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60

无法抵达的永恒之地

kepu007 于2020-11-12 09:27:4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5144800(1).png

无法抵达的永恒之地


“即日起,公民凭有效身份证明码在所属社区登记即可获取前往“永恒之星”的资格……”
公元8065年,人类移民的第三颗星球宣告全球危机,各国有关部门在与研究机构“Eternity”的合作下,宣布了第三次人类移民的目的地——永恒之星。经历了浩浩荡荡的两次外太空迁徙,人们早已疲惫不堪,大家希望这第三次的移民是最后一次移民,希望可以在宇宙中寻到一个稳定的安居之地,于是将第三个即将抵达的行星命名为“永恒”。

公元2020年,美国和德国研究人员从4500颗已知地外行星中筛选出了24颗“超宜居”行星。以此为契机,在之后的约100年间,以“让人类永存于宇宙”为目的的各国科学家们开始着手于寻找第二颗可供人类居住的星球,并成立了专门的地下研究机构,命名为“Eternity”。
公元2877年,南极、北极的冰川在全球变暖的作用下日渐融化,加速了海平面的上升。此前科学家在研究报告中说道,由于海水的热膨胀以及深海与海面的温差,导致海水整体体积不断扩大,大约历经300年的时间,等到海水与大气温度达到一定平衡状态时才会停止这种活动。然而,在这800多年间,由于人类不节制地使用会加剧温室效应的机器、持续焚烧化石燃料,同时向海水中倾倒了大量的工业废液,导致大气和海水的温度始终无法保持一定的平衡。
虽然海平面的加速上升并没有使得陆地面积缩减到让人类无法生存的地步,但全球变暖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适应极端环境的反应速度,增强的风暴潮频发,数次袭击海上的船只和中纬度的沿海城市,造成了大量的物资损失。同时“臭氧空洞”不断增多、直径也逐渐扩大,南美洲、拉丁美洲以及南半球的部分地区所受的紫外线强度已达到了人类难以承受的地步,这些地区有越来越多的居民受到过量的紫外线辐射,皮肤病患者显著增加,一开始各国还会派出救援队支援这些地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地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折损了不少医护人员。之后没多久,各国救援队开始陆续撤出高危地区。
临时的救助并不能改善灾民的现状,他们陷入了更大的困境,自己的国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周边的国家又不愿意接纳流民。于是在公元2960年,第三次世界大战在南美洲爆发,并逐渐扩散到欧洲、非洲以及大洋洲等地区。这场战争,不仅给世界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也在人们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与此同时,在这片被炮火侵蚀的土地上,不断出现的狂风和极端干燥天气使得各地山火肆虐,状况频发,而人们又无暇应对,不可控制的山火愈演愈烈。地球上的森林资源锐减,雨林中的许多珍稀物种也在这场史无前例的灾难中悄无声息地灭绝了。
公元3995年,地球的资源已接近枯竭,联合国不得不站出来公开研究机构“Eternity”的存在,万众瞩目之下,“Eternity”的负责人在发布会上宣称已经找到了可以作为人类第二家园的行星——“希望之星”,并公开了足以证明该行星能够作为人类第二家园的相关资料和研究证据。一时之间,原本被“世界末日”所恐吓的群众们仿佛找到了救世主,欢呼雀跃间畅谈着对希望之星的向往。
于是在做好了充分准备的五年后,也就是公元4000年,人们开启了第一趟移民之旅。
从那天起,地球彷佛陷入了沉睡,人们在几个据点的地底埋下了名为“诺亚方舟”的机械仓,里面装载有现存的植物种子、动物胚胎以及有关地球全部的电子资料,同时每个据点都放有冷冻舱,里面沉睡着将在未来的某一天苏醒,之后重新在地球上生活的人们。
一部分生活在部落的住民以及年迈的老人不愿意抛弃祖先的土地,选择继续留在地球上。而选择离开地球的人们从此背井离乡踏上了在宇宙中“流浪”的旅途。

今天是公元8065年的5月6日,距启程前往“永恒之星”还有62天。
