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30

希望元年

kepu007 6 天前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2671747(1).png

希望元年
第一章:起源
如果陈晖还有童年的记忆,他不会对此感到不安。在二十年前,他所处的时代发生过比这大得多的巨变。
人马座星系,深蓝色的WR-104恒星像是苟延残喘的老人一般,和伴星的互绕旋转速度慢了下来。环视着周围暗红色的尘埃云,它知道,燃料就要耗尽了。
“老朋友,要走了啊!”它对伴星招呼道。
“咱们一去,不知道要摧毁多少文明呐。”伴星叹了口气。
“放心吧,伽马射线再强,也冲不掉生生不息的希望。”
突然,仿佛冥冥中有两只看不见的手,像是击掌一般得把它和伴星压在了一起,接着整个星云就开始了以毫秒为单位的巨变。快速坍塌的内核密度很快超过了黑洞极限,离心力令喷射流向外发射,形成了伽马射线暴。同时,强光穿破星云混饨的黑暗,而星球的碎片尘埃,像是一场磅礴大雨,也跟着强光马不停蹄地飞向恒星中轴线正对的地球。
八千年后,地球科学家们才观测到了这道来自八千光年外的强光。还没等到太空司发布新闻,太空港和地球上的人们都已经近乎崩溃、失去希望了。
奔向太空的人们就是这样,面对着太空奇观,不论危险与否,都会失去希望。当木星的大红斑因风暴的萎缩而消失时,人类就因恐慌而发动战争掠夺资源,可战争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连猪这种生物都只能存在于历史。
陈晖就是在WR-104爆炸的强光中出生的,被称作伽马一代。
现在,二十年已经过去,在冥王星上发现的巨型蜗牛,又令人们心神不安。
WR-104的碎片就像印在宣纸上的几点梅花,远远的,并不打扰人类的生活。
袁念看了一眼新闻,摇了摇头说:“陈晖陈晖,你听说了吗?冥王星上的蜗牛,比大象还大!”
陈晖不屑道:“再大有北京港大吗?说不定啊,那以后是我们的食物!”说完,咬了一口混着人工合成肉的馅饼。
袁念笑骂道:“你个不成器的,成天就想着吃!走吧,太空司要我们今天去报道。”
在太空港,每个二十三岁的公民要在半人马日去太空司,测试合格者将被征召到太空卫队服役,这相当于三百年前公务员一样的铁饭碗工作了,因为满足服役年龄的人类越来越少了。
“九号!”
“到!”
“十号!”
“到!”
…………
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向二十名青年点了点头,摇头道:“伽马纪元的青年越来越少了啊,接下来是最后一个问题:飞船马上爆炸,你会做什么?”
“当然是赶紧去抢救生舱啊!”
“逃不掉了,倒霉就倒霉吧。”
“我听说飞船爆炸死得可难受了,还是赶紧自杀痛快。”
众人嘁嘁喳喳的议论,令大汉忍无可忍,大声吼道:“你们还有点脑子没有!为什么都不思考就白白等死?太空手册都白学了!”
袁念扶了扶眼镜,低声说:“只要不是船身遭到亚原子级不可逆伤害,那么其实可以通过分离船舱自救的。船舱和外壳是两部分。”
大汉点头道:“伽马一代,飞船事故不止天灾,更多的还是人祸。记住手册第一条,宁可战死,也不等死!
陈晖撇了撇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地外生命,哪来的奋战?”
大汉深深的注视了他一眼,狰狞的双眼仿佛要挤到一起,但还是克制住了,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等候通知。
一天后,众人只是作为后援队,参与训练。同时,他们收到消息,将出发前往木卫二科考。
这一晚,北京港模拟了大雨,冰凉的雨点带给人们久违的自然感,连夜莺的叫声也更加清脆。人啊,只有在正常的生活下才会有盼头。
第二章:初战
清晨,众人来到太空司,发现已经有一辆大巴停在门口了。领队麦克指挥众人快速上车,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异常后,自己才上车。
大巴走后十分钟,昨日的大汉才来到太空司,发现广场空无一人。
“奇怪,娃娃们难道对木卫二的基地不感兴趣吗?怎么都迟到了?”
