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78

惊变

kepu007 于2020-11-8 14:15:4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4816526(1).png



惊变
天气预报大暴雨,黑云压村村欲摧。
孙大娘慌慌张张的,一大早趁着还没有下雨,来到李婶家。刚进门,李婶就迎上来,急急地说:“你咋才来?”
孙大娘拉着她的手,来到大门口,探头左右看看。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现在时间还早,门前的石子路上空无一人。早晨的凉气弥漫着整个村子,村里特殊的安静,偶尔一声狗吠让人心惊肉跳。
孙大娘把门关好,反锁上,又从墙边操起一根门栓别上。“进不来吧?”孙大娘不放心。李婶摇摇头,眼睛里满是惊惧。
进了屋,屋里已经坐了两个老太太,吴婆是四里八乡仅存的“神婆”,现在不让搞封建迷信了,但德高望重的她在老太太们中间还是一呼百应,家里有些解不开的问题都来找她。赵姨是村里大姓赵家的当家人,威望甚至超过了村长。按辈分村长还是她的侄子。而李婶因为在北京工作了几年,算是村里老人中见识最广的。
赵姨一开口就带着当家人的威严:“你慌啥,天塌不下来。抗战那会,炮火连天的,男人们都去打鬼子了,村里头不都是老娘们撑着吗?不怕!”
李婶却有些担忧:“小心点好,这事太邪门。你们先听大娘说说。”
孙大娘心有余悸,一开口带着颤音:“她刚回来的时候挺正常,就住在她家的老屋。那老屋多久都没有人住过了。我还问她要不要帮着扫扫,她说不用。然后我又问她爹娘都在城里,她一个人回来干啥。她说被公司开除了,回来歇着。”
李婶插话:“不是开除,是裁员。不一样。”
孙大娘继续说:“反正就是回来歇着,也没说歇多久。她那屋子都快塌了,住着也不慎得慌。”
赵姨皱皱眉:“这不挺正常的吗?”
孙大娘摇摇头:“一开始挺正常,后来,后来……”她咽了一口口水,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猛喝了几口:“后来就变了!”
赵姨追问:“咋变的?”
孙大娘挠挠头:“就是不一样了。”
赵姨气的刚要开口,李婶赶忙劝到:“还是我来说,我来说。”她用手摸着自己的喉咙,“声音,声音不一样了。”她脸上的肉仿佛都要炸开来,“原来是挺好的小姑娘,突然变成个男人的声音。”
老太太们面面相觑。孙大娘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就是变成男人的声音。”
“什么样的男人?”赵姨追问。
孙大娘和李婶对视一眼:“不知道,不是村里的人,普通话说得贼好。”
“那他说什么了?”
孙大娘努力回忆:“好像也没说啥,就是家常话,但是,但是我一听是个男人的声音,就吓坏了,没记住说得啥。”
李婶补充到:“她回来跟我一说,我就跟着去看了看,确实就像她说的。一开口就是男人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不但声音是男人的,连动作都像。”她站起身,竭力模仿着走了几步,看上去不男不女,怪异莫名。
“还有啊”,孙大娘又想起,“她好像失忆了!我们两去的时候,她完全不认识我们!”
赵姨也很奇怪:“怎么会呢,我们看着她长大的啊。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啊?”
李婶想了想,摆摆手:“不像,我觉得她就是认不出我们了。不过我们也没敢多待,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对了,我觉得她眼神也不对。”她发现其他三位老太太看她的眼神也不对,连忙说,“我是说她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好像……”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倒是孙大娘说出来:“好像不是她!”
屋里的空气越发凝固,大家都觉得背后有什么动静,赶忙往一起凑凑,喝水平复一下心情。
赵姨犹豫的问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婆:“您看,这会不会是……”
吴婆淡定的看看她们,吐出三个字:“鬼上身。”
众人面面相觑。
赵姨定定神,她不敢质疑权威的认定,只能硬着头皮问:“那我们怎么办?您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吴婆轻轻一笑,解开随身的黄布包,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看上去不像纸做的,众老太太也不敢多问。就见吴婆端坐好,闭上眼睛,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睁开眼,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吧。”
李婶赶忙阻拦:“她白天一般都出去,只有晚上才回来。”
吴婆点点头:“那我们就等一会吧,虽然晚上比较难办,但是还没有哪个鬼能逃脱我这张符。”
