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781

日出日落

kepu007 于2020-12-4 20:58:0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日落日出


 1
  “我以前是不追星的,现在喜欢寒清旭感觉也和追星不一样。开始只是喜欢他演的角色,后来看了采访发现他是一个认真的人,让我想起学校里老师那种为人负责的认真。寒先生不是那种火了之后就被市场挟持的人,他是个成熟的男人有自己的目标。
  当然这只是能明确说出的理由,我第一次看到寒先生时就被吸引住了。
  怎么说那种感觉呢?寒先生像光,像太阳,让人联想到正义之类的温暖却有力量的东西,我无法拒绝这个,只想一直看着他,感受他的温暖。
  他给了我生活的热情,心中好像被某种实质的东西填满一样,让我继续正常健康地活着……”
  手指轻轻上滑在“为什么喜欢寒清旭?”的问题上停了一下,随后田蒙就从问答软件里退出。在街对面的大厦屏幕上正在播放寒清旭的广告,那个男人回头看了一眼便走进古旧典雅的城堡之中,路过的人纷纷驻足放纵自己陷入他编织的美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个月或是一周前?寒清旭这个名字就成为大家都在讨论的存在,或许你没看过他的作品,但你却无法不认识他。这真是个神奇的时代,只要一部作品加上无处不在的网络就可以让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被大家熟知,无数人为一个陌生人神魂颠倒。
  田蒙并不追星,但她却明白这种感觉。人活着总要有寄托,父母、子女、爱情、梦想、……,在陌生且冰冷的城市中追逐一个闪耀如太阳的人是一件多么温暖的事。
  不过这与她无关,田蒙低头看了眼表,小巧的表盘连接着两根棕色的细皮带,表镜在阳光下泛着淡蓝色的光,它更像一件饰品而不是一个计时工具,这正是田蒙买它的主要原因。指针指向的区域提醒她休息的时候到了,田蒙把杂乱的思绪压下向家走去。
  玻璃窗外太阳已经逐渐西下,天空呈现一种暗淡的蓝色。这是休息的时间,无论是身家千万的富人还是为生活挣扎的普通人都迎来了一天中最舒适的时段。
  无人机在空中飞行像一只只回巢的鸟儿,田蒙看着一架无人机停在对面窗台的起落架上,把快递放下又起飞离去。哪怕已经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她还是有点恍惚,记得在小时候天空也是这样颜色,只是那时空中飞翔的是真正的鸟儿。它们在一片蓝色中振翅,像海里游动的鱼儿,将窗户推开还能听到它们清亮的鸣叫。
  世界变得有些太快了,快的让她小时候的梦都追不上。
  2
  左浩思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能让自己放松点,但这是徒劳的,说大一点他即将要做的事可以改变世界,同时也把自己送入地狱。
  今天是星期六,难得不加班的双休日。科技发展到了现在人类依旧劳碌,那些科幻作品里的预言还有点远,机器人还无法代替人类。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或许是一件好事,人类还有用还有被剥削的价值。
  如果说在青年时还做过些春秋大梦,想自己未来会权钱双收,那么现在左思浩的梦想已经不断下沉,只要在钢铁的城市中拥有属于自己一席之地就好,如果能组建一个家庭那就更好了。
  说来奇怪,结婚生子这种在之前的时代中人必须要做的事现在已经成了一种落后的选择。左思浩记得自己曾看过一个叫社会钟的概念,大概意思是说人在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如果不做就会受到社会的惩罚。
  他不知道社会钟是否适应现在,但毫无疑问的是结婚已经从社会主流中退出了。为了生活这些浪费精力还未必能得到结果的事早就被抛弃了,况且在娱乐不断发展,快乐随手可得的今天谁还会花时间与人慢慢相处呢。
  左思浩是个有点守旧的人,他像上个世纪的孤魂那样坚持过去的思想不肯动摇。但他自认为是个勇士,用自己的方式渺小地抗争着这个糟糕的世界。
  恋爱、婚姻、生子,还有哪些悲伤的带着负面情绪的文艺作品真的不好吗?它们只是不太适应这个时代,在艰辛的生活中人们已经无力再付出了,自然也就无法享受它们带来的愉悦感。
  左思浩要走难路、走窄门,用自己的力量对这个压迫的世界说不。在不断破灭的梦想中这是他唯一仍在坚持的英雄主义,也是让他唯一感觉自己的人生还有意义的东西。
