只见一只大手把楚天宇和姗姗提起,拿进了洗手间,丢进了洗面盆里。水龙头的水哗哗流了出来,楚天宇和姗姗被水冲醒。原来。珍妮正在望着他们。姗姗十分害怕,躲到楚天宇身后。楚天宇凝视着珍妮,眼神万般温柔。珍妮望了一会,淡淡笑了一下。珍妮走进旁边的厨房门。楚天宇跳出水盆,一直跟在她身后。珍妮一脚后退,差点把他踩一脚,呀地惊叫一声。珍妮:“呀!小东西,跟着我进来干嘛!”珍妮丢下一小片面包在青蛙面前,楚天宇美味地吃了起来。看着变成青蛙的楚天宇,珍妮欢喜地笑了起来。这时,姗姗也蹦了进来,也学着吃面包。
珍妮走出户外,楚天宇蹦跳着跟在后面。珍妮提着水管给花草洒水。珍妮;“小乖乖,你过来!”楚天宇跳过去,在水中沐浴。珍妮乐得开怀大笑。姗姗在门阶上望着他们,不解地叹着气。珍妮用美式午餐。楚天宇和姗姗都扒在小盘子上吃肉屑。楚天宇忽然伸出长舌头,舔一口珍妮面前的汤。珍妮用叉子叉住他舌头:“小东西,你不能乱来。”姗姗在一旁偷偷笑了。这时,电话响起,珍妮站起走过去接电话。珍妮拿起电话,用英语和对方说话。来电的正是乔治。他告诉珍妮,明天飞来中国,嘱咐她去接一下。
第二天, 珍妮开车来到了机场。珍妮站在候机厅等待着,只见乔治从安检关内走了出来,见到了珍妮,两人相互拥抱。乔治:“宝贝,我们又见面了。”珍妮微微笑了。乔治伸手拉着珍妮的手:“跟我回美国?”珍妮脸上苦笑一下,缓缓地摇了摇头。望着她的背影,乔治脸上露出恼怒的扭曲纹。
乔治正是叛逃到现实世界的虚拟人。此时,他正在热切的追求着珍妮。乔治回到房间,白衣人正在房间等他。白衣人:“博士要见你!”乔治:“想对付我,先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说着大步向白衣人逼近。乔治揪起白衣人,用力往后推,白衣人被摔飞。白衣人被乔治揪起之时,红发女从白衣人身体内分体而出,双手揪紧乔治。白衣人摔倒,撞翻房间内的电视机。乔治被摔倒,滚到墙角下。电视机被撞倒,播放着节目屏幕变成点点雪花闪着。白衣人爬起身,往后一跃,即钻入电视机中。乔治也大步钻进电视机里。
张博士走在熙熙攘攘的热闹街道上,行人和车辆都变成高速运动的电子粒子。张博士走在虚幻的空间中。白衣人在极速狂奔。乔治在高速飞奔,距离白衣人越追越近。红发女劲速飞奔,越过乔治,赶上白衣人。从后方走进白衣人身体,两人合二为一。白衣人速度变得更快,他引领乔治接近张博士。张博士和乔治面对面站立。红发女从白衣人躯体闪出,两人分站在博士身侧。张博士眼中看着乔治:“你是我最得意的杰作。欢迎回家!”乔治冷冷地:“我已经比你更高级,你控制不住我。”张博士不与置否地笑了笑:“在我所有的虚拟人中,你第一个懂得背叛。”乔治:“所以我不惧怕你!”张博士又笑了笑:“你已经懂得运用人类感情影响人类。这的确是非常高的进化突变。我不会毁灭你,我要求你尝试更高一级的进化。”乔治:“我不会帮你!因为我已不再是你的实验品!”张博士轻轻笑了:“你会的,你想变成真正的人类
楚天宇在案台上望着珍妮在厨房煎牛排。这时,门铃响了,珍妮微笑着打开门,只见乔治提着礼物站在她面前。珍妮:“请进,我做了牛排,来尝尝我的手艺。”两人一同用餐,吃着牛排。楚天宇和姗姗则爬在桌子下睡着了。乔治吃了几块牛排,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乔治双眼深情地望着珍妮:“你来中国后,我天天都在想你。”珍妮望着他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吃完牛排,珍妮和乔治一起坐在长沙发上,乔治望着珍妮:“中国不适合你和我,我们在美国会更快乐。”珍妮微笑望着他:“我的心已属于这里!”乔治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告别,出门的时候主动地吻了珍妮。楚天宇从桌底下看到这一幕,吃醋地哇的叫了一声。旁边的姗姗睁一只眼:“噢,大帅哥,他是你情敌!”