陈晖等人乘坐的太空飞船,使用了迄今为止最快的逃逸速度,也足足用了一个月才到达木卫二。这是一颗淡白色的星球,一望无际的冰川上有着红褐色的裂痕,远处还有不时喷出的水汽羽流。等到飞船即将着陆,发现地表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冰獠牙,有的竟然达到数十米高。
“乖乖,要不是穿着散热靴,这零下一百多摄氏度的地面,踏上就冻住了啊。”众人惊叹道。
然而,更让人惊叹的是一座冰山脚下的洞口。
地表下是海洋,这样一个洞口,似乎更像是人工挖掘的。
陈晖向后退了退,诺诺地说:“长官,你确定里面安全吗?”
领队麦克说:“年轻人,你活在太空港里就安全了吗?太空司目前的探索方向是远地行星。科考队都在准备登陆冥王星研究巨型蜗牛,突然发现这个洞里有无线电信号发出,正好派我来带你们进行实战特训。”
一口蹩脚的汉语令气氛活跃了不少。
袁念突然说:“为什么不派机器人呢?”
麦克不耐烦地说:“那怎么才能锻炼你们?快进去吧!”
袁念偷偷扯了扯陈晖,指了指洞口,示意情况不对就赶紧跑。
地上的冰层越来越薄,似乎能看到幽深的地底海洋中有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还能听到水流翻涌撞击冰层的声音。
“嗡嗡——嗡嗡——”一阵像是蜜蜂发出的声音传来。
“一台无人探测机?”
“这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吧。”
“不管怎么说,过去看看吧。”
“小心,可能有陷阱。”
陷阱二字还没说完,麦克突然用激光枪打烂了探测机,然后向洞口退去。
“快跑啊!冰层炸碎了我们都得死!”
巨大的水压挤出一道道水汽羽流,几秒整个洞穴就充满了水,而水又结成了冰。从外面  看,与冰山浑然一体,如果不是侥幸逃出来的六个人,已经不知道洞口在哪了。
十几名后援队队员,永远留在了冰山里。浩瀚的宇宙中,渺小的人类脆弱得好似一粒灰尘。
“噗!”
一人的太空服被激光洞穿,低温迅速冻结了他的身体,脸上还留着喘息的表情。众人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感慨之中,最先逃出的麦克已经开枪射击,显然是不想留下任何活口。
后援队没有配枪,只有科考仪器,余下五人四处逃窜。
袁念大叫“往飞船跑!”
可无线电通话已经被麦克断开了。
突然,陈晖把手里的探测光源狠狠地向麦克脑袋上扔去。可惜木卫二的重力远不如地球,光源只是轻轻地碰到了麦克。
麦克气急败坏,向陈晖连开三枪,枪管犹如火龙一般吐着余烟。幸好陈晖身边的冰獠牙掩体,但背包还是被打了个窟窿。
这时,陈晖明白了,在太空纪元,最危险的不是宇宙,因为宇宙不屑于为难人类。最危险的还是人心。他也明白了太空手册的第一条:宁可战死,也不等死。与其死得简简单单,不如搏一把活下去。
另外四人也有相同的觉悟,后援队的大多数人是彼此认识的,没准在梦里还相互梦见过,可转眼他们就被冰封了,打过麦克,替他们报仇;打输麦克,去天堂陪他们。
五个人从五个方向又重新朝麦克发起冲锋。可一腔热血改变不了实力悬殊,赤手空拳挡不住荷枪实弹。很快,又有两人的太空服被麦克射穿,连血液都被冻结。再向前冲,就白白当靶子了。
突然三个金属球砸到了陈晖等人身上,金属球瞬间变成了一层薄膜,而麦克一看,脸色大变,立刻向飞船跑去。
三人不明所以,也不敢松懈,各自站在原地。
太空司的大汉从另一侧赶到眼前,恢复了三人的通讯又派人清理了残局。
“娃娃们,怪我太大意了,让北京港的伽马一代差点被全灭了。”大汉敬了个礼,又道:“我才是后援队的教官,我叫孙衡。还好你没不像细节咱们路上说,先回北京港吧。”
木卫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除了那座冰川和几万个冰獠牙,没人知道刚刚发生的惨剧。但木卫二微薄的大气层中,填满了渴望生存和宁死不屈的希望。
踏上飞船,四人终于撑不住了,开始大声哭了出来,其中还有一个女生。
孙衡也摊在地上,沉默不语。许久,他才说道:“那天,我看你们一个都没到,查了录像,一看到你们被银河教带走了,就知道坏了。立马派人跟上来,还是晚了。”
袁念说:“我一直以为,进入太空纪元。人类需要面对的是眼前的无尽星空,今天才知道,原来身后的同类也需要提防。”
陈晖说:“全球建立的数十个太空港里为什么没有听过这个银河教?”
