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63

黎明之前

kepu007 于2020-11-8 14:17:1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4816617(1).png



黎明之前
(1)
“醒醒,醒醒!你不能在这里睡觉!”
影感到一阵眩晕,隐约有一阵阵哄闹的声音在耳边回旋,忽远忽近,嗡嗡。嗡嗡。像蜂鸣的声音,他想起曾见过泡在福尔马林的玻璃罐中见过他们的死去的身体。老师说那叫标本,标本里面的是一种叫蜜蜂的昆虫,他们过着群居生活,在花丛中采蜜酿食。嗡嗡,嗡嗡。
他不知道记住这样的知识有什么用。世界已经是一片废墟,黑烟笼罩在灰蒙蒙的天空,硝烟与鲜血凝固在空气里,腐烂的人和动物一起躺在地上,白色的虫卵从他们的眼眶爬出,挪动着软糯糯的身体又钻进嘴巴。黄色的液体和暴露在空气里的肠子一起流出,染黑了一片湿润的泥土,发出一阵阵恶臭味。
“醒醒。”一双手抓着影的肩膀狠狠摇晃。
影努力睁开双眼,白色的强光刺得不得不又眯起眼睛,恍惚中似乎有几个人影。疼。浑身都疼,像是全身的骨头被拆散了又重新拼装起来,咔嚓咔嚓,每动一下就骨头就发出强烈的抗议。
眼前是一张年轻的脸,黑色的细碎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污泥和干涸的血迹交织在一起,在他的脖子上、胸口前留下一大片骇人的污迹。旁边坐着一个小孩,头发黄黄的,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蜷缩成一个小团。
是曜,还有和他捡来的小孩。
影咬咬牙坐起来,腰上的刺伤被猛地撕拉裂开,凝固的血痂又渗出几颗鲜红的血珠。他倒吸一口气,慢慢平复自己的气息,“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曜说,他的语气充满了担忧。“我差点以为你醒不来了。”
“没事。”影低头看手腕上的信息环,闪着微弱的颤抖的荧光,在昏暗的夜里若隐若现。
一阵寒风刮过广袤的原野,野草在狂风中呼啸,苍鹰飞翔过夜空,留下悠长而瘆人的鸣响。
黄色头发的小孩缩了缩身体,悄悄往曜的身边挪了挪,始终抿着嘴不说一句话。
“任务失败了吗?”影问。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一片红色的火光中,曜抱着小孩从烈火中逃亡,爆破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
他的机甲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燃料,死守在唯一的出口里,一声巨大的轰鸣将他震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而现在,曜和他躲在死亡原野的一块巨石后,一轮圆月升起,残破的土地泛起晶莹的红光,黑色的炭火在冷风中战栗而越发闪耀。一切是那样平静而迷人。
最初“源”计划制定时,人类满怀希望地构建出一幅美好而和平的高科技未来世界图像。谁能预料到仅仅是能源的争夺就让本来就面和心离的各国彻底决裂。无休止的讨伐、守卫与复仇,一场场的战争最终使这辆意图驶向美好的火车彻底脱轨,人类亲手毁掉了一切。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
“没有失败。”曜挠挠头,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系统发出了通缉令,宣布我们两个叛逃。我和你现在正在被追捕。“
影低头冷笑,仿佛他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手腕上闪耀的微弱荧光也时刻提醒着他,他正在被监视,一双无形的眼睛,无时无刻紧紧地盯着他们。
“我的机甲已经完全损毁了。枪还有三发子弹,只能用短刀搏斗了。”曜抖搂着身体,将残损的武器一件一件给他看,他的手腕上同样有一个环,泛着微蓝的光芒。
“我也差不多。”影说。他摸出口袋里藏着的一颗铜质弹壳,轻轻拆开,里面是一张小纸条,“Killing No.9”,英文字体写得潦草而奔放。
他们接到毁灭“源”计划核心资料的任务后就按部就班开展行动,却在接近基地的时候败露行踪,基地的爆破却提前开始,他们在炮火的轰炸中仓皇逃跑,身后的基地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一缕缕黑色的硝烟在红光中升起又消逝。