  年过而立只勉强算是个中层,感情生活更是不用说的差,在速食时代想找到适合的人真是太难了,到最后连露水情缘都屈指可数。
  这样有些糟糕的人生现在却变成了优点,如果事业有成有妻有子左思浩是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没有牵挂的人才能豁得出去,才能为虚无缥缈的信念付出一切。
  穿衣服的时候左思浩手不停地颤抖,出了房间才好些。
  在证据交到卢律师手里的时候,左思浩看到他脸上深深的忧虑,压抑的气氛充斥着整间屋子,让左思浩有种自己在一个大果冻里的错觉。
  左思浩笑了下道:“怎么这么沉默?应该为我高兴才对,我马上就可以不当社畜,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了。”
  卢律师艰难地上扬嘴角企图让气氛活跃点,他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道:“最后在检查下吧,确保证据链完整。”
  左思浩点点头开始检查确保无事,毕竟以后就没有机会了,马上他就要奔赴战场去让这个世界变好一点点,在此之前要确保一切准备就绪。
  “5.26”这个日期出现在他的眼中,左思浩动作微微一滞,这是一切开始的那一天。
  3
  左浩思把金属相框放到办公桌上,又后退了两步看了看,虽然知道桌面迟早会乱,但现在整齐的样子还是让他高兴。今天是他在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干净大气的办公室让左浩思在心里再一次赞美自己跳槽的决定。虽然影视公司跨界搞虚拟偶像的前景不太好,但与在之前的公司多年未得到升迁相比,拼一把还是值得的。
  老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这家老牌影视公司正在转型期,整个部门的员工都是现挖来的,左浩思跳槽过来后等级就往上提了一步。在新公司里做出一点成绩受到的关注都会比之前的业界大牌公司多,哪怕不成功也有利于之后的职业发展。
  把自己目前的境况梳理一遍后左浩思满意地打开音乐软件随意放了首曲子,现在他热情高涨,正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工作中证明自己。
  汪闻看了眼时间急忙快跑两步推开了店门,在刷脸后一个浑身白色的机器人引领他向订好的包间走去。刚进包间他就抱怨道“老左,你这么急着找我干什么?我最近快要忙死了,为了过来见你差点没累趴下。”
  “先坐下缓缓,我有事要问你。”左浩思拍了拍旁边的座椅示意汪闻,桌子上没有主食下酒菜摆了好几道,酒杯里倒满了酒。汪闻扫视了一圈包间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今天是真有事想问我。说吧,我尽量告诉你。”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公司到底在做什么?你是统筹整个虚拟偶像项目的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听到这个问题后汪闻双手环胸沉默了片刻,“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什么?”左浩思把一杯酒推向汪闻在被拒绝后道:“我只是感觉有点不对,公司当初招我进来的时候说要构造虚拟偶像,这个跨界有点奇怪,但转型期干什么都正常。但项目越推进有问题的地方越多,我干这行很多年和AI部门合作这么密切却是第一次,并且那个AI部门和我这个草台班子可不一样,从技术水平来看他们存在得有一段时间了。”
  “公司就是想制造些更智能化的虚拟偶像。”汪闻耸了耸肩,“时代在发展,我们需要和以前那些被人控制的虚拟人网红不一样的,更聪明点的东西。”
  “我说了我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进公司时前签的合同还有这短时间遇到的事告诉我,我的部门只是个障眼法,是给别人打掩护用的。”
  说完左浩思吃了口菜,他最近也很忙今天是空肚子过来的,“你就和我说实话吧,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汪闻看了眼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后道:“你看过一部叫《西蒙妮》的电影吗?”
