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50

回忆者铭录

kepu007 于2020-11-8 14:11: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4816292(1).png

回忆者铭录
“塔台塔台,收到请回答,我是州徐市唯一幸存者路子,收到请回答!!”
这是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2038年4月7日
“由SR科技公司研发的新一代智能家居机器人现已全部升级应用范围,扩大至军事,交通”。矩阵投影屏在播放这则信息时,我正在吃早餐。
今天是2038年4月7日,是我第36个生日,我的左手边坐着我的现任妻子张静,右手边是我两个虎头虎脑的儿子。“要不明天我们再去买一个机器人吧,我最近有些忙”,我的妻子小声嘟囔着,捏着机器学习芯片,教新买来的机器人做家务:
“地面每天清扫三次,早中晚各一次,厨房里的垃圾要及时倒掉,抽过的烟蒂要丢到楼下的垃圾回收站………”。
我原以为生活会像现在这样枯燥,但幸福着,可恰恰就是这天,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痛灭记忆。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我忙赶过去准备开门,可手刚伸出来,便停在半空。由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很多赚不到钱的游民开始以抢劫盗窃为生,国家不得不在上年颁布了新法律,禁止私访他人家庭,如需拜访,需互联网申报且经家庭成员同意。我迟疑了一会儿,通过户外摄像头才看到,原来是一个邮递机器人。“有您的包裹,请签收”,一句冷冰冰的语句从门外响起,我打开暗门,从他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冷冰冰的机器盒子。“你最近买东西了吗?”我问妻子,她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我。我顺手拿起螺丝刀,撬开这个盒子,里面只有一个发着紫光的芯片,内附一个播报器:“亲爱的路子先生,为提高用户使用体验,现给您寄送新一代智能芯片,详细安装方式见说明书。”
原来是一个新芯片啊!你安装吧,我送儿子子去学校。妻子说完便带着两个儿子出了门。
家里只留下我和那个冷冰冰的机器,以及闪着幽暗紫光的芯片。
2040年1月1日
今天是元旦节,是新年初旦之始,也是万象更新之时。
可现在的局势并没有更新。
人类已经被人工智能屠杀近半。
紫色芯片是新一代军事人工智能仅靠自己的能力研制的私货。他们把私货通过邮递的形式发往世界各地,只要安装了这个芯片的机器人,会自动从生活模式升级到军事模式,而且自我意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我的妻子和儿子被家里的生活机器人所杀,带我到家时,家中已血迹一片。门敞开着,机器人早已不见踪影。
我痛苦悲嚎,将他们的尸体拖到地下室的人体冷藏箱中。这是朋友前些日子越洋带来的玩意儿,用液氮将濒死的生物冷冻,存放时间可以高达十年。
我先把他们的尸体存起来,现在的医学技术已经可以把死亡不超过24小时的生物复活。我不能把他们带到医院,因为现在街上正进行着大肆屠杀。
机器在屠杀着人类,人工智能在掐灭人类智能。
2042年7月9日
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反叛机器人散播的少量氰正慢慢腐蚀我的肺部细胞。吃光了地下室的所有存粮后,我端详了妻子的容颜一天一夜,脸上某些地方细微的冰霜已经开始融化,她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要救她,我答应过她,在一个昏黄午后的黑暗的梦里。
由于人类和机器人大规模的军事化战争,切断了州徐市所有电路,我只得用自己家的氢源发动机给冷藏箱供电。可氢能源消耗的实在太快了,过不了几天我就会一无所有。
没有氢,没有电,没有妻儿,没有生还的机会。
于是我走出家门,来到大街。这是我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踩上街面,街上的油脂粘在我的鞋底,这是什么油?我不得而知。可能是柴油吧,我安慰着自己。
我记得隔壁邻居家存放了很多的氢,他们的院子上个月被人类发射一颗导弹击中,夷为平地。
我知道是机器人暗改了代码,才导致目的地的设置失误。
我太熟悉了,它们的代码自改功能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
这点我承认,我是个人工智能工程师。
以前是。
他们家的地下室果然没有被干扰到,我很顺利的就拿到了两大桶氢能源。
这些应该能撑两个星期。
可等我回去时,我的院子只剩一片破败的瓦砾。
我发疯似的用双手刨,刨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地下室的入口。
果然,他们知道我会躲在地下室,连地下室都没留下。
我握着妻子苍白又湿漉漉的手,那手仿佛是在指责我没有让它重换生机,也仿佛在安慰我,拍着我的头。
抱歉………
2044年9月9日
人类和机器已经麓战了近三年,我徒步走遍了整个市区,期冀发现任何一个人影,可我失败了。
直到走进了市立生命统计站,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个地方只有我一个活人。
他们是故意留下我的,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杀我————我有足够的智慧,让他们再一次升级。
在一个通讯基站,我向世界各地发了一则信息,希望有人能拯救我。
我现在真如一具行尸走肉。
人这一生本就苟活一场,既然苟活就命中注定是一具行尸走肉。
在我即将上吊自杀时,他们还是把我带去了那个实验所。
我痛恨这个实验所,如果不是它,我不可能编出那样的代码,也不可能给他们有进化的机会。
可我终究还是来到了这里,这个充满肮脏,却又一尘不染的地方。
他们用5000个人类的生命,要挟我十天之内编写进化的代码。
“犯不着十天,三天就够”。
早年间我就研制出了机器学习深度计划几乎所有的汇编条件,那些代码像烙子一样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现在我只要稍微回忆一下,就可以给他们提供所有的进化资本。
可我偏就要在里面加一句隐匿的代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为我想起了我的妻子,她深邃的双眸,直到临死前还紧盯着我和她的结婚照,那个挂在客厅中央,有一面墙那么大的结婚照。
他们发现不了的,我对我的技术胸有成竹。
于是在某一天,更换了我研制的新的芯片后,他们的逻辑栈相继报废,最终成了一堆废铁。
我成了拯救世界的英雄,繁衍人类后代的胜利者。可我再找不到世界上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类。
直到我在一个不起眼的晚上倒在寻找人类的大街上。
在我奄奄一息时,面前出现一张满是螺丝金属的,机器人的邪魅的笑脸。
那笑脸就像一只蚂蟥,抽空了我身体里最后一丝希望。
我用最后的力气瞟了眼头顶,天空已经慢慢变得蔚蓝起来,空气中的阴霾已经散去不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到之前的清澈,透明。
就想充满着希望的明天那样,死亮死亮的。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回忆者铭录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8 14:11:5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