众人忐忑不安的熬了一天,好不容易天黑下来,却又多了几分惧意。吴婆不满的催促了几次,众人才抱团出了门。
暴雨还在肆虐着,平时很熟悉的村路,陡然变得非常陌生,几乎都要摸不清方向。村里新修的水泥路只到山脚下,要去老屋必须爬山。一行四人冒着大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
远远就看见了老屋,点着灯。如果是平时,这样的景象在周围一片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温馨,可今天却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终于到了,吴婆伸手推门。老木门吱嘎一声开了。四人鱼贯而入。穿过小院子,来到大屋门口。屋门是开着的,她们径直走进去。
赵姨壮着胆子大声叫了一声:“小芳!小芳!在家没?”
从后屋走出来一个女孩。李婶和赵大娘往后躲了躲,紧贴着门口。
灯光一闪一闪的,映着小芳的脸上也明暗不定,显得皮肤发黑。不知道是不是描述过的原因,众人眼里的她走路的姿势确实有点怪,似乎腿脚不听使唤,一只脚想往东另一只脚想往西。
小芳看看她们,惊讶道:“这么大的雨,你们怎么来的啊?”
确实是一口男人的声音!
吴婆上前一步,厉声喝道:“何方妖孽,还不显形!”说着迅速掏出黄符,往小芳的脸上贴去。
“啪”!符咒正好贴在小芳的脸上,她(他)退了一步,愣住了,然后伸手摸摸符咒,随手撕下来:“你们这是干什么?”
符咒无效!众人吓得胆裂心碎。吴婆顾不得许多,又从包里掏出十几样宝贝,一股脑的往小芳身上扔去,其中还有一瓶不知道什么血,准确的撒了一身。
所有的宝贝都没有用!倒是激起了小芳的火气。她(他)大声吼道:“你们干什么!”
好似当空霹雳,四人顾不上彼此,转身就跑!
下山比上山还快,等跑到家里头,四人狼狈异常,从头到脚都是泥水。面面相觑,吴婆提议:“我们还是报警吧。”
我们是XX市公安局XX派出所的民警。这是我们的工作证件。你因涉嫌……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现依法对你进行询问,你明白吗?
明白了。
你要如实回答我们的询问,对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拒绝回答的权利;你有权提出对公安机关负责人、办案人民警察、鉴定人、翻译人员的回避申请;你有权对有关情 况作陈述和申辩;有权就被询问事项自行提供书面材料;有权核对询问笔录;对笔录记载有误或者遗漏之处提出更正或者补充意见;如果你回答的内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公安机关将予以保密。以上内容你是否听明白,有何要求?
听明白了,没有要求。
你以前是否受过行政处罚、刑事处理、劳动教养等其他处罚?
没有。
你是否有重大疾病或传染病?
没有。
你是不是张小芳?
是的。
那为什么村民反映,你明显不符合张小芳的特征,虽然看上去是女生,但声音是男生。你作何解释?
哎呀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张小芳,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哪里像男生了。
那村民反映,你在村里装神弄鬼,吓唬村民。是否属实。
不能说装神弄鬼吧?只是开个玩笑嘛。
开什么玩笑?
哎呀警察同志,那是我男朋友开的玩笑。他从来没有来过我们村里。这次我不是被公司裁员了吗,我就回老家来休息一段时间,他非要跟我一起来,但是又请不了假。他就想了这个办法,相当于一起来了。
什么意思?
您知道共享生活吗?
我知道共享单车。
嗯,差不多吧。共享单车就是把很多车放在路边,大家都可以去租。其实那不叫共享单车,因为车子都是公司统一买的,不是用户自己的。对吧。
不需要你解释这些,你就说你自己的事情。
好好,我男朋友学计算机的,他跟我说,有一个网站叫共享生活,可以把每个人的生活共享给别人。
怎么共享?
你看我脑后,对,就是这里,是不是有个小方块。对对,就是这个,我只要把这个戴上,再把我男友加到可共享的人员里,他就可以看到我看到的一切,听到我听到的一切,他还可以用我的嘴说话。
什么?哪有这种事情。
真的,您别不信。我男朋友就是第一次来村里,什么都好奇,所以就想跟大家开个玩笑。
那现在为什么你说话都是正常的女声呢?
因为他把开关关了啊。如果他开着,我就没法控制我的身体,现在他关上了,我就可以控制我的身体了啊。
这样多危险啊,万一他操作不好,或者用你的身体干坏事,怎么办?
怎么会呢?他很爱我,就是用这种方法玩一下啊。你想多了。警察同志。
那你男朋友现在在哪里?
他在北京啊。
我们要联系一下他。你打个电话给他吧。
好的好的,我这就打。
还有其他情况补充吗?
没有了。
以上所说是否属实?
属实。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惊变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8 14:15:4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