  “没”
  “没看过正常,这是部老片,我也是接手这个项目后才看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导演用一个程序创造出了一个完美的超级偶像西蒙妮,直到影片的结尾公众都没发现她是虚拟的,好了就是这样。”
  “所以你们是在造人?真是疯了,公司是怎么想的。”
  “纠正下。”汪闻摆了摆手指道:“是我们在一起创造他,他的性格,外在之类的东西可是你构建的。”
  “这是娱乐至死!人工智能是这么好玩的吗?你们能不能有点起码的责任心。”
  “别这么严肃,时代在发展,现在的明星形象大都是构造的人设,换成虚拟偶像也么什么区别,而且成本更低。技术在哪我们为什么不去用呢?大家会喜欢我们创造的东西,这就够了。”汪闻拍了拍左浩思的肩膀,挥了挥手向外面走去。
  左浩思愣愣地盯着桌面半天才回过神,他看了眼时间日期也进入视野,今天是5月26日。
  4
  披着长发的女人在窗边静静地翻阅一本书,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毕竟现在电子书盛行,读纸质书的人越来越少了。
  女人在等一个人但她来的早了点,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远得很,不过她并不着急,猎人在等待猎物落网的时候总是很有耐心。
  轻快的“叮铃”声在书店内回荡,刚推开门的男人诧异地望着系在门上的风铃,这样的场景有点复古,在男人的印象里它们只存在于小时候模糊的记忆中。
  “请坐,左先生。”女人温和地开口道。
  “你好,许女士。”左浩思坐在了她对面,“您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谈谈您的工作还有贵公司的一些规划。”
  “你们在调查我?”左浩思语锋转厉,“我希望您明白,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不、不、不。”许女士连忙否认道:“我们只是有人在在贵公司任职而已,您在网上的言论和我们的理念相同,所以我才约您出来聊聊。”
  看到左浩思脸色稍缓,许女士继续说道:“你和我们一样对这个滥用技术无视危险的社会不满,而贵公司的计划可以说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它们想要造人却没有考虑好随之而来的伦理问题,资本只在乎钱可现在的社会还没有准备好迎接它们。”
  “先不要说这些,你刚才说什么,我们?你们是一个组织?”
  “对,想必左先生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有个组织在暗中阻止对技术的滥用,那就是我们。”
  “希望你能拿出证据,只靠嘴是不能取信于人的,而且这么直接告诉我说就不怕我说出去?”
  “您不会这么做的,如果您多了解我们一点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许女士递给左浩思一张名片,“这上面是卢律师的联系方式,我相信你一定有许多话要和他说,我期待你成为我们中的一份子。”
  左浩思看了眼名片,沉默了一会后把它拿起放入口袋,“如果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请慢走。”许女士站起身,微笑着将左浩思送出书店。
  “他动摇了,我猜他今天就会联系卢律师,你挑人的本事真是一如既往地好。”一个穿着休闲的年轻男子从书店里面走出站到许女士身后。
  “不是我眼光好,你应该赞美大数据画像,只要在网上收集到足够的数据我能比他还了解他自己,赞美科技。”许女士说完嘴角轻扬露出嘲讽的笑容。
  “随你,不过你真打算让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吗?”
  “怎么会?”许女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年轻男人,“最近我们太活跃了要低调点,他只是一个明面上的炮灰而已。”
  5
  “这周六有空吗?”沈佳坐到田蒙旁边,伸出手臂把她勾向自己。
  “当然,有什么安排吗?
