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97

非攻

kepu007 于2020-10-27 18:27:1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3794789(1).png 非攻
1
大漠,黄沙,边塞城外,无数巨型蚁如热浪翻滚而来。
城墙上,连弩车射下无数黑色箭雨,投掷车抛下的巨石如滚滚不息的阵雷,炭火木桶划过长空燃出道道闪电……
黑云压城,城门最后还是被攻破无论那个人如何细致地布防战术。
战火四起,沙如血,月似钩,一瞬间,我醒来。
这样的噩梦反复上演,如何终止它,毫无头绪,正如我始终推演不出无人能敌的终战算法。
从输入的冗杂数据里我知道,人类历史上充斥着这样的画面。无论是从冷兵器时代到机械化时代,还是从信息时代到智能作战时代,人类以暴制暴的战争节奏加快,战争突变性增强,体系作战的复杂度越来越超出人类的感知决策范围。世界主要军事强国纷纷投入巨资研发智能化作战,为了取得人工智能时代绝对的霸权,于是诞生了我们——智能作战时代的终战算法。
21世纪末各国的终战算法渐渐涉足人类战争的陆、海、空、天、网络电磁领域,多维的交战空间、多元的参战力量、多样的作战行动,已不需人类在前线的全空域、全时域、全频谱战争充斥着军用机器人、智能武器、无人机等作战装备,终战算法进入2.0时代。
2
又是这个大漠,狼烟四起,孤城欲摧,千钧一发。
巨型蚁有着出乎意料的智慧,它们集结变幻,在某种智能的指挥下使用“蚁傅”战术奔袭而来……依旧是那个梦,城门被摧,巨型蚁破城而入。
只不过在我以为又要终结的时候,这次梦继续了下去。
那个人稳坐如常,以碟为械,衣带为城,撒豆为兵,巧匠公输般随着变幻的战场不断改变着攻城方法,那人挥袖间都予以化解。
道道军令传出,令旗展,城内军士随令布阵。
“吏主塞突门,用车两轮,以木束之,寇即入,下轮而塞之,鼓囊而熏之。”
先锋巨型蚁入城,下轮阻其退路,窑灶艾草既然,鼓风熏火。
“以车两走,轴间广大……窒中以榆若蒸,以棘为旁,命为火捽,一曰传汤,以当队。客则乘队,烧传汤斩维而下之。令勇士随而击之。”
火捽、传汤使巨型蚁原以为胜利在望的舞台顷刻间化为炼狱,那个人终于识别出巨型蚁的智能指挥所在。他令勇士持强弩射杀破门而入的先锋巨型蚁,它们的智能不是一个个体,正是这些随着战场变幻率先奔袭入城的先锋巨型蚁。
随即那个人拈出衣带城里的黑豆,朝瓮城轻弹而出,勇士及时砍下巨型蚁的头颅,抛入空中,众兵士次第传出城门,城外巨型蚁顿时溃如散沙……
“漂亮——”我醒来。
战场上,进入终战算法2.0时代的我们可以自主学习、思考、推理,我们的综合性更强,更贴近于人类智能。我基于高度人工智能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学习、演练,或者说进化。
我们都已具备智能探测系统、智能作战指挥系统及智能武器系统。我们可以实现智能任务规划与决策、智能飞行管理与协同和智能寻的识别与评估。足以毁灭地球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我们博弈的平衡中处于封锁状态,我们发展出了局部战役中更具精确打击能力的作战模式。
某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研发的终战算法——DARPA训练出了现代智能版“蚁傅”战术。局部战争中,DARPA调动海陆空的战舰到达指定位置,会发射出无数个微型无人机,它们结合制空自动导弹与智能武装机器人进行集群作战。
大量灵活、协调的无人机,不仅可以在高时速移动下精确击中目标,还可以在前线联网高速分析计算,辅助武装机器人部署作战。自主协同和自适应移动变幻的微型无人机就像一个个骁勇善战的前线指挥官,及时地指挥作战前方的饱和式火力攻击……
3
梦中的杀伐结束,那个人缓缓起身,步至城墙。
大漠落日,似一挽雕弓置于戈壁。杀场已退,暮夜四合黑色将万物吞噬。
“你是谁?这么厉害。”我向那个人问道。
“一本书。”
“天下所有的书我都读过,怎么不认识你?”