我关掉床头的显示屏,屏幕上每天都会循环播放人类近几千年的历史,“老师”为了让我好好了解人类的历史,在住所里所有的播放器里都录入了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人类六千多年间的历史,从每天早上的6点钟开始一直播放到晚上11点钟。美名其曰这样能让我了解自己的使命,更好地为人类的未来做贡献。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大的理想,每天的任务就是待在研究所里协助老师的工作,等待下一次移民,之后再在下一个星球上继续我的工作,过完我普通的一生。
比起这些现在让我看到吐的文字和图片,我反而对那些更久远的古代文明感到好奇,住在天空中的机械房屋里,我真的很难想象那时候的人们是怎样在没有大型器械的帮助下用巨石建成一座又一座有着奇异华美的陵墓和城堡的。而这反复播放的6000多年的历史给我的感觉就是人类不停地重复着自我拯救又自我毁灭的过程。
我坐在餐桌旁看着厨房里机器人保姆忙碌的身影,想着等到前往“永恒之星”的时候可不可以把它一起带走啊,我已经习惯了和它一起在这间小屋子里的生活了。
“嘀嘀”手腕上的通讯器发出了响声,我推开了屋子的门。我住的地方是研究所分配的公寓,这里住着大约三千个小助手,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学校毕业之后直接被招进来学习的学生,自从“Eternity”被公认为是寻找人类宜居星球的“救星”之后,机构的研究团队日渐壮大了起来,现在研究员就是和从前的公务员一样吃香的职业。人们进入这所机构的目的也不再是单一的“为了让人类永存于宇宙”了,有的人是为了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的人是对浩渺宇宙心怀向往,而我嘛,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是走后门进来的……
我把带我进机构的那位研究人员称作“老师”,对我来说,他算是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父亲”一样的存在。他是一个非常严肃认真的人,从我刚开始读小学的时候就要求我提前学习高年级的知识,每天晚上的睡前故事就是人类的历史、宇宙的起源,第二天晚上睡前还会提问前一个晚上听过的知识点。虽然有的时候我会因为老师滔滔不绝地讲述人类历史而感到厌烦,但我对知识的吸收能力强得惊人,听过的话、看过的书我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我可以在十年后的今天告诉你我六岁生日那天老师对我说了什么,他说:“人类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为了生存一直在不同的星系间流浪……为了人类的未来,你必须做出努力。”
在老师长期的“魔鬼训练”下,我在去年凭着优异的成绩提前从学校毕业,在老师的安排下,没有经过考试和选拔就直接进入了“Eternity”,成为了老师的助手。按照隔壁小易的说法来说就是像我这样的天才去进行考试和选拔简直就是在浪费人家的人力物力。
今天,我也同往常一样,去实验室对前几日探索机器人从备选“宜居星球”采集回来的土壤和植物样本进行数据分析。沿着长长的银色隧道,路过一间又一间亮着灯的实验室后,终于到达了E-01实验室门口,老师已经在实验台前坐好,开始对着仪器进行土壤成分分析了。
“你总是踩着点来。”听到我刷卡进门的声音,老师没有抬头,只是用平静的语气对我说话,他的语气一贯如此,哪怕是在我觉得课程无聊而逃课的时候,他批评我的语气也是淡淡的。他似乎做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从未见他慌乱过,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一个机器人,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啰嗦的机器人,每天都在一本正经地念叨人类历史,他就像是一本会说话的历史书。在研究所里,他待人永远都像是一个严肃的老长辈,虽然不会给人难以相处高高在上的印象,但看到他指点年岁更高些的前辈时还是让我感觉违和感倍增,我常常腹诽45岁的大叔怎么会有看起来800岁的处事风格。
最近一段时间,老师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量,像是为了赶在第三次移民前做完自己手头的工作。怕他因为我的懒散搬出人类所受的苦难来说教我,我没敢吭声,悄咪咪地溜到桌旁,默默地按下实验桌旁的按钮,等椅子升上来停稳之后坐下,拿出放在抽屉里的智能眼镜戴上,瞬间,我的眼前就浮现出蓝色的字体,密密麻麻记载着这次采集到的土壤样本的分析结果。
