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42

三生梦

kepu007 于2020-11-8 14:27:2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4817221(1).png



三生梦
“艺术是我的一切,为了他我愿意付出生命——”我的脑海忽然响起这道凄厉的声音,紧接着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撕心裂肺的绞痛。
“啊……”这痛感几乎要撕裂我的整颗心脏,我再也忍耐着不住,紧紧抠住胸口,身子一歪,慢慢滑下流水线的机床,痛苦地呻吟起来。

工厂里响起一阵“嘟嘟嘟”的急救声,在我疼的快要昏迷的时候,我恍惚看到组长投向我那冰冷的眼神。
   “假洋鬼子,信仰西方的歪门学说!”“大毒草!” “批斗,打死他!” “反革命分子!”“打!”闹哄哄的群众围着一个黑衣白裤的瘦弱学生,在地上被人拳打脚踢,他的脸宛如隔着一层雨雾,模糊的无法看清。他在地上竭力用手护着自己满是泥污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喊着:“这是西方的绘画艺术,我不是叛徒,不是反革命!”
伴随着他的那一声大喊,我看见无数的拳脚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身上……脑海中的片段瞬时间消失了,我触电一般猛地睁大双眼,看到头顶雪白的天花板。继而我的目光在周围开始逡巡:雪白墙壁,雪白床单和被套,一尘不染的地板……这是医院?  
   
我的思绪逐渐宁静下来,头脑昏沉地躺在病床上,看到带着白口罩的护士低头给我输液,在这个过程,我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一股机油味,然后又开始沉沉睡去。
     微微留着胡茬青年,手中拿着一叠诗稿,他正朝着空无一人的远方大声的朗诵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他的声音时断时续,伴随着间断的诗歌,“轰隆隆”作响的火车,像一头面目狰狞的野兽,咆哮着覆盖了他的整个身子。
我缓缓睁开眼睛,四周的天幕都黑了下来,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梦中的景象,就好像真切体验过一样。
这让我悚然间觉得一惊,似乎……在这之前,我从没有做过梦。
不过,我是谁,又什么时候去工厂上班的呢?
一阵眩晕的感觉铺天盖地地向我袭来,我不能去想,只要一想,头就疼得快要爆炸。
这时候,我听到自己不知何处一阵“嘟——嘟——嘟”的声音,就像机器出了故障发出的提示声,在声音,这个空旷漆黑的环境下,显得格外诡异。
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有暗红色的光晕,在胸前有节奏的一闪一闪。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像一盆冰水,泼得我浑身冰凉。我猛地坐了起来。
我是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清醒过来的我已经重新回到工厂。看着像灰色的小蛇一样吐着渗人的芯子,“嘶嘶作响”的流水线,看着我的周围,神情木然、动作缓慢而极具机械化的同类,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我真的是机器人吗?——我的大脑没有储存之前的记忆,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我茫然地猜测,自己之所以是工厂里唯一一个频频请“病假”的机器人,这很可能是因为我的程序或者内存系统出了什么故障。
那么,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等待一个报废的机器人的,最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我不敢想。
     看着周围表情沉寂如水的同类,还有正在流水线“嘎吱作响”的粉碎机,一个诡异的年头浮出脑海。

    起码我可以试一试!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流水线上,就如同一头失控的犀牛,在那一霎那,我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身体发出刺耳的“刺啦——”声,就像是卡车出了事故时,车身报废的声音。
  真的,真的非常刺耳!
看着黏在粉粹机器锋利的齿轮上,那从我身体流淌出的深蓝色的血液,那深沉的蓝色,是那么的刺眼,它斩钉截铁地宣告了我不愿意承认的现实。
——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是一个机器人。
我微微一笑,临死前的这个笑容充满了绝望。
高楼鳞次栉比的市中心,一家具有西方哥特风格的大楼,凭借大黄、大红、深黑混杂的涂鸦式风格,在周围的建筑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在这家大楼的第四层,“Fantasy world online game company”和“神奇世界网络游戏公司”这两行汉语和英文的公司名称,正在有规律地闪烁着诡异的紫色光芒,就如同格林童话里,老巫婆手上熠熠生辉的神奇戒指。
空旷的办公室里。“你确定这个模拟体验游戏,可以在市场上大幅推广吗?” 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翻阅着手上的一沓评估报告,对着面前穿着白色科研服装的工作人员发问。他脸上带着几分怀疑的神情,眼睛里流露出商人独有的精明和谨慎——这毕竟是高达上千万的资金投入,如果大规模的研发推广之后,得不到政府部门的认可,这后果真是难以想象……
   