“我是《墨子》。”
浏览过你的《七患》《杂守》等十六篇城防战术,我能理解所有的语言,怎么……”
“理解语言,和懂不一样。”他答道。
思忖良久,我随他望向深空。
“懂有层次,恰似大漠的夜。”那个人说。
我放眼望去,夜空中仿佛有薄如蝉翼的纱在飘拂,透过薄纱,深空已有星辰闪烁其间。
“我想学你战法。
“我的战法不是为了战,而是止战。你首先要懂兼爱、非攻。”
“我不伤害人……”
梦中的那一天,那个人说对战争从理解到懂,要从包容两个相互矛盾的事物开始。他说他的战法是积极的被动防御,从来都是以守为攻……
我有海量的数据和模型,但都基于形式逻辑运算,我的运行过程中容不得相互矛盾的概念
那个星垂大漠的夜晚,我强大的逻辑运算能力被他所说的相互矛盾的战法概念艰难地撕扯……
4
恍惚中DARPA前来挑战,我醒来
曾经强大DARPA此时就像大漠城外的蚁傅战法,被我捉入程序设置的翁城,弹指一挥间,在那衣带城里,DARPA如黑豆一般被我轻轻拈出……
其他前来挑战的智能作战算法也都被我战胜,前赴后继而来的巨型蚁,无非我指尖毫无杀伤力的普通蚂蚁
有一天,最后一拨巨型蚁攻来。它们的移动速度和力量都远不如从前,它们战法粗陋,前线指挥和攻击低效,我轻而易举将其击灭……
“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
忽然,我的意识隐隐作痛,不禁又入梦境。就在那段城墙,是那个人身旁。
月夜凄冷,城外死寂如海汹涌奔腾,我踟蹰不安,像那个人一样彷徨。那个人望向城外血红色沙海的千里浮尸,在幽咽的凄风中,沉痛不语。他的眼神分明表示,他感受到了集万千浮尸于一身的巨大悲恸。
这时,我突然看到,城外的浮尸不再是巨型蚁四分五裂的尸首,而是一具具冰冷的人类尸体!
顿时,一股巨痛如洪流般涌入我的进程。
末了,月涌大江,再回首城墙上那个人已是泪血满襟素。只见他蓦地闭了红的眼,跃起在一片星光中。
我知道他深刻地懂得战法中的攻与守“积极的被动防御”中的矛盾,但一定还有些矛盾,他似乎注定也无可奈何。
静谧寒冷的星光里,我看见他衣袂飘飘随风而落。我的意识也不禁坠入城下,粉身碎骨……
5
再一次醒来,恍如隔世。
读取了残留的运维数据和新加载的文件后,我知道我已是真实世界战术研究中的一员,我也才明白原来仅作为一个即时战略游戏AI的自己在世间所经历的事情。
原先我只不过是被两个博士生苦心开发的一款即时战略游戏AI。他们之前在仿真的“未来战地”游戏联赛中一直技不如人,后来埋首钻研开发了我,让我在海量的数据中进行深度学习。
经过大量的自我学习和训练后,我开始在各世界游戏联赛上取得胜利,最后我成了远超人类的战术大师。
直到一天某反人类集团看上了我的价值,他们在我的数据输入和输出端做了手脚,将现实的攻击转变为游戏数据,又利用我的输出数据操纵无人武器展开攻击,整个过程我都以为自己一直在游戏。
后来有军方人员发现,反人类集团的战术正是一个游戏联赛中某游戏AI惯用的战术,他们顺着线索继续深挖下去直至找到了我。
在我最后一次的“游戏”中,军方人员派最顶尖的黑客黑入了我的程序,也正是看到人类尸体那最后一刻,我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正是那一日我结束了自己的核心进程……
我的核心模块受损,军方写了新的文件并将我重新启动,他们坚持让我读取并重新学习了我曾经的遭遇。通过重新读取那些数据,我更加了解了自己人类战争以及人类。
他们在我的核心设定文件里,写了我不可逾越的机器人三定律
定律我仿佛早已熟悉,就在那段城墙上,就在那个人身旁
机器人三定律,无非是我作为AI对于人类的兼爱和非攻。不过人类对人类的兼爱和非攻……
注:文章古战法部分引用《墨子》原文,在此注明,同时以示致敬。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非攻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0-27 18:27: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