  “周六有寒先生的演唱会,我买了两张票,一起去看呀”沈佳用她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田蒙,上扬的语调里满是期待。
  收到这个邀请田蒙并不意外,毕竟沈佳是寒清旭的铁粉,一直致力于安利他。不过现在不为寒清旭着迷的人太少了,无数男女都为他痴狂,沉迷于这冷酷世界的温和之中。沈佳之前就有追星的习惯,现在更是一头扎进这个名为寒清旭的美梦,代言产品一个不差,演唱会当然不会错过。
  虽然对追星没有什么兴趣,但双休日和闺蜜出去放松一下也不错。这样想着田蒙把沈佳的手臂扒下,让自己更加舒服一点,随后伸出右臂搂住她道:“那我宝贵的双休日就交给你了,演唱会后咱们好好吃一顿。”
  “OK,你最好了。”沈佳扑向田蒙险些让她从椅子上摔下。田蒙掐了一下沈佳的脸作为反击,两人随即打闹起来。
  在看到体育馆外潮水般的人群时,田蒙感觉自己应该再来早点 。虽然离演唱会还有一段时间,但提早来的、卖周边的、卖黄牛票的早已把场馆围了起来。
  废了些功夫两人才进入场馆,一路上沈佳都很兴奋,和遇到的同好聊个不停,入座时仍意犹未尽。
  “尊敬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现在开始发放AR眼镜,请您检查您手中眼镜的功能是否正常,如有问题请及时退换,以防影响您的观看体验。”
  听到广播后田蒙怼了一下旁边聊得正欢的沈佳,提醒她检查眼镜,如果有问题的话现在不解决等会开场就不好弄了。
  在过去人们就试着用种种高科技手段来给演唱会增彩,让逝去的歌手在舞台上再次开嗓,或是直接把虚拟偶像搬上舞台。随着网络和虚拟现实技术的不断发展,单纯的表演早已无法满足观众的需求。现在的演唱会吸引人的不止有歌声,与歌曲相映的视觉特效更是吸引人。这也是田蒙来看演唱会的原因,虽然对明星不感兴趣,但也可以大饱眼福。
  场馆内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像浪潮一样推动着田蒙,环顾四周都是激动的人群。白领、学生、教师……,这些身份都不重要,来到这里就是粉丝中的一员,只需要欢呼就好。
  在大家激动的时候舞台上的寒清旭突然消失了,田蒙扭头看向沈佳,她也一脸迷茫。抱着可能是表演项目的想法,场馆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等待。
  田蒙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在安静的气氛中一秒钟也被拉长,馆内的人开始小声私语,过了一会后有人大声道“到底怎么回事,寒先生是不是出事了。”这句话是一个开始,大家积攒的紧张情绪都爆发了出来,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广播声响起了。
  “尊敬的观众朋友们,由于技术问题演唱会不得不暂时停止,给各位造成的损失将在之后给予补偿,现在请大家有序离场。”
  广播的内容通过AR眼镜在视野里滚动,工作人员也纷纷出现维持秩序,田蒙拽着情绪激动的沈佳随着人群向外走去。不知道为什么田蒙心里有些不安,她回头看了一眼场馆,就在刚刚里面还满是喧闹,现在人慢慢地离开,它好像也变得萧瑟起来。
  6
  寒清旭不是人类。
  田蒙和沈佳还未到家时有关演唱会的新闻就主宰了网络,这条信息也随之传出。一个以名叫左思浩的男人为主角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这个男人在视频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承认了自己是杀死寒清旭的凶手。
  一个视频不能证明什么,和视频一起放出的证据让人无法无视,左浩思表示他已经把所有证据都提供给了警方。
  这无疑是一个炸弹,人工智能在围棋战胜人类还没到半个世纪,人们对科技仍怀有警惕。当然爆炸的不止公众舆论,寒清旭庞大的粉丝群体是情绪最激动的人。
  他们还没有从寒清旭消失的消息中反应过来,寒清旭已死的消息就紧接着传出,之后又有证据表明他们所喜爱的只是一段程序。三连击让寒清旭的粉丝缓不过神,一个消息还没消化就又来了一件。
  沈佳对这些事情沉默相对,她没有哭泣也没有大喊大叫否定这一切,她只是抿住嘴唇像一尊严肃的雕像,好像这样就不能被那些新闻伤害。田蒙对她的反应恐惧极了,但什么也不敢做,只好默默地陪她回了家。
  整个房子都安静得可怕,沈佳回来后就坐在沙发上,田蒙也赶忙坐在旁边,还没等她说些什么来安慰,沈佳就转身抱住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寒先生死了。”
  可他不是人类应该不能说是死了吧,这个想法在田蒙的大脑中闪过,她明智地没有说出来。沈佳的哭声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呜咽变成嚎啕大哭,田蒙只能紧紧地抱住她希望能给她点支持。
  “他为什么要杀寒先生啊?因为寒先生不是人吗?”沈佳的情绪好了点,边哭边发出控诉。
  “他不是人,只是一段程序,那些保守的人一直对科技很警惕,反应过激很正常。”,说完这些田蒙顿了顿继续说道:“沈佳,他不是真人,也没有生命和那些二次元虚拟偶像没有什么区别,你没必要太伤心。”
  “不”,沈佳拿了张纸胡乱的在脸上擦了擦坚决地否定道,“你说他不是真人我没必要难过,但你没有想过他和那些明星有区别吗?明星也不是真的,他们是被包装出来的商品,从他们炒人设开始资本主义就侵入一切了,都是虚假的东西还要比谁更真吗。我当然知道一切都是资本的包装,我的喜怒哀乐最终都会化为金钱,但为什么人们把宗教视为寄托被认为正常的,把一个程序视为信仰就是错的呢?它们不都是人造的吗?”