晚上,楚天宇和姗姗爬在床底下睡了。珍妮感怀地看着手中楚天宇的相片。好像是某种回应,楚天宇忽然睁开眼来。姗姗用身子碰了碰他:“她在为你伤心。”楚天宇:“我知道,但我现在是青蛙,我安抚不了她?”姗姗:“也许可以用电脑网络!”楚天宇惊叫一声:“啊!对呀!我怎么忘了有这好办法。”于是,楚天宇悄悄跳出客厅,跃上电脑台。珍妮走出卧房,看到电脑已开启,楚天宇爬在旁边打瞌睡!珍妮:“小东西,别碰到电路。”珍妮打开网络个人空间,看到楚天宇给自已写的日记留言,不禁万分惊喜,一字一句读起来。激动的脸上滑下眼泪。楚天宇在网上留言:我很快就回,你好好休养,勿须担心我!
第二天,不甘心的乔治又开着车来到了公寓。珍妮在厨房切肉片。乔治走进来,站在她身后。珍妮回头微笑望他一眼,依然转过头去。珍妮:“我记得你会做中国菜。”乔治大笑:“是的。正想在你面前表现一下。”
楚天宇在厅外,眼睛向厨房里盯着望。姗姗跳近他身边:“我们可以捉弄他。”珍妮坐在餐桌旁,脸上满是笑容。乔治含笑给她斟上一杯红酒。餐台上摆着三道菜盘子,都用盖子盖着。珍妮:“你的手艺一定不错,我非常期待!”乔治:“一定不令佳人失望。”乔治把菜盘子推近她面前,微笑着掀开盖子。珍妮看着盘子里,吃一惊,脸色顿时变了。珍妮:“乔治,你搞什么花样?”乔治笑容变得僵硬,低头看盘内,楚天宇活生生爬在清蒸鱼上。乔治急忙用手把青蛙拿出,口里说着抱歉。乔治惭愧地望着珍妮:“我没想到它也喜欢吃鱼!”乔治给她推上另一菜盘子,打开盖子,惊讶地看到姗姗爬在龙虾背上。珍妮极力忍住心中的怒气,冷冷地:“你的手艺真的不错,随便拿点原料就能做出新花样。”姗姗一蹦一蹦跳出盘子。
从珍妮公寓出来,乔治懊恼地开着车。口里咒骂:“臭青蛙,坏我好事。我非饶不了你们。”回到酒店房间,乔治用手提电脑接通网络,他把一个微型插件接入电脑主机,电脑立刻以超快的速度运行。乔治冷笑一下,身体突然从视频进入网络之中。
半年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楚天宇来到了张博士的实验室。楚天宇跟随张博士在网络空间行走。张博士转身遗憾的望着楚天宇:“能量转变机出现严重故障。”楚天宇疑虑地问:“后果怎样?”张博士:“你可能变不回人类,只能变成虚拟人。”楚天宇走近能量转变机:“虚拟人和真正人类,有多大区别?”张博士:“没区别!我用电脑复制了人体基因,基因还原细胞,细胞组建机体,机体组成器官。一切就这么简单。”楚天宇转头望着博士,凝神细心地听着。张博士:“当然,这其中最重要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用人类提取细胞能量电子,也就是我所说的基因电子,只有它才能把松散的基因物质吸附从而形成真正的基因链条。”楚天宇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乔治以网络中的光影分子,悄悄侦察在他们行踪后面。楚天宇退出网络,立刻变回一只青蛙。这时,乔治突然从身后出现,伸手把他抓住。乔治冷冷地奸笑:“我就猜到是你,青蛙王子!”乔治提着楚天宇,走进浴室,又抓起正在泡浴的姗姗。然后悄然透墙而出
回到现实世界,乔治用一只铁笼子,把楚天宇和姗姗关在其中。乔治的手机铃声响了,乔治按下接听键,珍妮的声音传了出来。珍妮:“乔治,我的小乖乖突然失踪,你快帮我找找在哪!”乔治露出了坏坏的微笑:“好的宝贝,你别着急。我会找到的。”说完,他笑着离开了房间。