显然有人比他们抢先了一步炸毁了基地。
曜在残缺的钢铁中发现了一个低声抽泣的小孩,抬起头用一双小鹿似的眼睛怯怯地望着他,哀怨又可怜。原本曜已经转身要离开,最后还是咬咬牙回去,把小孩抱走了。
这是个不太理智的决定,影和曜都心知肚明,但曜是那样的坚定而决绝,影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夜更深了。隐隐有狼群的嚎叫从远处的山头传来。
圆月隐匿在黑夜中,收起最后一点光芒。无尽的夜。

(2)
科学本无罪。被屠杀的人类无罪,持刀的刽子手无罪,刀剑亦无罪。
但是这个失控的世界,却是送给所有人的恶果,源自罪恶的惩罚。
“源”计划设计的最初目的确实是利用发现的新能源建造一个全新的未来世界,让超负荷运转的地球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但是这样的幸福生活的有前提的,人类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种族筛选。只有一小部分优秀的人类能够获得通往未来世界的门票,踩着累累白骨一步一步登上他们的辉煌。
越是在文明的时代,野蛮越能疯狂生长。武力成为衡量力量的最高标准,谈判是虚伪的,和平亦廉价,绝对的力量征服卑微如蝼蚁的人类。
灾难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起初是生化武器,各国相互之间发起瘟疫、病毒攻击,造成短时间内人口的急速下降。最后开始了疯狂的人体实验,将人与猛兽的基因进行重新编排与融合,培养皿中诞生出一个个惊人的怪物。他们肌肉发达,智力低下,极度的暴虐与嗜血,从撕咬活人中获得极致的快感,却完全没有抑制本能的能力。
无数的人惨死在他们的獠牙之下,穿肠破肚横死在街头,到处是破碎的头颅、手臂和残肢。野狗叼食腐肉,秃鹰啄食内脏,死神的镰刀架在这片疯狂的大陆之上。
影和曜服务于这个世界的最高权威组织,负责清理失控的变异人种,使普通人与变异人种的数量保持在一定的比例范围之内,维持这个世界的秩序与平衡。
几个月前他们接到一项不寻常的任务——“毁灭源计划基地内的核心资料”。发出者的权限是机密级别,他们只是执行任务,并不知道目的。
而现在,基地已经被炸毁,他们却被认定为组织内的叛徒。
曜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点点珍贵的清水,用小瓶子装着献宝似的哄黄发小孩喝,“来来来,张嘴,喝点水。”
小孩极不情愿的微微张开干燥破裂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咽下曜喂的水。曜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慈祥的奶妈。影转过头去,不忍看到这样的场景。
明明曜也才二十一岁,怎么总有一颗当爹的心,而且还是这样一个捡来的不明身份的小狼崽。
他是一副轻快不在意的样子,拍拍身上的尘土,“叛逃就叛逃。老子早就想叛逃了。狗屁组织,要我看着活人被撕咬,还美名其曰维持生态平衡,去你的。”
曜骂骂咧咧,而影用嘴型无声示意他,“注意言辞。信息环一直在监听。”
曜闭上了嘴,有些丧气,蹲下来逗小孩玩。
他的脖子背后有零零星星的绿色鳞片,似鳄鱼的皮肤,耳朵尖尖的似透明的鱼鳃。“和鱼类混合的变异种么。”曜心想。
初代变异种完全丧失理智,二代变异种幼年期能有人类的认知,成年后则兽化。这个孩子估计是三代的实验品,不知成功与否。
小孩安安静静的,不闹也不说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乖巧似绵羊。曜内心深处一点柔软被狠狠击中了,怎么也不肯丢下他。
影向来不干涉他这位同情心泛滥的伙伴,他只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任内的事,冰冷如一台精确的机器,执行命令,执行命令。
他的记忆十分混乱,对于加入组织前的事情只有一些模糊的零碎片段,怎么也拼凑不出一段完整的记忆,也许是受到信息环干扰的缘故。
反正他们这样的人,不过是组织的棋子,越听话越好。
但是现在,影和曜都战损严重,几乎是刚从鬼门关走出喘过一口气,还捡了一个拖油瓶。
