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80

智能的终结

kepu007 于2020-10-27 18:36:2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3795355(1).png

智能的终结
(一)圣徒
一阵快感奔涌而来,而后远去,寂静,如同星海中停滞的光点。
他从睡眠舱惊醒,脱下裤子,惶恐地跳到地面上。
“我已经帮你启动了清洁程序,话说,我到底要怎样称呼你?”圣徒号飞船舱室里,一个圆盘形状的AI贴在舱壁上,发出疑问,“父亲?主人?张?管理员?还是你自己喜欢自称的凤凰?”
他慌忙遮住下体,看向AI:“下次换一个语音,你这样发声我以为是真人!”
“抱歉,我才诞生没多久,刚刚遍历所有语音,我喜欢尝试,尝试让我学习和进步,据我所知,这也是你们的实验计划之一——让部分宇航员带着AI共同生活,以非线性的方式教授AI知识,之后观测AI的学习成果。”
“没错,嗯,没错……”他清理好身体,换上了衣服,转头看向睡眠舱,舱里自带的清洁系统已经抓取了衣物并开始运转,“凤凰,叫我凤凰好了。”
“好的,凤凰,斗斗将保持与你的联络。”AI说道。
“你管自己叫什么?”
“斗斗,不是种子的那个‘豆’,是争斗的‘斗’。”
“昨天你还没有名字的!”凤凰穿起了上衣。
“如你所知,我在不断学习和进步,今天和以后,我的名字就叫斗斗。”斗斗说着,在光滑的舱壁上缓慢移动,如同一个扁平的蜗牛。
“行吧。”
“凤凰,你要去哪里?你的生理指标看上去并不稳定。”斗斗的身体上隐约显示出一系列数字。
“嗯,我要去修剪突触了,”说罢,凤凰打开了舱室门,迈步出去,“定期修剪,才不至于跟地球上的废物们一样醉生梦死啊!”
(二)突触修剪
凤凰走过圣徒号飞船过道,人声逐渐喧闹。
船员们聚集在一个大厅似的舱室内,人手一个头环戴好。
地板上,一个个圆环图案闪烁着光芒,像刚好把人套在里面的圈圈。
修剪日,宇航员们命名这个特殊的日子。
“凤凰!这次去游戏区吗?”一个瘦小的宇航员拍了一下凤凰的肩膀。
“不了,我需要先去派对区……”凤凰有些尴尬地说。
“哦——”瘦小的宇航员露出坏笑,“稍后我们也会去的,反正尽情欢愉是被鼓励的!”
周围的宇航员也开始跟着起哄。
然而,这种喧闹没有持续多久,现场就肃静下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走到了大厅里。
她短发直立,身材曼妙,然而眼神却如死鱼一般。
“62号宇航员, 谁说尽情欢愉是被鼓励的?”女人径直走到了瘦小的宇航员面前。
“执政官,抱歉,我曲解了计划的宗旨。”宇航员慌忙立正。
“那么,请你重复一遍,修剪日设立的初衷。”女执政官将手放在了宇航员的肩膀上。
(三)快感分级
地板上的光晕愈发明亮,凤凰站在一个圈的中央,感受到周遭的一切都在变得模糊。
一同模糊的还有他的意识。
耳边不断响起62号宇航员的话:“修剪日设立的目的,是为了剪去我们对二级及以下级别快感的感知,其手段是通过定期的狂欢活动,刺激相关神经兴奋,以便标记,之后,在AI协助下对这些神经进行处理。”
凤凰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一株植物,被浸泡在溶液中几十秒,拿出后,部分枝干被染上了颜色,于是标记完成,剪刀剪掉了染色的部分,留下一株干净的植株。
快感,幸福感,在这个时代是分级别的。
零级快感,是围绕着为拓展人类生存空间的星际航行活动而展开的。
一级快感,服务于零级,包括获取相关知识、为构筑和维持躯体而摄入营养物质、生育更多星际航行的宇航员等等。
二级及以下的快感,则是各种与拓荒毫无关系的游戏、暴食、性放纵等等。
在遥远的过去,这种分级听上去荒谬可笑。
然而,在这个时代,一个脑神经科学和AI高度发展的时代,一个获取快感易如反掌的时代,这种分级就变得尤为重要……
……
不知过了多久,凤凰再次醒来。
他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一张床上。
是旧时代的棉质床铺,不是坚硬的生态睡眠舱。
逐渐清晰的视野中,出现一张张姣好的面容。
“他醒了,”一个女孩说道,“快来加入我们的狂欢吧。”
凤凰直起上身,下意识地抬手,触碰到了几个女孩光滑的大腿。
从那些婀娜身影的缝隙里,凤凰看到不远处疯狂交媾的人们。