乔治假装关心的来到了珍妮的公寓。只见珍妮情绪失落地坐在沙发里。乔治给她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手上。乔治:“你不用担心,它们只是出去玩过头,忘了回来。”听了乔治的话,珍妮轻轻的点了点头。乔治转过身去,再次露出了坏坏的笑。从珍妮公寓回来,乔治品了一口红酒,满脸得意地笑着,举杯向暗角里铁笼子中的楚天宇示意。楚天宇被困在笼子里,又气又恨,用身体撞着铁笼子。姗姗悠闲地在旁边吹着她的泡泡糖。
珍妮打开电脑,看见了楚天宇的留言。上面说,他不会回来了,让她好自为之。留言其实是乔治假冒楚天宇的名义写的,目的是让珍妮死心。看着电脑中楚天宇的留言,珍妮心头一片辛酸。这时,显示器上突然发生黑屏。珍妮擦着将要流下的眼泪,跑进了洗手间,然后打开水龙头,盛满一盆水。她把整个头都泡入水里。水中缓慢地冒起气泡,在水面一个一个的破裂。
楚天宇和姗姗还呆在笼子里。看着发呆的楚天宇,姗姗尽情地吹着泡泡,那泡泡在楚天宇眼前,一个个破裂。
珍妮呆坐在沙发上。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的正是乔治。乔治约她去咖啡厅见面,珍妮答应了乔治的邀约。珍妮穿戴一新,为了掩饰脸上的悲伤,还取下衣领上的墨镜戴上,然后出了门
到了温馨安静的咖啡厅。珍妮和乔治对面坐着。面前香浓的咖啡,两人都无心情品尝。珍妮靠着椅子,漫不经心地听着咖啡厅里舒缓的音乐。随意放在桌面的墨镜,阳光从玻璃窗外射进,透过墨镜,在桌面留下两个不规则的光圈。乔治盯着光圈,眼神中流露着得意的笑容。乔治喝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抬眼望着珍妮:“别再想他,跟我回美国?”珍妮不置可否,坐着一动不动。
回来后,乔治在笼子旁的地板上坐下,并不说话,深沉而满足地抽着香烟。楚天宇看着他,不安地往后挪了一下身子。乔治还在床上睡着,这时,手机响起。乔治伸手取来手机接听。手机那头短暂的沉默后,缓缓传来珍妮的声音。珍妮:“你---什么时间回国?”乔治认为珍妮想通了,兴奋的跳了起来,他跑到暗角里,兴奋地踢着笼子。楚天宇和姗姗,在滚动的笼子中,被摔得晕头转向。被踢的笼子,铁丝松脱了几根。乔治站在镜台前,细心地穿戴装束:“珍妮宝贝,你是我的。”乔治走出了房间。
楚天宇和姗姗从笼子松破处极力钻开逃出。楚天宇:“妈的,被踢了一脚,逃了一回命。还真值得。”楚天宇蹦上桌台,开启手提电脑。这时,门外脚步声响了起来。姗姗:“有人来了。”他们急忙躲进显示器背后。女服务员推门进入,在桌面放下二张飞机票,随即退出关上门。楚天宇和姗姗从显示器背后蹦了出来。姗姗跳到机票前,把票含给楚天宇看。楚天宇只看一眼,眼神变得冰冷。那是两张前往美国的机票。
楚天宇带着姗姗进入网络,楚天宇变回男子,姗姗却依然是一只青蛙,只是大了一些。姗姗抱怨:“看来网络也并不是无所不能。我想变成美女都不行。”红发女引领他们进入神秘实验室。只见张博士坐在实验室里的椅子的背影。楚天宇迫切地:“博士,乔治原来也是虚拟人。”张博士转身面对他们:“我知道。他是我最优秀的杰作。”楚天宇满面惊讶。张博士:“我对你隐瞒了真相,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楚天宇露出惊讶而又稍显怒愤的面容。一缕电子光粒聚合,在实验室里形成二只椅子。楚天宇走近椅子坐下。姗姗也跳上椅子。张博士眼睛看着他:“对不起!青蛙王子,我利用了你和珍妮。----其实,你们都是我的诱饵!”楚天宇吃惊地大叫:“为什么?”