就在刚刚,影收到了组织单独发给他的密令,“杀死九号”。九号就是曜的代号,杀死曜。眼前那个年轻的男子正把小孩举得高高的,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影紧紧地盯着他微微搏动青筋着的洁白的脖子,手指无意识地去摸背后的短刀,又猛然收住。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咚咚,咚咚。沉重和缓慢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咚咚,咚咚。三步两响,一点点向他们靠近,随之而来的还有浓烈的恶臭。
曜和影的汗毛同时竖起,屏住呼吸,警惕地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
摇摇晃晃的黑影挥舞着粗壮的手臂,所过之处均留下黏黏糊糊的黄色唾液。
变异种!而且是三个!正闻到他们的气息寻觅着过来
影握紧了腰带间的手枪,在心里默数三二一,冲曜大喊“跑!”。曜抱起地上的小孩转身就往枯叶森林中奔跑。变异种看见了他们,迈开腿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极快地向曜的方向追赶,他们的长满浓密长毛的手臂向上举着,唾液分泌更多了,顺着咧开的大嘴滴答滴答留下地面。
影眯起眼睛仔细瞄准,砰。
一枪,直中跑在最前面的变异种的心脏,汩汩的鲜血喷涌而出,笨重的身体应声而到。他身后的两个变种人踏上他的身体,咔嚓咔嚓,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一脚、两脚,他们在尸体身上蹦蹦跳跳,发出呜呜呀呀的欢呼雀跃声音。碎骨的声音也能刺激他们的快感神经。倒下的变异种脖子被踩断,脑壳也碎了,透明的脑浆流了一地,眼珠早已滚出眼眶。
无论经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还是令影反胃。他咬牙使自己疼得清醒,板下第二颗子弹,砰。却只擦到了其中一只变异种的肩膀,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受伤使他们更疯狂,他们回头寻找背后射击的影,张开獠牙向他扑去!
砰!第三颗子弹直直射击在其中一只变异种的脖子上,洞穿喉颈,瞬间便击倒。他的身后还有另外一只变异种,极其兴奋地蹦跶着。
影刚刚愈合的伤口被猛烈的动作狠狠撕开,身体仍在很虚弱的状态,只能一步一步后退。眼看着变异种向他跑来,锋利的指甲挥舞着划伤他的脸,伸长着手臂试图抓住他的脖子。影抽出背后的短刀,躲避着变异种的攻击。抓住他伸手攻击时袒露出腹部的时机,狠狠将利刃刺入变异种的身体。变异种的身体触电似的猛地一颤,随即疯狂地扭动起来,像一条白色的软虫似抽搐。他的手掐住了影的脖子,锋利的指甲陷入影的皮肉。
影苦苦挣扎着,几乎喘不过气。
又是一刀,从变异种的背后直传心脏,露出沾满红色鲜血的一点白刃。变异种的手终于无力松开,双腿直跪着倒下。曜抱着小孩,从背后给了变异种致命的一击。
影终于能够呼吸,整个人软在地上。
跪着变异种的眼珠是深邃的黑,眉毛浓浓的,鼻子有点塌,看起来憨憨的。他的眼睛始终睁开着,和普通的人类并没有太大差异。死去的三个变异种,在地上留下了一滩鲜红的血,渐渐凝固成黑色。
跟杀了三个人没有什么两样。禽兽。禽兽。
影的头剧烈的撕扯着,无数失声的尖叫在他的脑里回响,争吵着,翻腾着。几乎使他分裂。
最近他总是这样。
在执行任务以外,总是多了以前不曾有的痛苦之感。
曜扶起在地上的影,伸手擦拭他脸上被鲜血喷溅的污渍,却留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使影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一起逃离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曜说。他的眼睛闪着银色的光,不能说那是希望,希望是早已经在这个世界绝种的东西。
“好。”影沙哑着嗓音发出一个音节。
(3)
战损严重影和曜没有逃脱掉追捕,他们被强制带回组织总部,进行精神治疗。
影平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手脚皆被紧紧束缚,连续几天的电击治疗使他全身的肌肉反应性抽搐着。
手术台推进时,他的眼前忽然陷入一片黑暗,无数记忆的片段在一瞬间拼凑、撕裂、破碎。隐隐约约听见耳边有人在焦急地呼唤他的名字,肩膀被用力地摇晃着。
“醒醒,醒醒!你不能在这里睡觉!”