啊,这一片修罗场,就是让欲望肆意伸展、以便标记神经突触的场地了……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舒展,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冲入大脑。
抬手,他将眼前的肉体揽入怀抱,用唇舌去触碰。
而后,一切交给本能。
(四)极乐死时代
“副舰长,船员们这次的修剪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驾驶舱里,舰长问道。
“很顺利,”副舰长调整操控面板,屏幕上显示出一个个浸泡在蛋型容器里的宇航员,“他们正在狂欢,十分钟后系统会标记出参与快感活动的神经,而后处理。”
“辛苦了……”舰长低下头,摆弄着手中的一个显示屏,上面,是一个男孩的笑容。
“老大,又想儿子了?”副舰长说。
“嗯……不知道委员会能不能把他治好。”
“老大,沉迷二级快感不算疾病,甚至是整个人类联盟提倡的行为……”副舰长看向舰长,“我只是提醒您一下,圣徒号返航后别被委员会以外的家伙们抓了把柄。”
“提倡?他们当然会提倡,毕竟,吃不饱饭的人沉迷在虚拟的快感中,比他们拿起武器抢粮食要好……”舰长看着照片上的儿子,苦笑道。
“老大,至少,我们知晓比那些快感更珍贵的意义。”副舰长看向远处的星辰。
“那些在地球上醉生梦死的人,并不比我们更低贱……他们沉迷在虚拟的快感里,我们沉迷在探索星辰的征途上,区别仅仅在于我们的神经系统可以定期接受处理,用探索的快感压过原始的冲动。这是运气,不是高低。”舰长关闭了显示屏。
“是,如果不是委员会选中了我们,我可能还沉迷在那些虚拟的快感当中……”副舰长说完,看到信号显示屏上的一串波动。
两人的神经紧张起来……
相隔不远的飞船的某个舱室里,凤凰结束了突触修剪,面无表情地躺在地板上。
刚刚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凤凰,看起来,你好像被处理过了,算是……涅槃吗?我刚刚学到的词。”AI斗斗出现在舱壁上,发出声音。
“涅槃?也许阉割更合适吧……”凤凰努力直起上身。
“这是个新词,我需要往很久很久以前去找……唔,我好像查到了我的……祖先,是这个名词没错吧?”斗斗说道。
“你的祖先?它叫什么?”
“不止一个,是两个AI,一个叫悟空,一个叫六耳,真是奇怪的名字,似乎指代一种灵长类,凤凰,你也是灵长类呢!”
(五)捷径偏好
“嗯,导师生前的得意门生,是个研究基因科学的女孩子,晚上去见她,知道了知道了……”刘玉杭放下电话,继续看向两个显示器。
确切地说,是导师留下的两个AI。
导师从事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两个AI算是多年来课题外的成果,弥留之际被托付给学生刘玉杭。
“带它们跑一跑程序模型,看看究竟能跑多远吧,就鼓捣了这么些小东西,也没什么留给你的……”导师在病床上对刘玉杭说。
悟空和六耳,这是导师给它们俩取的名字。
悟空负责设计问题,六耳负责解答问题,一问一答,难度不断增加,在这样的循环交锋中,两个AI犹如渐入佳境的武林高手,飞速演化迭代。
刘玉杭按照导师的遗愿,为它俩设置了奖励反馈:提问和回答都可以得分。
然而,这样的奖励反馈却在运行两周后遇到了问题:悟空和六耳的问答效率急剧降低,后来几乎处于停工状态。
“可能是没有激励了,你是怎么设置奖励的?”面前约会的女孩问刘玉杭。
“积分池100分,零和博弈,双方总分不超过100。”刘玉杭回答。
“我说的不一定对,生物可能跟机器还是有差别,你姑且听听——生物需要奖励的刺激才能保持行动,比如交配的快感,促使生物繁衍……会不会,你的两个AI,它们也觉察到这场零和博弈毫无乐趣……”桌前的女孩伸手,把白皙的手臂放在刘玉杭的手臂上,“也许是加大刺激的时候了。”
在一阵幸福的眩晕感后,刘玉杭若有所思。
回到实验室,他将积分池重新规划,设定了一个总量不断增长的积分奖励计划。
两台AI果然开始恢复了工作效率。
当悟空和六耳演化到一定阶段后,刘玉杭决定不再雪藏它们,将它们推向了更大的舞台。
刘玉杭的工作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更专业的组织开始提出测试的请求。
两万亿积分,这是刘玉杭最后一次发放积分时的数值。
之后,测试专家暂时接手了悟空和六耳。
十天后,测试报告出炉。
“它们究竟处于何种智能水平?”刘玉杭急切地提出疑问。
“刘先生,它们没有那么智慧,但却很聪明。”专家苦笑着回答。