    面前的科研人员自信从容地侃侃而谈:“总经理,这款‘三生梦’是经过我们团队无数次实验过的,它的高仿真的观感体验,可以让玩家的所选择的人物从秦皇汉武,一直选择到建国之后的同性恋、变性人、夜总会工作者这样的边缘群体。其中甚至还包含了像武则天、汪精卫、李莲英、毒王坤沙这样有争议性的历史人物,我们可以保证它会在全国范围内受到玩家的好评。”  
   
眼前被他称作“总经理”的人,低头沉思了片刻,终究还是有些犹豫,他故作轻松地回答道:“OK,你先回去吧。关于‘三生梦’这个游戏项目,我会在公司的董事会上,像董事长正式提出市场意向规划。”
等到亲眼看着研究人员的人影彻底消失,总经理快步走进办公室尽头的休息室,此时的“我”已经从昏迷中悠悠转醒。
不过方才在游戏中“自杀”时的绝望情绪,此刻依然还没有从我的胸臆消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依旧充斥着一种像天阴下雨一般的阴郁。
这三天以来,一直守候在身边的秘书恰当其时地递上毛巾,让我擦脸。我眼角的余光,瞥见站在门口进退维谷的经理,示意秘书先退下去。
“董事长,您这次的游戏体验究竟怎么样?”自从游戏一开始,我的脑神经就像被催眠一般,整个人都进入深度昏迷状态,经理整整等了三天三夜,想必也是饱受焦灼和担忧煎熬,所以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寒暄,直接就开门见山地朝我发问。
      
我动作悠闲地用毛巾擦了擦脸,自顾自地笑了:“这是一款很好的游戏,人一置身其中,就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真实存在的事情一样——绝望、恐惧、愤怒这些情绪,甚至包括受伤的痛感,都比目前国内的3D技术要真实一万倍。”
      
“那您的意思是,接下来会在公司的董事会上,正式提出关于‘三生梦’的上市规划吗?”经理迟疑地问,这个问题才是讨论的重点。
我摇摇头,漫不经心地补充:“可问题的关键恰恰就在于:它超强的观感体验,随之而来一定会让玩家沉溺在游戏中,难以自拔。甚至它本身所具备的超真实观感体验这一优势,也会让玩家的情绪被游戏所奴役,直到游戏结束也难以脱离。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导致大规模的自杀事件。它在国内的发行,最后势必会像国外的‘蓝鲸’游戏一样,因为恶劣的影响,被政府明令禁止。”
“那……”经理已经被我的这一番话被绕晕了,他小心翼翼觑着我的脸色,显然在忖度着如何接下来的话。
“所以——”我徐徐说道,“这款游戏从策划时开始,我给它确立的目标群体就不是中国境内的普通玩家,而是国外——那些已经饱受病痛折磨,准备申请安乐死的广大病患群体。”
是的,从一开始,这款《三生梦》游戏的研发,本身就是为了让患病者在临死前体验到各种不同的人生,是一种在虚拟世界三生三世的极致享受。

“我有信心,‘三生梦’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取代西方的‘安乐死’技术,正式成为一项新的死亡选择。”
看着眼前的经理呆若木鸡的脸,我满意地笑了笑,笑容得意而阴险。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三生梦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8 14:27: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