没等孙衡答话,角落那个女生说道:“银河教是一群狂徒,他们说WR-104恒星爆炸后的伽马射线暴,一定会摧毁太阳系,疯狂的怂恿人们将自身原子化,通过飞船发送到银河系中央,以求永生。”
陈晖不太明白,求助地看向袁念。
袁念翻了个白眼,说:“原子化就类似于缩小术,不过原子那么小,我们又看不到,他们说原子化了,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不跟自杀一样吗?”
孙衡说:“那就是让人们自杀,因为近地行星和地球的战略资源以及快要枯竭了,可人类总数依然有二十多亿人,还不包括众多黑户。银河教的高层已经绝望了,所以希望通过减少人类数量以满足这两代人的生存。不过,他们说的伽马射线暴是真的。”
陈晖大惊道:“就是那几颗梅花似的印点吗?可二十年来它们没动过啊。”
孙衡说:“从肉眼角度来看,确实很远,但天文学家说过,还有不到百年就要到了。”
陈晖说:“伽马射线暴和能源枯竭撞到一起,这也太惨了吧。”
袁念说:“恶有恶报吧,人类这几百年对太阳系,也没干几件好事。”
孙衡说:“你们先去休息吧,等我们到北京港,再看接下来的计划。”
地球夜晚十点钟,陈晖看着舷窗外流逝的彗星和尘埃云,想到十几条生命几秒钟就黯淡了,他的双眸显得格外迷茫。
“还不去休眠仓?在熬夜吗?”一道女声响起。
陈晖记得,她的名字叫龙瑛,来自青岛港。他答道:“我还没缓过来,在想要不要回家过安宁的日子。”
龙瑛道:“没用的,政府封锁了大量关于银河教的消息,才让你产生以前的生活很美好的幻觉。如果你知道银河教的更多信息,恐怕早就崩溃绝望了吧。”
她顿了顿,又说:“五年前,他们炸毁了班加罗尔港,死了七千万人。”
陈晖大惊,“什么?我听说班加罗尔港是在将太空港改造成远航舰中失误爆炸的。”
她又说:“两年前,他们让长江黄河在地球上消失了。”
中国的两条母亲河,悠悠地流淌了几千年,见证了人类登上太空,熬过了无数地震山洪,最后,只能流淌在人们的心间了。
陈晖痛苦得抓住扶梯,庞大的信息像发狂的猛兽,不断地撕裂他的内心。
龙瑛说:“你现在知道太空手册第一条的意义了吧。我已经问过孙衡教官,我们回去之后会与上两届的后援队一起参加军事演习。如果一场战斗不能解决你的困惑,那么第二场会让你明白更多。”
两人再没说话,这种被逼着成长的滋味绝不好受。
第三章:演习
再一次来到北京港太空司,三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第二天就要参加军事演习,孙衡只是发给三人三份说明书,就快步处理其他事务去了。
袁念说:“不是说只有后援队吗?为什么还有正规的太空卫队?”