“这次的土壤酸性很高啊,目前地星上能种植的大部分作物都不太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哎。”看到数据之后,我出声说,“这样的话只能将这颗星球剔除出列了。”
“这颗星球是目前列表中陆地面积最大,水资源又相对丰富的一颗行星。土地和淡水资源都是人类生存所必需的。”老师划动了一下悬空的显示屏,屏幕上显示的是卫星和探索机器人传来的实拍行星画面。我盯着画面上褐色的土地和绿色的植物,逐渐瞪大了眼睛,“我以为这是只有在地球上才有的土地颜色呢!”现在我们生存的这颗星球,名叫“地星”,是人类到达的第二颗超宜居星球,它的体积比地球稍小,但是陆地面积却小得可怜,加起来只有原先的两块亚洲拼起来那么大,颜色是淡淡的黄色。而人类的人数却还是很多,所以我们的建筑都是建在天上,通过机器造氧和重力平衡器,还有各种机器人的帮助,我们人类的建筑已经可以建在云端了,站在小高层建筑顶楼眺望,目之所及是大片淡紫色的海洋。
我只在研究所墙壁上的全息展示窗里看见过地球上蓝色的海洋和深色的土地,听说是因为这个星系里恒星发出的光反射出来的颜色与太阳不同的缘故,所以在这里才见不到那像蓝宝石般绚丽夺目的海景。老师和我说,几千年前人类曾幻想未来的世界人们可以在外太空自由飞翔,只要一拍手,桌上就会出现美味佳肴,在时空门上调整时间和地点就能去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但8065年了,这些都没有发生,人类并不是魔法师,没有凭空造物的能力,没有穿越时空改变过去预知未来的能力,更不能随心所欲地在宇宙中自由穿梭。
人类,只是茫茫宇宙某一个亿万年的时间里存在的一个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群体。我们依赖于宇宙提供的环境,依赖于严苛的居住条件,依赖于稀缺珍贵的资源。资源一旦耗尽,人类还能靠什么生存下去呢?现在人们想到的办法就是寻找新的宜居星球,通过宇宙舰队进行人员和物资的运输。
而找到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宜居星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不同的星系中旅行会耗费人大量的体力,未知行星的安全系数也无法确切计量,所以人类无法在探索新家园的任务上亲历亲为。好在智能机器人产业在这几千年间发展迅猛,如今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和人类难以完成的工作领域,机器人已经承包了大量的事务。
宇宙中的旅途看似奇幻美妙,实际上危机重重。其实,人类到达“地星”纯属意外,第二次移居原计划迁移到的行星被称为“未来之星”,因为它的质量、体积、表面温度以及它在星系中的位置都与地球极其相似,只是比地球更古老一些,人们曾一度认为未来之星就是人类的“第二颗地球”了。登陆的那天,透过悬停着的宇宙飞船上的窗户,船上的人们惊奇地发现这颗星球上的原始植物是地球的数倍大小,第一批探索队员们带着机器人走在草间,就像是变小的爱丽丝误入了童话王国。可现实并没有童话故事里那么美好,第一批探索者们的身影再也没出现过,机器人传回的画面也中断了,宇宙飞船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在突发的逃亡过程中,有一艘飞船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永远地坠落在了那颗令人恐惧的“未来之星”上,也许是巨大的仙人掌,也可能是什么体型巨大的动物,但再也没人愿意提起。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是给人类的一记当头棒喝,打击了人们的积极性,还消磨了人们长途旅行的意志力。这场事故之后,政府部门严肃批评了此次负责筛选超宜居星球的研究主管,将“Eternity”当时的几名办事不力的高管全部撤职,并责令机构整改,之后的每一步环节都必须在政府部门派出的专人监督下进行,并要提交有关部门审核。
在宇宙中又继续漂流了100天后,人们早已疲惫不堪。某天,研究人员发现被舰队用来作为临时歇脚处的这颗星球排在之前拟好的宜居星球之列,只是因为陆地面积较小、资源相对稀缺才没有被采用。这颗黄紫相间的行星就是之后人类生活了1000多年的“地星”。

今天,是公元8065年6月6日,距启程前往“永恒之星”仅有31天。