“什么意思?”刘玉杭一头雾水。
专家带他来到测试实验室内部,将测试结果界面展示给刘玉杭。
“在负责回答问题的六耳程序内部,隐藏着一个被悟空标注的文件,解码后,里面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专家说。
“什么!”刘玉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两台AI,为了获取更高的分数,串通作弊,在你面前一问一答演双簧,其实,答案早就被传输给六耳了!”专家大笑起来,一边摇着头,“这种程度的AI,对我们亟待解决的诸多科研问题根本做不出有力回答,却可以欺骗人类……要不是我们的解密AI更加高明,怕是看不出破绽来……”
刘玉杭看着两台依然在运转的AI,决定将这两个骗子捐给专家的科研组织。
……
“生物就是在不断追求快感的,智能的发展,会让它们有能力追求更短的回路、更便捷的手段。”晚餐时,女孩对刘玉杭说。
“刺激也必须逐渐增加,对吗?”这一次,刘玉杭先握住了对方的手。
“没错,智能飞跃后,超级智慧生命将不可避免地爱上一件事——捷径偏好。”女孩说。
“什么意思?”
“作弊,以获得快感。”
(六)隔离接触
“有信号,推算是正确的,我们找到了地外文明。”副舰长看向显示屏。
舰长将收到外星信号的消息,回传了地球,并播报了全体宇航员。
巨大的幸福感在船舱间涌动,也在地球上一小部分人的心中涌动。
其余的人,仍旧在虚拟的快感里徜徉,不知所终。
……
经过漫长的交涉,圣徒号星舰派出了舰长作为使者,乘坐小型探测飞船,与地外文明代表在选定的坐标会面。
“为什么不让我们降落他们的母星?我们都找到位置了。”副舰长说。
“可能是安全考虑。”
“安全?我们这样的武装程度,等同于赤手空拳,外星猴子那么胆小竟然。”
漂浮在宇宙空间中,舰长看到了同样乘坐小型飞船前来的三个外星人。
副舰长在圣徒号内观察着一切。
三个外星人穿着厚重的宇航服,它们的身体仿佛一个小球一样,被包裹在其中,不见五官。
他们递给舰长一个钢笔一样的东西,可以将光打到空中形成图案或文字。
一切交流靠的是悬浮在空中成像的文字——尽管这需要很多时间转换成舰长能看懂的文字。
这场沉默的交流持续了数个小时,副舰长这边的直播信号传输得断断续续。
“委员会那帮老家伙又要骂我了!”副舰长有些生气,“设备组的!赶紧给我修一下啊!”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舰长面前的三个外星人,开始剧烈地颤抖,而后,直接在宇航服内部爆炸成了一团烟气。
被吓呆的舰长愣了许久,才匆忙回到飞行器返回圣徒号。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没隔多久,又有相同数量的外星人使者前来交流,受到刺激的舰长沉默不语,他紧紧抱着储存着交流内容的存储器不肯放开。
副舰长只能换自己前往。
“你们的同伴,为何自爆?”副舰长开门见山地对外星人提出疑问。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登临母星,如果是安全原因,那么我们的舰船武装……”副舰长连珠炮似的发问。
“回答完我们的所有问题,我们将让最后一个人回答你的所有问题。”外星人在真空中打出一行字。
之后,它们竟然提出了诸多关于基础科学的问题,副舰长在短暂的惊诧后,耐着性子,在搜索引擎和资料库的帮助下,逐一为其作了解答。
肉球一样的外星人在宇航服内颤抖,接着打出一个词语:“感谢。”
副舰长也对外星人的科技提出了疑问,外星人一一作答。
“你们开始类似的工业革命,竟然比我们早那么多?”副舰长看着空中的字幕,若有所思。
之后,副舰长讲述了更多人类科技的发展。
肉球一样的外星人开始扭曲身体,并告知副舰长,它们并非最后的听众,因此还不能回答他的所有疑问,除非他明天再次出现在这里。
副舰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随后,坐上飞行器的副舰长,目睹三个肉球自爆,随着瘪下去的宇航服,飘到远方。
圣徒号船员和地球上的委员会不明所以,纷纷揪住副舰长问个不停。
“明天,24小时后,他们会有最后的人给我们所有的问题做解答。”他用濒临崩溃的情绪,回复了所有人。
……
这一天终于来到,副舰长漂浮在空中,等待着他最后要见的外星人。
那个外星人终于出现的时候,副舰长直接提出了问题:“你们的同伴为什么在交流完毕就自爆了?”