“醒醒!”
影努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耀眼的白光刺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是曜和那个黄头发的小孩。
这是,哪里?影头痛欲裂,他记忆中最后一个片段停留在一片烈焰的火光中,曜抱着小孩。
“你昏迷了两天,我差点以为你醒不来了。”
“任务……我们是不是有任务?”
“任务没有失败。”曜挠挠头,细碎的头发微微遮住他清秀的眉眼,“但是我们被系统认定为叛徒,现在正在被追捕。”
太熟悉了,就像是重复练习了上百遍的剧本台词。
曜用手指点小孩的鼻尖,又使坏地揉他圆圆的小脸蛋,不自觉地弯起嘴角,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清水一点一点地喂他喝。
影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铜质弹壳,找到印着“Kill ing 9”的字条。
他记得曜是自己的同事,一个热心肠的年轻傻瓜,一个曾并肩作战的队友。其他的,其他的,大脑又开始陷入极度的混乱,似无数的绳结交错在一起。
影摸到了背后别着的银枪,默默观察曜衣领下露出大片肌肤,一颗结实有力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
就是这里,只要一枪。
黄发的小孩突然钻进了曜的怀里,挥舞着手臂咿呀咿呀似乎在说什么。
砰。影板下指门。
小孩的脑袋砰得炸开,脑浆喷射出来洒了一地,似打散的豆花。
影浑身的肌肉都僵软无力,直直倒下。
(4)
“警报,警报。修复进度50%,患者出现异常行为,治疗强制中止,治疗强制中止。”
实验室的智能警报一直响着。
“下面进入第33次治疗,请相关人员就位,请相关人员就位。”
影再次陷入一片黑暗,昏暗中他听到急切的呼唤,“醒醒,醒醒!你不能在这里睡觉!”
他感到浑身的骨头都酸疼酸疼的,就像被刚刚拆散重组一样。
艰难地睁眼。是曜和小孩。曜说他们成了叛徒,给小孩喂水喝,影收到子弹壳内的密令。
三个变异种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他们,影用三颗子弹将他们解决,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他的胸口被大片的鲜血渲染,脸上沾满了深浅不一的血痕,模样狼狈至极。
曜伸出手指,轻轻地、轻轻地帮他擦拭脸上的血迹,温柔的眼睛里闪着光。
“一起逃离这里吧。”
“嗯。”影回答,从背后抽出他的银色短刀,将利刃狠狠刺进曜的心脏。鲜血沿着刀刃一点点渗出,滴下一串串血珠子。
曜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整个人向后倾倒,他的手握住影持刀在他胸口前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曜大笑,鲜血染红了他的嘴唇,“这个疯狂的世界,哪里……哪里有我们逃离的地方。咳咳,咳咳。我们要、我们要改变它。改变……咳咳。”
影的眼睛布满了红丝,死死地盯着他,胸口像是被生生撕裂一样疼痛。
曜握着他的那双手加重了力度,把短刀从胸前拔出,鲜血喷溅到影的脸上,绚丽而妖冶。
“成为我。活下去。”曜的嘴角泛起一点微笑。
微弱的曙光撕裂了夜的黑暗,一轮红日在雾气萦绕的山头渐渐升起。
(5)
下面插播一条时事新闻:“原源计划组织高级行政长官曜今日出院,曜曾因患严重的精神认知障碍,私自圈养变异种,与原源计划组织九号执行官共同犯下严重的叛国罪。考虑到曜的服刑期已满和其本人曾对组织做出的贡献,组织决定对曜进行精神治疗,给曜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为造福全人类的事业服务,推动……”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黎明之前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8 14:17:1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