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45

异时空入侵

kepu007 于2020-11-12 16:59:0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5171938(1).png

异时空入侵



当他睁开朦胧的双眼从厚厚的文件后探出头时,太阳已经缓缓下行了。金黄色的余光洒落在实验室球形的玻璃天窗上,又被切割的零零碎碎。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嘴上不时的嘟囔着关于实验的种种不满。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个由陈博士构思的时光理论所进行的实验已经进行了长达两年之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资后,依然是一筹莫展毫无进度。而他作为这场实验的负责人,位置可谓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白了,他也就是个博士的工具人,为了几页不切实际的空谈而每日每夜的忙碌着,甚至顾不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
“时光旅行,说白了真的有可能吗?”不同于博士,他是为数不多的不相信“祖父悖论”的那一派。“祖父悖论”,关于一个人穿越回去杀死他的祖父,那么他自己又是否存在?关于时间的折叠和扭曲后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单单的几页报告或是公式可以推导出来的。博士的理论成功与否,亦或是机器转动后会发生什么,他都一概不知。他只相信自己只要完成实验,拿去高额的奖金与妻儿远走高飞。其他的,他都无所谓。
他望着助手递上来的新一轮的实验报告,左脑突然的一阵剧痛袭来。他赶忙伸手去够桌角上的阿斯匹林,却一不小心碰到了水杯和一份人员清单。“该死”,他连忙捡起,却发现被茶水浸透的纸张上已经辨认不出什么字迹了。他一边用袖子擦试着纸面,一边想要从模糊的打印体里努力找到一丝新的线索。就在这时,“彭”的一声巨响传来,右边紧闭的铜色铁门被撞开了,时不时发出吱呀吱呀的晃荡声。

“喂,是谁在那?” 他慌了神。要知道,这间实验室位于郊区一栋废弃烂尾楼,又有数名保安看守。一般人不会,也无法抵达他所在的实验室的核心区域。
“赶快回答,不然我可要叫人了!”他强作镇定,一边慢慢的向后退去,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武器柜。“如果你是打我身旁这台实验器的注意,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免得自身难保。”
他说的是实话。这台基于博士理论的机器已经被制造出来半年了,他们却还没有摸透,或者说无法保证他是否是可行的。原因很简单,所有踏入机器的人都死于了呼吸衰竭。
“藏也是没有用的,踏入这里的一刻你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他说到。突然,门后深邃的黑暗中似乎闪出了一丝亮光,同时他身后的柜子似乎也响了一下。他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撂倒在地。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石头般大的血洞。暗红色的血不断的从胸口喷涌而出,而他也没有力气再说一句话了。血液呛满了他的喉咙,与氧气交杂的难闻的铁锈味充满了他的鼻腔。最后的最后,他脑中充满着讶异与疑惑,然后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当他睁开朦胧的双眼从厚厚的文件后探出头时,太阳已经缓缓下行了。金黄色的余光洒落在实验室球形的玻璃天窗上,又被切割的零零碎碎。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嘴上不时的嘟囔着关于实验的种种不满。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个由陈博士发起的时光理论所进行的实验已经进行了长达两年之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资后,依然是一筹莫展毫无进度。而他作为这场实验的负责人,位置可谓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白了,他也就是个博士的工具人,为了几页不切实际的空谈而每日每夜的忙碌着,甚至顾不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顺手拿起一旁的大衣,踱步走向门口。当他踏进漆黑的电梯井的时候,他一时有些看不清眼前。这个电梯井通向他位于地下三层的房间,而他和他的实验助理由于保密工作的特殊性,必须住在这间设施里。
他走到电梯口,右手伸进口袋摸索着。在反复确认了大衣的口袋后,他小声的骂了句:“他妈的,又把钥匙扔在实验室里了。”
他回头去开实验室的门。一打开,刺眼的金黄色阳光恰巧从他脸上闪过,他一躲闪,眼前变得朦朦胧胧的。就在这时,他的余光瞟见有一个人正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摸摸索索的翻阅着自己的文件。他一下子懵了,脑海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那个人是谁?他是怎么穿过我到达我的办公桌的?他的目的是什么?正当他这样想着,左手不自觉地攥紧了大衣口袋里的手枪。
正当他犹疑的时候,对面却是传来了声音。“是谁,是谁在那?”他火了,现在连小偷都这么明目张胆了?他举枪对准了眼前模糊的人影,那个人继续在那里叫喊着,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这时他看见那个人影一边叫着,一边慢慢的后退,他似乎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在这时,他听见对面传来“彭”的一身。该死,他也有枪!
他抬枪瞄准,扣下扳机。清脆的击膛声伴随着黑暗中橙红色的火光喷涌而出,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那个潜入者的胸膛。
他看着对方应声倒地,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他往前走去,急着确认那个人的身份。
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脚步听起来有些沉重。一向多疑的他突然停下,捕捉到了自己身后微弱的慢了半拍停下的声响。他迅速举枪回头,却被一把抢过了枪,枪把重重的敲在了左脑上,一阵剧痛伴随着眩晕传来,让他无法在支撑自己的身体了。
他摔倒在了冰冷的实验室混凝土上,夕阳洒在他的身上,盖住了面前潜入者同伙的脸。半昏半醒中,他感觉自己被那个人一路拖走了,而他也慢慢失去了意识,再也没有力气思考了。