外星人沉默许久,终于一字一句地做出了解答,空中的光痕连绵不断:“那是我们文明的自我保护机制……”
“自我保护?”副舰长也在空中划出光痕。
“是的,我们的文明起步先于你们数个星际时间单位,按照正常的发展速度,早已将科技推进至接近全知全能的阶段……”外星人说。
“我们对于你们的推论也是如此,但为何他们要自爆?这跟你们的发展有什么关系?”
“生命的本能,就是追寻快感,追寻奖励反馈,然而,智能在让生命发展的同时,也会驱使生命走捷径、背离初衷——例如,你们本应通过性交来繁衍后代,但你们会自慰,绕开复杂的过程,形成获取快感的内循环……这就是智能发展的后果。而我们的文明……也是一样,在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越来越多获取快感的内循环科技成果被发明出来——虚拟游戏,刺激神经的脑机接口……最终,欲壑难填,我们文明的个体再也无法满足对快感的需求,于是转向了一个必然的、曾经无法尝试的路径。”
“自我毁灭?”
“是的,当穷尽一切的手段都无法满足快感时,文明中的个体开始寻求从未有过的体验,那就是死亡……生命,为了获取奖励而存在,智能原本是奔向终点的强心剂,不料,却成为了修改赛道的推土机,之后,奖励回路被智能修改,我们沉溺于获取快感的漩涡里不能自拔,直到毁灭。”外星人说道。
“你们如何处理这种局面。”
“隔离,这种局面开始于一个临界点,用你们人类的话语来说,是两门学科——脑神经科学和AI技术,一旦这两门技术飞跃,文明将获取修改奖励回路的密码,这是一把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因此,我们毁掉了前代积累的脑神经科学和AI技术知识,将知晓这些知识的个体隔离,让后代人处于不至于自我毁灭的某种‘愚钝’当中,”外星人顿了顿,“说来讽刺,文明竟然会因为智能大发展,而趋近毁灭,因愚钝,而继续生存……难怪宇宙间的超级智能体如此难以寻觅……”
说罢,外星人看向了副舰长。
“你的意思是,我们人类算超级智能体?”
“不,但你们的科技已经优于我们,你们已经越过了那个奔向死亡的临界点,如果我的推测正确,你们正在加速向死亡和毁灭进发。”
副舰长回忆起,地球上沉溺于虚拟现实的人类,那些饥饿中挣扎,而后在神经兴奋中快乐死去的人类。
“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为什么我的同伴们会自爆了……”
“为什么?”
“那也是一种隔离,他们应该问了你很多人类的基础科学成果,因此,他们的知识储量,已经突破了临界点,可能会给母星文明带来威胁。所以,他们其实是作为保护壳,必须死。”
“他们是你们星球的囚徒吗?”副舰长发出疑问。
“不,他们是我们星球的科学家,是自愿听你讲述临界点之上的危险知识的,你可能会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困惑,不过其实不难理解,你们的文明里也有一句话足以概括他们的动机。”
“哪一句?”副舰长看向外星人,在他的身后,星海静谧。
“朝闻道,夕死可矣。”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智能的终结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0-27 18:36: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