龙瑛说:“后援队三年就晋升卫队,前两届的卫队只有五十几人。”
龙瑛刚说完,陈晖就接着说:“因为战争不可能是几十人过家家,所以就安排了卫队,凑齐了三百人。”
袁念无语,“有没有搞错?你居然研究了一下这次演习?但两百多太空卫队的人,还是在太空作战,我们直接倒数前十了。”
陈晖说:“不过三人一组倒蛮适合我们的。希望我们能取得好成绩吧。”
袁念说:“唉,我们去吃馅饼吧,一个月没吃了。”
陈晖说:“没点出息,就知道吃!跟我去研究研究哪把武器合适,还有被击中的麻痹感是什么。”
“大哥,以前不是你愿意拉我去吃馅饼吗!”
“那是以前!”
“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之前也这么搞笑吗?”
…………
第二天早,太空港的人造太阳缓缓升起,没有一点温暖,反而有些刺眼。北京港到月球只用了一小时,路上三人得知:演习举行在月球张衡环形山及附近的太空基地、太空城。因为人口的减少,这一代被太空司专门用来军事演习。在幽黑太空的衬托下,一座空城显得格外荒凉。
孙衡说:“你们三个会随机被传送到一个地点,注意演习的重点不是武器,而是生存。三天后见,同志们。”
陈晖说:“不会再碰到银河教的人了吧?”
袁念说:“快收起你的乌鸦嘴。”话没说完,三人的太空舱就被随机发射了出去。
太空舱缓缓打开,袁念望着布满灰尘的废弃仓库,咳嗽了两声。
龙瑛说:“装什么呀,这里的灰尘隔着氧气罩,怎么呛的到你?”
袁念不好意思地走开收集物资了,但还是嘟囔道:“体感太空服明明真的有灰尘落在身上的感觉嘛。”
陈晖说:“太空城是密闭的,重力参数也等同于地球,在里面其实可以摘掉氧气罩的。有时候嗅觉也是一个强大的武器。”说着,就摘下了氧气罩。不过两人丝毫没有效仿的意思,一时让陈晖有点尴尬。
袁念发现仓库里明显可以看出哪些资源是新被人放上的,于是重点查看了有移动痕迹的物资。突然远处的房间传来了陈晖的呼叫,他来不及细想,把桌子上的乱七八糟的新的旧的都扫进了背包。就奔着陈晖去了。
原来,陈晖发现了仓库管理员的日记,里面写着:
太空纪元十三年一月十二日:
前几天木星的大红斑不见了,月球太空城的人疯了一样涌进仓库,争夺日常用品。
有几个人抢不到饮用水,于是拿了武器开始射杀周围的人,就这样大家由抢夺变成厮杀,最后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但他看到自己杀死的人,绝望地向自己开了枪。
可现在除了人类互相杀戮,也没有什么天灾,我们到底在绝望什么呀,老天!如果再有人敢来捣乱,就别怪我用金属球了……
三人读完后,一阵恍惚。龙瑛最先说道:“我们是在演习吗?为什么这里真实的让人发慌,还是快搜点物资吧。”三人才又分头走开。
    一小时后,三人总共找到了两顶月球帐篷,一把超远程激光枪和四把突击速射激光枪、五升水和两箱压缩饼干,甚至有一只真空包装的烤鸭,还有一些三人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金属球。
这一小时里,已经有二十多人退出军事演习了,很显然有的队员没有陈晖三人那么好运,发生了交战。同时,演习范围进一步缩小,三人要向城区外围转移。
袁念眼神一撇,又看到了旁边仓库停放的一辆车,另外两人因为他的眼力好,所以安排他负责远程输出。三人正在行驶时,突然前车胎被打爆,汽车甩尾直接把三人甩到了旁边的街道。
陈晖刚一探身,左肩就被激光枪射中,传来了麻痹的感觉。而袁念看到了枪的来向,也是回敬一枪,命中那人胸口。趁着双方停火的功夫,三人聚拢在一所房子的三楼。
陈晖说:“还好这激光枪削弱,只导致麻痹,不然我刚才就挂掉了!”
龙瑛说:“车是不能用了,咱们得想办法靠近他。”
袁念在窗口,沉声说:“两个人已经在向我们这边移动了,十点钟方向。”
龙瑛刚要行动,陈晖却问:“他们带氧气罩了没有?”