  这个悲伤的女孩说到最后声音像海豚一样高昂,愤怒和不甘都被注入语言之中,但两人都知道这些话只是发泄。田蒙开口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沈佳那双饱含泪水的眼睛,她只是沉默地给了这个伤心人一个拥抱。
  “您对寒清旭事件有什么看法?它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哪些影响?”电脑屏幕上主持人严肃地向对面的男人发问,镜头适时地转向他,伴随着回答一起出现的介绍表明了男人专家的身份。
  “公众对科技的警惕有着漫长的历史,但历史也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我们能驾驭好它们,这次事件发生后网上的议论我也一直在关注,我认为……”
田蒙在专家把话说完前关上了电脑,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言论纷纷涌入脑中,她感觉自己的大脑像一个塞了太多馅料的馅饼马上就要破开。
在社交软件上大家也都在议论这件事,一个在主流媒体上被压下的消息在无数个群组中流传。
“风铃”组织宣布为此事负责。
这个无政府组织一直反对滥用技术,社会舆论好坏参半,支持的人认为它是人类社会的守护者,反对的人则认为“风铃”里都是一群该去医院反社会人格。
田蒙对这个组织了解不多,也不讨厌它。作为一个普通人,田蒙自认没有能力在混乱的信息中做出判断,她不知道“风铃”是好是恶,但资本对科技的滥用却一直存在。
  装满冰水的玻璃杯只需用手握住就能让人精神一振,田蒙轻抿了一口感觉好受许多,今天受到冲击的不止沈佳。虽然对相关的一切并不是很了解,但田蒙能感受到有些东西变了,好像在不知不觉之间世界就换了个样子。她又喝了一大口冰水,明天所有的事情应该都会整理完毕,之后应该会更好吧,她这样想着带着期待向卧室走去。
  7
  左浩思的证据可以说是一锤定音,但公司是不会放弃挣扎的,资本不会放过金钱。天一亮一个纪录片就成了热门新闻,公司放出了一个关于寒清旭的纪录片,按照他们的说法创造寒清旭是一个社会实验,是为了科技的发展采集数据。
  之前为寒清旭拍摄电视剧的导演也站出来肯定公司的说法,只需一夜无数男女的梦就变成了冰冷的实验,旁大的资本肆意地操纵人们的思想。
  媒体是不会让事件就这样轻易结束,一个大新闻可没那么好找,纪录片刚放出来它们就采访了自首的左浩思和公司打擂台。
  “他们创造了寒清旭就是在打开潘多拉的魔盒!这只是个开始,他们用虚拟人来表演,人类的喜怒哀乐都成了数据,这是在践踏人类。我做这件事只是希望社会能够警醒,我们应该用法律来限制这种事,想一想他们今天敢无声无息地创造出一个虚拟人用来娱乐以后他们还会用科技来做什么?制造一个乌托邦让我们在里面醉生梦死吗?”