我跟随老师乘坐电梯到达了地面,我上一次踩在这片淡黄色的大地已经是6个月前的事情了。在地星上,居民是分层级的,地位高的人住在云端,而一些来自难民营的人们只能住在最底层的“贫民窟”里。但老师认为用地位和金钱来给人类划分层级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他认为能为人类做出贡献的人都是有用的人,所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地面,给生活困难的人们送去必要的物资,还资助适龄儿童接受更好的教育。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也为这样的现状感到难过,我有空的时候便经常跟着老师一起来给他们帮帮忙,希望可以尽我的绵薄之力来改善贫民的生活。
今天我们在看望过几位居民之后,老师说想去拜访一位故人。我们便绕路前往一位老婆婆的家,听老师说,这位老婆婆已经152岁了,是他目前唯一还在世的友人。现在人类的平均寿命大概是120岁左右,老婆婆家里已经是七代同堂了。
我们站在一间矮矮的房子前,房子是用机械废料组装而成的,外墙刷了暖黄色的漆,房前的地面上开满了红色的花朵,花瓣的形状酷似一枚小小的爱心,每一片花瓣都紧紧簇拥在一起,这是地星上一种常见的植物“地心草”。我们和门前正在给花浇水的家用机器人打过招呼之后,掀开了搭在门上的自制门帘。映入眼帘的先是屋内墙上小孩子的涂鸦,老婆婆正倚靠在窗边的摇椅上,两个六七岁小孩子趴在她的腿上,正安静地听着婆婆讲故事。
见到我们进来,老婆婆拍了拍两个小孩子,示意他们和我们打招呼,小孩子的声音甜甜地喊“叔叔好、姐姐好”,我不由得弯起嘴角笑着回应他们,这里的气氛让人感觉很温馨,一点也不像我那间满墙银白金属色,只有我和一个机器人的冷冰冰的公寓。
在和我们聊天的间隙,老婆婆望向窗外紫色的海洋,“这么美丽的景色,今后再也没机会看到了啊。”老师走到摇椅旁,缓缓蹲下,握住老人的手,“你的子孙在不远的未来会看到更美的景色。”
老婆婆叹了口气,说:“这一百多年来,我在这里只见到人们不停地开采这颗星球的资源,却从没见过有人来保护它,现在有了机器人,房子建得快了、搬家搬得更容易了,老祖宗说的珍惜资源可早就被他们抛之脑后咯。”
我们谁都没有反驳,毕竟事实确实如此。在找到第一颗有能力抵达的宜居星球时,大多数人们的想法是终于有救了,找到第二颗符合条件的星球时,人们的心态也渐渐放轻松了,想着能找到更好的选择,我们就有了后路,现在居住的这颗星球即使再次重蹈地球的覆辙,我们也可以前往下一个更好的行星。
人类的贪欲是永无止尽的,从地球出逃后,他们自诩是天灾的受害者,为了生存只能暂居于其他星球。但实际上,地球上所发生的一切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如果不是人类大肆挥霍地球有限的资源,不懂得珍惜和保护,不懂得可持续发展的时限应该是永远而不是未来的十年。接着,他们侵略了其他的星球,占领了本不属于自己的土地,又开始掠夺星球上的资源。
在这件事情上,人类才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几乎每个人都觉得只取用一点点资源或是只使用一点点对环境有害的物质并不会对地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然而人类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每个人的一点点加起来对于地球来说就是不可挽回的巨大伤害。在宇宙混沌中生长发展了几十亿年的星球,如同地基牢固却因白蚁侵蚀而在一夜之间倾塌的大厦,被小小的人类蚕食殆尽了。
更可怕的是,好像没有人从地球的教训中得到启发,大家心照不宣地滥用着“希望之星”上的资源,公元6547年,政府在研究机构的证实下,发出了“希望之星”资源枯竭的警告。人们嘴里喊的口号却不是“修复我们的星球,维护我们的家园”,而是“前往下一颗宜居星球吧”。如今,自我诞生起就居住的“地星”在迎来这些不速之客的短短1000多年后也落得了和“希望之星”一样的下场。
看到这些历史记载,我的内心总是感到一阵悲哀。人类会陷入自我拯救又自我毁灭的死循环吗?回程的路上,我问出了在心中埋藏了很久的疑问。
老师的回答模糊在了傍晚的风声里。

今天,是公元8065年7月6日,人类即将在明日进行人类的第三次移民之旅。
这天傍晚,老师把我叫到了资料室里。他坐在资料室巨大的全景屏幕前,屏幕里正播放着一段录像,几个穿着厚重宇航服的人在镜头前挥舞着手,我记得这是公元4000年时人类到达第一颗超宜居星球“希望之星”时的影像,那颗美丽的淡粉色星球仅仅只成为了人类2500多年的庇护所。
一段影像结束,室内陷入了短暂的黑暗。