袁念也是一怔,说道:“没有。”
陈晖说:“躲在门后和对面房间,听我指挥。”他赶紧把烤鸭放到桌上,取了三杯水又喝了一些,也躲了起来。
不一会,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贴近了,居然有三个人。他们探头看到了桌子上的水和烤鸭。
其中一个说:“不会有诈吧?”
另一个有点微胖的人却说:“不会,敢在城区开车的一看就是后援队,我看八成是吓跑了,这烤鸭不吃白不吃呀。”
同伴一听,觉得有理,也就跟着进来。
陈晖吹了一声口哨,和龙瑛袁念同时出来射击,当场将这三人麻痹,宣告了他们的淘汰。
…………
太空司月球基地,孙衡等教官正在观看演习进展。
孙衡看到陈晖等人如此戏剧的淘汰他人,拍桌子大笑。旁边一个瘦弱的男子脸上有些怒容,咬牙道:“孙衡你个王八蛋,教出一群小王八蛋。”
孙衡刚要反击,突然警报响了起来。
…………
陈晖翻了翻淘汰三人的背包,发现他们远远没有携带大量的水源和食品,反而携带了大量开锁、维修、爆破道具,也跟着照葫芦画瓢扔掉了一些没有的东西。此时场上已经剩下了一百零四人,演习第一天却还没有结束,演习范围也向环形山和太空基地移动。
袁念调侃道:“龙瑛妹子,你这身手和枪法啊,可一点也不像个弱女子啊。”
龙瑛眼神流露出一股杀意,不屑道:“你信不信我给你两枪!”
袁念狼狈道,下楼修车。
龙瑛又转过头来看着陈晖,陈晖赶紧摆头。龙瑛却说:“听袁念说,你很贪吃,可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来?”
陈晖说:“那是以前,我以为我吃吃喝喝安安稳稳就度过一生了。进入太空司,我发现世界远没我想得那么美好。”
龙瑛笑了笑,说:“也没你想得那么坏,起码你有我和袁念是朋友。”
陈晖看着龙瑛的嘴角,心里想道,如果有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应该会很好看吧。
“喂——,车修好了,走吧!”袁念叫道。
三人上车之后,陈晖说:“太空基地武器众多资源丰富,肯定凶险无比,而环形山是室外,资源少却也安全,我建议咱们去环形山。”两人点头,向环形山驶去。
三人离去之后,街道上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一个柔和的女声说道:“班纳,你的窃听技术可是越来越好了。”
一个黑袍男子回应道:“这小子刚才麻痹的三个我已经收拾了,加上这组,只有四组和两个落单的去了环形山,咱们去把太空基地的人统统除掉吧。
那个女人说:“银河教也没剩下多少人了吧?希望这样能够安稳地活完这十几年。”
…………
陈晖三人在环形山山脚搭建了帐篷,三人轮流守夜,度过了第一天。
起床后,袁念看了看,发现居然只剩下二十个人,急忙叫醒二人,说:“陈晖你个乌鸦嘴,不会被你说中了吧?银河教的人来了?”
陈晖却说:“不应该啊,这是月球,太空司的大本营,银河教闯不过来吧?”