        当他睁开朦胧的双眼从厚厚的文件后探出头时,太阳已经缓缓下行了。金黄色的余光洒落在实验室球形的玻璃天窗上,又被切割的零零碎碎。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嘴上不时的嘟囔着关于实验的种种不满。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个由陈博士一手策划的时光理论所进行的实验已经进行了长达两年之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资后,依然是一筹莫展毫无进度。而他作为这场实验的负责人,位置可谓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白了,他也就是个博士的工具人,为了几页不切实际的空谈而每日每夜的忙碌着,甚至顾不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
他刚想起身离开,脑海中片段性的记忆不时的闪回交杂在一起,充满了他的脑海。他有太多需要思考的了。他扔出一个球形自适应摄像头,躲进了身后的衣柜。
他一边观察,一边思考着。为什么周围的一切那么熟悉?为什么脑海中有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上的液晶显示屏,好像要这个摄像画面给他一个交代似的。
空荡的实验室中没有一丝响动,太阳也慢慢的落山了。他疑惑的看着屏幕,反思着是不是自己多疑了。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把屏幕塞回衣服口袋,准备离开。
正当他的手触碰到铁质衣柜内侧把手时,突然他感觉自己喘不上气了。周围的空气似乎发生了质量上的变化。每当他深吸一口气时,肺部的剧痛都让他无法忍受。他感觉自己的肺泡破了几颗。他伸手摸索着柜子里黑暗的四壁,隐约摸到了一个李子状的东西。他凑近眼前却还是看不清。就在这时,外面似乎有光透进来了。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清这是一个微型呼吸装置。他已经憋了足足半分钟的气了。不管这个瓶子里是氢气还是氦气,总归比活活憋死或者肺部炸裂好。
他戴上了呼吸机,幸运的是,这个呼吸机可以正常使用。他颤颤巍巍的摸出液晶显示屏。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发现刚落下山的夕阳居然缓缓的升起来了。这时他看到位于实验室左后方的机器开始转动。他发现一个人影拖着另一个自己倒退着从机器里走了出来,扭曲的倒向了办公桌,那个人影又消失到了黑暗中。他顿时明白了,也记起来了。这个机器似乎是第一次成功,设定的时间点是下午四点。一会另一个自己会从办公桌上醒来,离开,然后被侵入者一枪打在胸口上死亡。他明白了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改变这一切。他又无法一下子推门而出。这时,他听到外面已经传来了叫喊的声音。他一下子慌了,手上的液晶屏幕重重的砸在了铁皮柜子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击打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彭”的一声,他明白一切都太晚了。
彩色液晶监控屏幕后,银色的镜片中散发出寒光。博士看着眼前的人影一遍遍倒在血泊中,又站起身来顽强的挣扎。“果然,无论我们再怎么尝试,发生的已经发生,无法改变了。”博士捏着手中一张三寸的黑白照,盯着上面的女人喃喃自语到。他茫然的出了会神,然后抓起桌上的电话,“喂,去吧,把钱款分批送到他家里,安抚一下后事吧。”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异时空入侵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12 16:59: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