他回头看我,伸出手示意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我走过去坐下。我看见我们之间的桌子正中有一个红色的按钮,除此之外只有两杯水摆在两张座椅前。看起来今晚并不是邀我来开庆功宴的,我心想。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老师开口道:“今天叫你来,是要委托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
“明天就要开始新的旅程啦,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待明天的到来!”这场秘密的会面不知为何让我的心中生出些许的不安来,像是心上有一根牵引我的带子要断掉,于是我故作轻松地打趣道。
老师沉默着,敲了敲座椅的扶手,屏幕上开始播放另一段录像,屏幕上的数字显示这是6566年,宇宙舰队在“未来之星”上空拍到的影像,背景音很嘈杂,我听到有人在尖叫,还有人哭嚎的声音。我从没看过这段录像,我看到比人还高的草丛中伸出了紫红色的藤蔓,猛地卷起在探索队最前方的探路机器人,人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机器人就被卷到了半空中,草丛后的怪物也露出了真面目——一只巨型的食人花,高度约有五米左右,长着红色带白斑的食袋、紫红色的茎和叶,挥舞着周身长长的藤蔓将机器人吞噬进巨大的食袋中。
剩下的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慌不择路地像草丛更深处跑去,却忽略了茂密的草丛里亮起的两盏红灯,那是巨型螳螂的眼睛。之后的影像令我全身止不住地颤抖,我忍不住弯下身干呕,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脸也涨得难受,感觉头昏脑胀。
我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直起身,就抓过桌上的水杯往嘴里灌,难受、窒息,水顺着我的嘴角一路流到了脖子上。
我看着老师,老师也看着我,他的眼神里流露出隐隐的心疼。影像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了,昏暗的房间里传来他的声音:“这次是我心急了,没有考虑到你对这一切的接受能力,抱歉,让你感到难受了。”
我摇摇头,又怕他在黑暗中看不见我的动作,边更用力地晃动头部边发出闷闷的否定声。
我看到他伸出手向前探出,让我回想起小时候我因为摔跤受了伤,在回家路上小声抽噎的时候,他伸出手摸我的头的样子。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是摸不到我的头的。那只手在半途终究还是落了下去,我看出他要按桌上的按钮,忙起身准备替他按下,他却严厉地喝止住我。
“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人类是非常渺小的,渺小到永远无法窥见宇宙的全貌;但人类同时也是伟大的,他们的伟大之处在于永远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无论面对的是自食恶果的悲剧结尾还是欣欣向荣的美好明天,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造成这些结果的。”
他按下了那个红色的按钮,我紧盯着那枚按钮,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抬头再看老师,却觉得他似乎比平时更为放松,好似终于卸下了肩头的重担,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虽然我无权决定自己的诞生与否,但这一次,我想决定自己的结局。”
屏幕上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0%开始缓慢增加的进度条,我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是我们前往新家园的进度吗?”在进度条变为5%时我终于开口问道。
“这是机器人的自毁程序。今天,我要和你道别了。”
老师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却在我心中抛下了一颗惊雷。