龙瑛说:“我们也无法与外界联络,先转移阵地吧。”
三人准备转移,袁辉发现旁边的环形山山脚有帐篷,于是架枪瞄准,只是两枪就将其中一人麻痹在地了。另一人不但不反抗,反而又蹦又跳,疯疯癫癫的。袁念顺势也把他麻痹了。
三人驱车走到眼前,守了半个小时,那两人的同伴也没赶来,太空司的医疗队也没来将两人带走,不禁有些奇怪。反倒是那两个人醒了过来。陈晖立刻用枪口对准他们。
他们通过通讯器边哭边说道:“银河教的人来了! 他们把所有在太空基地的人都杀掉了!我们八九十个人拼死也才麻痹了对方十几人,大部分队员因为手里的枪只能麻痹所以丧失斗志送死了。”
三人也是一阵唏嘘,陈晖说:“咱们得找到其他人,一起撤退。既然他们能来干扰演习,恐怕月球基地那边也是遭殃了。”
五人正商讨着对策,剩余的十五人已经开车主动找来了。
最终,众人决定,以车队的形式径直向月球基地出发。其中一个队员是高级工程师,他替众人将武器改装成了具有杀伤效果的激光枪,可惜他在环形山不在太空基地,又或者幸亏他在环形山不在太空基地。
众人在途中发现了另一组更加庞大的车队,并且开始向众人攻击。不过激光武器打在月球车的抗激光钢板上只是令钢板上荡出了一圈圈光晕。
陈晖说:“他们人数多,我们得去最近的太空基地,不然迟早被他们打爆车。”
于是车队快速驶入了太空基地。而银河教的车队紧跟了上来。
陈晖龙瑛率领众人建立了一个简陋的防御体系,袁念和另外两个擅长远距离狙击的队员迅速占领了制高点,那个高级工程师更是找到了一个可以使用的炮台。工程师打出两炮,炸毁了一辆银河教的月球车,然后就不幸地被银河教的人射杀了。
    太空卫队和后援队的众人枪法远不及银河教徒,虽然双方都有伤亡,但明显是银河教占优势。
袁念换子弹时,手臂被打中了一枪,后坐力一下把他推了下去。陈辉立马赶过来,袁念咬牙对他说:“真疼啊,我今早醒来,右眼皮就一直跳。
陈晖有种预感,他说:“好兄弟,我们还可以后撤,你别犯傻。”
袁念脸色发白,断断续续地说:“没…没用的,我们需要…机会才能…后撤。敌方也有狙击手。我想…推荐给你…一部电影
陈辉打断他说:“你别说了,别浪费体力了,这可是太空!”
袁念吸了一大口气,咳嗽了两下,继续说:“叫…《无问西东》,很老的…片子了。里面说:“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里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陈晖说:“够了。谁有空听你在这煽情!”
说着,又有两道激光枪洞穿了旁边的墙板。
袁念抬起了他流血的右胳膊,说:“如果…太空基地…没氧气的话,我就是个…死人了。你记住: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对以后的人…好吧。”说完,他密封了太空服,然后爬进了一辆太空车,往环形山开去。果然有一小半的敌人被袁念引了过去。而陈晖和龙瑛等趁机后撤,躲藏了起来。
之前那个女人阴毒地说:“可惜咱们没带热成像仪,这下可不好办了。”
班纳说:“简单,全都炸掉不就好了。”
女人却说:“没必要了,那边已经好了,咱们该走了,剩下的这点人,应该不会再生什么波澜了
班纳大喜,说道:“太好了!那我们快去吧!”
银河教的人全部撤走了。陈晖看到后,召集众人,发现只剩下七人了。陈晖挂念袁念的安危,但无奈剩余车子都基本报废。所以只能先和众人去月球基地寻求帮助。
到了基地,发现只有指挥室有无线电信号的传出。陈晖拉开指挥室的门。发现孙衡和几个教官目光呆滞地坐着。龙瑛心头一震,望向孙衡,泣不成声地说:“不会是真的吧?”
孙衡自嘲地说:“就是真的。”
陈晖听得云里雾里,不耐烦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孙衡说:“你难道不奇怪吗?为什么银河教能炸毁班加罗尔港?为什么银河教能在我眼皮底下把你们后援队带走?为什么在大本营军事演习都会被银河教破坏?”不等陈晖说话,孙衡大吼道:“因为太空司的主脑和银河教的主脑实际上是同一批人!”
这一席话,令群星为之震颤,仿佛太阳系,注定要化成一片尘埃云,或者流浪银河,或者被黑洞吞噬。而人类,也将万劫不复。
第四章:真相
陈晖说:“那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孙衡说:“太空司的科学家在冥王星太空城研究出来了一艘曲率飞船,时速近乎光速。他们可能要去冥王星,杀掉科学家后,离开太阳系。”
龙瑛说:“那物资怎么办?”