  左浩思穿着囚衣,他的头发乱糟糟的但脸上满是坚毅,他在说话时用力挥舞着手臂像一个斗士。
  “根据我们的调查,左先生您也是“寒清旭”项目的负责人之一,请问您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并且您是否夸大了虚拟人的危害?”采访左浩思的记者问道。
  左浩思与记者四目相对,他大声回答道:“作为一个知情者我认为我有义务揭露这件事,民众不应该被蒙蔽,人们有权知道真相 。我无法忍受他们这样随意地摧毁社会秩序,应该有人站出来阻止他们。至于夸大危害,你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干什么。”
  左浩思呵呵了两声继续说道:“人是懒惰的,沉迷于短期满足的生物,如果任由虚拟人发展人们就会沉浸在与虚拟人完美的关系之中。这种关系像毒品一样令人上瘾,你难道认为体验过完美之后人还会去经营糟糕的、没多少美好体验的真人关系吗?我们是社会动物,当我们之间的情感断裂我们的文明该怎么办?这个世界还没准备好承受这些。”
  说完这段话左浩思注视着镜头,仿佛要通过它看向每一个正在看采访的人,“请你们看看你们自己,欲望潜藏在心中,别让它跑出来离诱惑远一点。”
  8
  一切并没有按照田蒙想象的那样发展,在左浩思的采访放出后舆论更加的混乱了。媒体不仅谈论寒清旭还谈论起了左浩思的警告,根据对科技发展应用的不同态度,网上分成多个派别争论不休。
  这几天沈佳也越发的沉默,她好像树起一堵高高的无形的墙,把所有的声音不管好坏都挡在外面,田蒙几次想要和她说说话但都被无声的拒绝挡住了。
  这场舆论风暴席卷的范围广的不可思议,夸张点说任何一个阶级、年龄都在谈论和它相关的事。
  在巨头娱乐公司的垄断下中小型娱乐公司一直生存艰难,寒清旭的出现、左浩思的采访给了他们一条新路,在热度散去之前各家公司的广告也纷纷出现在网络上。
  有的公司推出和寒清旭性格外形相似的虚拟人想抢夺寒清旭留下的庞大粉丝,还有公司做垂直产品表示要给每一个单身男女塑造完美伴侣,过去有着众多粉丝的二次元偶像也纷纷宣布“升级。”
  左浩思说的对一切只是个开始,他是对的但他也太过天真了,左浩思想依靠法律来约束,但立法的速度怎么赶得上金钱的速度?
  人是健忘的,在资本的舆论操纵下人们不过几个月就会忘了他的警告,现在各个娱乐公司推出的产品已经成为许多人都在谈论的事了。
  许女士仍然坐在窗边读着书,好像网上的舆论完全无法影响她。年轻的男人坐在她的对面,与许女士的淡然不同,他整个人都散发出焦虑的气息 。
  “左浩思失败了你难道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年轻男人忍不住问道。
  许女士和上书抬头看向他说道:“这很正常,我以为你知道我们在面对什么。组织成立的时候社会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坦然说我们不确定是否能改变世界,我们能确定的是我们正在使批判的思想不断壮大。我明白你不认同组织的一些做法特别是这次,但我也希望你理解我们做的事不一定是正确的,也不一定是聪明的,我们只是在反抗。”
  说完许女士的眼神从年轻男人的身上移开向窗外看去,她定定地注视着窗户仿佛能看到无尽的远方。
  夕阳在城市高楼的遮掩下只能看到被分割的边角,但田蒙还能借此想像日落的景象。她突然想到那个把寒清旭比做太阳答案,那个虚拟人早已迎来它的日暮,再也无法升起。
  一群女孩叽叽喳喳地从田蒙身边经过,她们高声谈论起最近新出的虚拟人,在她们心中那些新出的虚拟人大概也是她们的太阳吧。
  田蒙慢慢地向家走去,日落的余辉在她身后,明天是新的一天,新的太阳将会再次升起照耀这个世界。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日出日落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2-4 20:58: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