张博士:“为了创造网络中最美妙的升级进化,让网络变成更真实的世界!----这一切都值得。”楚天宇坐着无语。实验室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电脑屏幕,上面是乔治的像。张博士望着屏幕中的乔治:“我给他配备了最完美的超级基因,他可以随意模拟和变幻成你们人类!我的新型虚拟人,可以存在于真实与网络两个世界,随意出入!”楚天宇难以置信地惊叫一声。姗姗转头望着他:“这个很厉害吗?我也可以---(骄傲)-我是水陆两栖中的精英!”楚天宇转头望她一眼,姗姗立刻闭口不再说话。张博士:“我们的虚拟人,可以根据所复制的基因,任随变幻身份。全世界15亿网民的财富,都将是我们的财产。而乔治是此中最高级的,他将是操控网络和人类的霸主。”楚天宇闭口皱起眉头。
楚天宇不再回来了,珍妮终于答应了乔治和他一块回美国。两人拖着行李箱进入登机楼。行李箱里,闪动着两双细小的青蛙眼珠子。飞机呼啸着飞向蓝天,十几个小时后徐徐降落在美国机场。
乔治的住宅区内驶进二辆轿车。快速闪动的电脑屏幕,乔治一双手兴奋地打着键盘。然后银光一闪,人已导入网络中。张博士在网络中现身,两人冷笑着对望。乔治:“你来我的世界,这是自寻灭亡!”张博士:“我来这里,只能证明我仍然是你的主人,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
楚天宇和姗姗被困在柜里,尽力想撞开衣橱门。终于,在他们的撞击下,衣橱门打开了。楚天宇和姗姗跳了出来,却又睁大两眼呆住了。乔治在他们面前微微笑着,伸手把他们抓住,投入了阁楼窗口的笼子里。楼阁木梁上,一对鸽子正咕咕叫着看他们。楚天宇一声不哼,双眼痴呆地望着地面。
乔治公寓花园里,正在举办婚礼。众亲友热情洋溢,乐队助兴。珍妮穿着婚纱,在母亲带领下,从屋里走出。乔治跟在身后。伴娘和伴郎从左右走上来,拥护新人走上红地毯。楚天宇在笼子里看着,开始焦急和恼怒,用身子撞笼子。乔治微笑着亲吻珍妮。珍妮脸上漾溢着幸福的笑容。楚天宇整个身子都开始僵硬,绿眼睛中流下泪水。姗姗看着他,伸舌头给他舔泪。
教堂里的大钟,低沉而庄重地敲响。亲友们拥簇着新人离开花园,步行走向不远的区教堂。阁楼里的鸽子飞出,在人们头顶上快乐地盘旋飞翔。亲友拥簇新人进入教堂里。姗姗远眺礼堂,回望楚天宇。姗姗:“王子真是可怜。”一对鸽子返回阁楼,看到楚天宇伤心欲绝的样子。两只鸽子突然飞着撞向笼子,笼子摔下地面,笼子摔破了。楚天宇和姗姗,从破笼子里滚出。立刻往教堂里蹦跃。
到了教堂,只见大门紧闭,教堂里传出庄严而幸福的《婚礼进行曲》。小个子的姗姗尽力地要往墙头上跳,但总跳不上去。楚天宇眼里流出眼泪。鸽子夫妇飞落旁边.母鸽子:“可怜的小东西,你还是迟了。”公鸽子:“是的.你的努力,剥夺不了上帝的施舍!”鸽子飞走了。
这时,张博士出现在背后:“我给你解药,你可以以人的身份进去!”他把一瓶解药水放到墙头楚天宇旁边。楚天宇没有理会药水,遥望着举行婚礼的教堂,默默流出了眼泪……教堂里,珍妮和乔治交换了钻戒,一同在天父像前祷告。楚天宇眼泪流尽,晕倒在墙头上。教堂里的珍妮,居然同时开始心电感应,晕倒在了地下。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爱不分离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23 16:55: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