另一个教官说:“太空司,哦不,银河教已经掌握了将非生命体原子化的技术,大量的物资都被他们原子化装走了。我们已经追不上他们了,就算追上又能怎么样呢?”说完,他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地球,饮弹自杀了。
陈晖说:“孙衡教官,你说过,太空手册的第一条是:宁可战死,也不等死。我请求您带领我们所有人赶去冥王星。”
龙瑛也说:“宁可战死,也不等死!”
又有人陆陆续续跟着说道:“宁可战死,也不等死!”
另外的教官有的却说:“可现在去无疑是送死啊。”
孙衡站了起来,抹了抹脸上的血,说:“别婆婆妈妈的了,横竖是死,不过一个碗大的疤!愿意去的,跟我走!”
还是有四分之一的人留了下来。陈晖摇了摇头,太空纪元在人类的心灵里种下了一颗绝望的种子,不是所有人的绝望都开花结果,但总有人的绝望已经扎根不朽。
五个月后,众人来到了冥王星。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到达这颗太阳系柯伊伯带的矮行星,但零下两百度的低温令众人依旧有些打颤,回头望了望太阳,已经缩成了一个拇指大小,丝毫不感刺眼。太空城在一个峡谷之中,众人来到太空城后,发现到处都是一些黑色的液体。
陈晖突然想起袁念说的冥王星发现巨型黑色蜗牛的新闻,但一想到袁念,他就一阵酸楚,那个用生命教导他坚信生的希望的伙伴啊。
龙瑛似乎看透了陈晖的内心,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陈晖说:“这些黑色的液体是不是和冥王星的巨型蜗牛有关?”
孙衡说:“那群黑色蜗牛很古怪,如果只是普通的软体动物,不可能会屏蔽卫星,我们耗时一年多在这里修建的太空城,期间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不过,人类真正登上冥王星的时间还很短,没来得及全面探索,更多的重心是在这里秘密打造曲速飞船。”
但是众人越往里走越感觉不对,按道理讲,太空城都是密闭的空间,里面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可感觉依旧有些寒冷,而且一个人也没有。
突然,其中一人大叫道:“啊,好多尸体!”
陈晖看了过去,发现就是那批攻击他们的银河教的人。
班纳也躺在其中,表情却异常祥和,甚至嘴角微微上扬,而身上却有大量黑色液体。他就是太空司三大司长之一。
孙衡说:“应该是致幻死亡。所有人,三人一组,分散前进。我们只比他们慢了几小时,可能是他们搞的鬼。”
很快,到了科研所附近,众人听到了交战的声音。
“该死,哪来的这些蜗牛,身上还有反激光钢板?”
“还好它们行动缓慢,只会喷致幻雾体,赶紧收拾完它们上船,还有几小时伽马射线爆就来了!”
面对着黑色蜗牛,银河教的众人舍弃了尖端科技,却用起了近战兵刃,像是原始的石器时代。陈晖翻开背包,找寻趁手的兵器,只是翻出了一些钳子扳手。但孙衡眼光一撇,看到陈晖包里的几个金属球,急忙问道:“哪来的?”
陈晖说:“军事演习的废旧仓库里找到的。教官,这是干嘛用的?”
孙衡说:“这几个红颜色的是防护球,扔在身上会形成纳米外骨骼,直径三厘米以内的激光是打不透的。那几个蓝色的是释放高压电的,白色的是释放八百摄氏度火焰的,黄色的最可怕,里面有原子弹!”
陈晖说:“太好了,蜗牛肯定怕火!”
孙衡迅速将两个白色球甩了出去,驱散了周围众多的蜗牛。众人第一次看清这种生物。三人高的蜗牛仿佛全身都是硬壳,硬壳是土褐色的,外面附着黑色毛发,两只触角极其灵活,像是两节长鞭,眼睛像是拳头一般大小,最底端不停地流出黑色的粘稠浑浊液。
领头的红衣女子看到竟然是太空司的太空卫队解围,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们还是找来了。既然这样,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只剩下这七八个人,也活不下去。”
孙衡怒道:“江云,你可是太空司主司啊!我们走了,还有几亿活在地球、太空港和太空城的平民百姓们怎么办?”