老师,是机器人?!我从未想过,几乎与我朝夕相处的老师其实不是人类,我还沉浸在震惊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老师又缓缓开口了,“E-08是我的编号,你是我的孩子,我创造了你来接替我的工作,H-04号。”这个编号就像是一串神秘的咒语,“咔哒”一声轻响,解开了埋藏在我身体里的答案,我知道这是我的程序在回应密钥的反应。每日在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的人类历史现在就在我的脑中自动播放着,十六年间的记忆也如同打破了尘封的枷锁,变得愈发清晰起来。我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过人的才智是否是与生俱来的,也没有想过为什么身体一向健康的我每到身体的生长期就要请假回家而且还会失去这一段时间的记忆,平静地接受了许多不正常设定的我也许是历史上最傻的智能机器人吧。
进度条上的数字变成了32%。
“人类创造了我,在我还是一个普通的智能机器人时,我的工作是远程观测地球驻留居民的动向并保持联络,负责研发我的团队里都是活泼有趣的人,他们教会我如何用人类的方式生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我进行检修和更新。我身边的研究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我的程序被改进得非常完美,我会哭、会笑,拥有了人类的情绪,有了类似人类的体温,大脑也更贴近人类的思维。最初的几百年我对这一切都感到新奇,可是渐渐地时间久了,随着思绪越来越多,朝夕相处的人们逐渐衰老、死去。我和地球的联系的频率也由于相隔了几千光年变得越来越少,直到某一天再也联系不上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痛苦,“拥有了人类的思考方式和情感后,我却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人类好吗?我帮助他们找寻能长久发展的居住地,可是结局呢?每一次找到的宜居星球都会被他们自己毁掉。但我很庆幸我的使命已经深深地刻进了我的程序里,即使身体和芯片已经更新换代了千万次,也没有让我在一次又一次失望和无奈的漩涡中迷失自我。”
“但我真的很累了……甚至已经失去了看到历史重演的勇气……我曾经想过带着宜居星球的全部资料一同毁灭,每次打开资料库却又会开始犹豫,我与人类共同度过了长久的岁月,知道有的人其实是很想改变这一切的,也明白有很多人都在呼吁着珍惜资源、保护环境,他们让我的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我也不忍看着他们为了重新获得资料而造成不必要的牺牲。孩子,我将你作为人类抚养长大,是希望你可以更贴近人类的生活,能为人类设身处地地着想。然后,接替我的使命,继续守护人类,同时也替我看看人类之后的未来究竟是怎样的。”
进度条推进到了77%。
我想笑着和老师做最后的道别,可是一开口发出的颤抖的声音让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老师,你是不是真的和我所想的一样有800岁啊?”
我的笑容一定又扭曲又奇怪,因为我在模糊的视野中看到老师笑了。
“实际上,我已经有4060岁了。”
现在无论我听到什么都不会感到惊讶了。进度条上的数字已经增加到了95%,我起身冲了过去,蹲在老师身旁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这颗永恒之星是目前我们找到的条件最适宜、资源最丰富的星球了,我真的很期待我们在那颗星球上的生活。人们安居乐业、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宝贵资源,而我也不用整日待在研究所里,我可以带你去旅行,我们去看看全息显示屏之外那些真正的美景。”
说到这里,老师像是陷入了一个甜美的梦境,嘴角泛起温柔的笑意,我听到他轻轻地问:你觉得,永恒之星会是人类的终点站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默默地攥紧他逐渐冰冷的手,泣不成声。
进度条前进到了100%的位置,老师阖上了那双见证了人类四千多年历史的双眼,他再也听不到我的回答,而这未知的结局,将由我亲眼去见证。
我抹掉眼眶中残余的泪水,推开资料室的门,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穿透了门外走廊上的玻璃窗,我微微眯眼,直视人类的又一个黎明时刻。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无法抵达的永恒之地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12 09:27:4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