江云大笑道:“别傻了孙衡,你以为我们保护的是一群善人吗?班加罗尔港当时只有七千万人,为什么私藏了两亿人的粮食?他们根本不是在把太空港改造成远洋舰,而是改造成太空堡垒!他们想掠夺所有资源!”
江云身旁的人接着说:“至于长江黄河的消失,根本不是我们动的手。而是这群蜗牛的主人!”
陈晖呆呆地问:“主人?这群蜗牛是人养的?”
江云说:“连年的战争已经让地球的生态系统收到了不可逆的损伤,只有不到十种动物活了下来。我们当时试图通过逆原子化技术,将一些动物放大,确保食物的来源。而我们的工程师龙志宇却没按照我们的意思做,反而是制造了一群耐极致低温和激光创伤,可以释放致幻气体的蜗牛。他也想要独占资源,可没想到技术不成熟,蜗牛在冥王星没有听从他的所有命令,而他自己,也是死在了蜗牛的致幻气体里。龙瑛,你爸爸没告诉你这些吧?”
平日一向强如男子的龙瑛听完这些话以后,目光呆滞,仿佛一尊雕像。
陈晖说:“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想要独占资源?”
江云不屑道:“孩子,你没经历过绝望吗?绝望会让人歇斯底里,我们也是身不由己。你仔细想想,为什么你的记忆力童年是一片空白?你爸妈动过的手脚,比起这些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趁着孙衡、陈晖和龙瑛的内心在痛苦中挣扎,江云立刻离间道:“伽马射线暴要来了,想活命的跟我走!不过可只能有十个人哦!”
这一句话,预示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两百多人的混战开始了,起初没人攻击江云等人,后来大家杀红了眼,江云手下也被杀害。混乱之中,孙衡带着龙瑛和陈晖离开了。
等到只有最后十个人的时候,江云声嘶力竭地吼道:“再打下去谁都走不了!”
这十个人才停下。跟着江云上了船。
飞船引擎的轰鸣声震得陈晖三人胀红了脸,鼻血缓缓流出,然后消失在了天边。
孙衡说:“娃娃们,伽马射线暴要来了。咱们自求多福吧,哈哈。”
三人得知了真相,反而内心一片明净,充满了活下去的希望。三人回到飞船上进入休眠仓,如果被伽马射线暴撕裂,也不会在精神上受苦。
五个月后,三人醒了过来,发现回到了北京港。但太阳旁边的几朵梅花状的碎片,告诉众人,伽马射线暴的时间算错了,大概还有一段时间。三人在残存太空卫队的拥护下,成为了新的太空司三司。三人不再要求人类对外扩张,反而把技术研发的重心放在了生态治理上。又过了五年,黄河和长江又重新悠悠的流淌,更加澄澈透明。亚马孙森林也恢复到了公元两千年的规模。最让人高兴的是伽马射线暴经过探测,发现根本不是向太阳系运动的。陈晖为了纪念死去的袁念,宣布人类正式进入希望元年。大批人口回到地球,人类数量又多了起来。那是一群充满希望的人,有着善良的眼神和坚定的信心。
六光年外,巴纳德星星系。江云等人打算前往这里的超级地球,终于在六年后顺利到达。
刚出休眠仓,有人就幸灾乐祸地道:“地球周围的人类肯定都被伽马射线暴辐射死了吧?”
“咱们就是人类最后的文明了!”
“现在正式进入光速纪元!”
“天哪,那是什么?好强的能量参数”
“那边的尘埃云正在被极速分解!”
“糟了,那是伽马射线暴!”这一句话,告示了光速纪元的人类灭绝。虽然地球的科学家观测到了伽马射线暴,但却不知道江云等人恰巧在这里。人类走向太空深处的大胆尝试就这么破灭了。但充满希望的人类,早晚会再次突破太阳系的束缚,遨游银河!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希望元年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6 天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